【登步岛多少面积】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2020-03-27 - 登步岛

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1949年前后,人民解放军在解放东南沿海诸岛屿时,有两次影响较大、伤亡较多的失利作战。一是使我军8个团9000余人全军覆没的金门登陆战,此战现在已广为人知;另一个就是紧随其后的登步岛登陆作战。

【登步岛多少面积】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登步岛多少面积】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登步岛战役,是1949年11月3日-6日爆发于舟山群岛登步岛的一场战役,是国民党军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国共内战最后阶段的一场具有重要军事、政治意义的海岛登陆与反登陆作战。在这次战斗中,第三野战军第21军61师登陆部队与岛上数量占优势之敌人浴血奋战两昼夜,毙伤俘敌3396人,我军也付出了伤亡约千余人的沉重代价,最后因寡不敌众而撤出该岛,未能完成战役目标,被国民党方面鼓吹为”大捷“,而国民党方面妄图将登步岛变成“第二个金门”的目标同样也没有达到。

【登步岛多少面积】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登步岛多少面积】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后,中国的大陆地区已大部解放,而国民党除了台湾本岛外还占据着舟山群岛、大陈岛、一江山与海南岛等中国沿海岛屿。1949年夏渡江战役结束后,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挟胜利之威,继续向浙东和浙南大陆挺进,一路所向披靡,10月3日,攻占舟山金塘岛,8日和9日占领了六横岛和虾峙岛。

【登步岛多少面积】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登步岛多少面积】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10月18日, 61师四个营的突击部队,趁着雾海暗夜,向桃花岛守敌发动攻击,登陆后大胆穿插,至凌晨4时,全歼守敌1300余人。

三野第七兵团为尽早解放舟山本岛,决定以第二十一军六十一师于11月3日攻打登步岛。

国民党守军

【登步岛多少面积】长征后卫薛伯陵:血战登步岛

登步岛位于舟山本岛东南3.5海里,距离解放军控制的桃花岛仅0.54海里,虽然只是一个仅有约14平方公里的小岛,但却是屏障舟山国民党军老巢的重要据点。面对这种形势,陈诚、桂永清等台湾国民党的军界要员,于10月中旬专程赶赴舟山本岛策划防务,决定成立“东南军政长官公署舟山指挥所”,委任郭忏为主任。

周岩、丁治磐、石觉(兼舟山防卫司令)为副主任,统一指挥驻守舟山的陆海空三军;将海军第2舰队调驻长涂岛;加紧扩建岱山机场,保障重型轰炸机起降;将67军调往舟山本岛,除56师防守外洋螺外,主力驻荷花池为总预备队。

这时,舟山群岛国民党守军兵力增至9万人,超过了解放军第7兵团攻岛部队4万人的1倍。在桃花岛失守后,于10月21日调87军221师主力到登步岛加强防御。

具体部署如下:661团(欠9连)守备登步岛东部,662团1营及3营残部(桃花岛被歼,已不足一个连)守备登步岛西部,662团第2营守备大蚂蚁岛。661、662团战斗分界线为陆家岙、方家岙、后门湾一线,线上各点均属661团。

师长吴渊明亲率警卫连在岛上指挥,守军共约4个营的兵力。221师上岛后,在前沿和纵深加修工事.增设了水际照明弹、爆破筒、竹墙、鹿砦、铁丝网、地雷等障碍物。

为了确保这个重要屏障,舟山防卫司令官石觉两次巡视登步岛,指示守军“以必要武器配置于海岸要部,节约不必要方面之兵力,控制适量之预备队”,并将80军山炮一连配属该师(山炮3门)加强火力,企图凭借“陆海空军联合战力”,消灭解放军登陆部队于水际及滩头。

此役国民党主将石觉

     10月27日,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部得知金门作战失利,次日三野司令部马上指示第七兵团:夺取登步岛必须集中足够兵力,要有保障第一梯队同时起渡、第二梯队连续航渡的足够船只,要确实掌握敌情、水情、风向、气候的变化,要严格检查参战部队的作战部署和各项准备工作,以防止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和指挥上的粗枝大叶。

可惜的是,战役指挥员因轻敌急躁,没有很好地落实这一指示。

      当时的解放军61师也面临着很多困难:一是61师一个师孤军深入大海,以现有兵力,既要巩固已占领的岛屿,又要完成攻占任务,力量明显不足;二是桃花岛战斗已损坏了一部分船只,需要征集,加之敌机不断轰炸,每天都有船只被炸毁,抢修需时;三是海上运输线长,又有敌舰艇阻扰,粮食弹药运输不能走直线,须绕行四五十里,补给比较困难。

全师仅有救生器材500多人份,急需补充。

此外.没有空军的掩护,少量的船只暴露在敌机下,即使登陆成功,一旦敌人增兵,我军背水作战,后果不可想象。在上级未改变决心的情况下,六十一师想方设法克服诸多困难,坚决执行了攻岛作战命令,决定以一八二团全部、一八三团一营为第一梯队,一八三团三营及二营4个连为预备队,担负攻岛歼敌任务;一八一团控制虾峙岛、桃花岛等已占领的岛屿,并准备在夺取朱家尖岛时担任主攻任务。

考虑到11月6日以后,当地潮水、风向情况,对航渡不利,乃决定11月3日发起对登步岛的攻击。随即将作战预案分别报22军和21军首长,并请求加强炮火支援和解决必要的战备物资器材。

解放军主将61师师长胡炜

11月3日下午4时30分,解放军六十一师开始实施炮火、进攻前准备。隐蔽在桃花岛上的火炮卸去了伪装,昂起了巨大的炮管,一发发炮弹向着登步岛呼啸而去,准确地落在对岸贺家岙、蛏子港、王家岙、后门等滩头阵地上。

持续数小时的猛烈炮击,使国民党军部署在登步岛南海岸的第一线敌军阵地受到严重损失,为部队渡海登陆创造了有利条件。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渡海战斗刚刚发起便接连出现了意外。先是,部队未能按预定时间登陆。原定登陆时间是晚上8时,因起渡时调动船只延误了两个小时。

到晚上10时,一八二团三营、二营一个半连和一八三团一营方由桃花岛登船起渡,此时风雨交加,海浪滔天,航行十分困难。渡海勇士们经过约半小时的奋力搏斗,终于抵达登步岛南海岸,接着击退国民党军在滩头阵地的阻击,登上了登步岛,很快突破了滩头防御,接连占领炮台山、占领野猪塘山、占领流水岩山。国民党军一线守备部队伤亡惨重,3名连长阵亡。

如果说第一个意外造成的不利局面可以通过渡海部队的艰苦努力得以弥补的话,那么,第二个意外对于登陆作战则是十分的不利。这个意外情况是,晚上10时30分,当第二梯队准备起渡时,海上突起逆风,潮水旺退,船只无法开出,整装待发的第二梯队指战员只能在岩边望洋兴叹。

因此这天晚上只有第一梯队的7个半连1000余人登陆 。上岛时部队建制混乱,重武器也未能携带上岸。他们面对的是以逸待劳的国民党敌军的一个团和两个营。

月黑风高,大雨如注。初冬的雨夜,岛上格外寒冷,登陆部队忍受着疲劳和奇寒的侵袭,爬高山,攀峻岭,经过连续突击,歼灭国民党军6个连,俘敌五六百人,并且打乱打散了敌之主力,控制了登步岛约3/4的地域,余敌大部退守于鸡冠礁村及沿海一隅,精神几近崩溃,而此时的解放军虽已打到了鸡冠礁村,因为火力不足,久攻不克。

一艘因退潮陷在泥涂里的敌舰艇已在我火力控制下挂起了白旗。我军没有多余兵力去管俘押艇,也没有重炮也无法将其击毁。加上一线指挥员的犹豫,未能控制码头。等到天明,开始涨潮。不仅陷入泥涂的敌舰得以逃脱,且大量的敌援军在敌机的掩护下,蜂拥而至。?

国民党方面,解放军登陆登步岛的消息很快传到台湾,立即引起不小的震动。国民党东南军政长官陈诚星夜驰电舟山防卫司令官石觉,严令务必死守登步岛,以确保舟山。 石觉一时间难以判定解放军是真攻登步岛还是以之吸引国民党军主力而大举攻击舟山本岛,惟恐中了声东击西之计。

其空军上校赖逊岩自告奋勇驾机低空侦察,查明宁波穿山半岛、金塘岛及其附近海域并没有解放军大部队和船队运动迹象。石觉遂以此判定解放军除登步岛外,短时间内无全面进攻舟山的可能。

于是在严令221师固守的同时,命令预备队67军主力在驻地完成作战准备待命机动,67军受命后,以75师224团为先头部队,以第67师为后续部队,分别在沈家门和定海港乘船向登步岛增援。由于解放军无强大的远射程火炮压制,又未占领渡口,故使国民党军轻而易举地从鸡冠礁码头源源登陆。

战局由此急转直下。

     4日6时30分,国民党军援兵在飞机、军舰火力掩护下,陆续在鸡冠礁码头登陆。P47、P51飞机每批机6架,不间断地对解放军登陆部队和船只进行轮番炸扫射。同时又以军舰2艘和B26轰炸机,对桃花岛进行狂轰滥炸。

国民党军援兵上登步岛后,即向解放军反扑。8时30分,75师224团全部上岸,除以第1营位于师部外,主力在661团协同下凭借飞机山炮火力支援攻占了张岗湾山,继而进攻炮台山。

解放军182团3营7连连续打退敌5次集团进攻后,终因众寡悬殊,于中午放弃炮台山阵地,和营主力一起固守竹山、野猪塘山东北2个无名高地。67师200团于9时占领大山、鹰嘴岩,接着向流水岩山攻击。解放军183团1营在182团4连的协同配合下,固守在流水岩山一带,不断地以小分队进行阵前短距离出击,连续击退了7次攻击。

     4日晚9时,61师师长胡炜亲率183团3营和2营的一个连,182团1营和第五、六连,师侦察连、警卫连和92炮连,相继投入登步岛。增援部队登陆后,立即投入激烈的战斗。

解放军仍向原定的目标鸡冠礁攻击前进,力图控制港口,扭转不利形势。当时决定,183团全力沿大山向鸡冠礁攻击,182团主力沿炮台山、张岗湾山猛攻鸡冠礁,3营1个加强连沿野猪塘山以北谷地直插鸡冠礁。

国民党军67师200团白天进攻流水岩山连遭打击后,夜间仍以2个营的兵力,迂回到流水岩山侧后,配合正面攻击。解放军183团3营在攻击前进中,与其遭遇,展开激战。至5日3时,敌大部被歼,部队追击逃敌展开向大山攻击时天已亮,且大山敌人较多,双方形成对峙。

4时许,182团1营攻占了张岗湾山,继续向陆家岙发展,天亮后占领陆家岙一带山地,以火力封锁码头和敌山炮阵地。国民党军221师迅速调用224团1营实施反击。

182团2营与敌224团2个营在炮台山东面南面及周围的3个高地展开反复争夺的拉锯战,并以一支奇兵沿山沟死角直插224团通信中心,缴获电台一部。萧宏毅闻讯亲率警卫连追赶争夺这唯一的对外联络工具,于近战中被一颗手榴弹炸成重伤。直到天亮,2营未能攻占炮台山,而183团3营直插鸡冠礁的1个连也未能插进去。造成182团1营三面受敌,被迫于9时撤出张岗湾山。

解放军炮兵在泥地中前进

      国民党军67师201团和87军警卫营于11月5日天亮后全部到达登步岛(67师199团于下午15时到达),立即以集中主力全力进攻:以67师200团、201团由大山向流水岩山、蛏子港侧背攻击,尔后向东发展进攻;以221师及75师224团由炮台山向大岙攻击,尔后向沈家塘、后门湾发展进攻,企图全歼解放军登陆部队。

8时后,上述部队在飞机、军舰、山炮支援下集中优势兵力向流水岩山、野猪塘山、竹山一线发动连续攻击。

201团集中全团重机枪和迫击炮占领李家岙高地,以压制射击掩护右翼2营,左翼3营同时向流水岩山解放军阵地发起突击。针对国民党军的火力优势,解放军183团1营采取诱敌近战之法待其步兵接近阵地炮火暂停之时,勇猛果敢地实施反冲击,以肉搏战白刃战将敌一次又一次的打退。

国民党军201团团长李向辰见久攻不下,亲自带领预备队1营从左翼加入战斗,经8次反复冲锋,以伤亡400余人的巨大代价(内阵亡营长一名,正副连长四名)于下午14时攻占了流水岩山及大涂面一线。200团团长颜珍珠率部与201团合力进攻时被解放军炮火击伤。

11月5日中午,六十一师领导分析了战场形势,认为敌我力量悬殊太大,并且师后方桃花岛也已无兵可增,兄弟部队也因船只所限和距离较远一时无法来援,以现有力量歼灭敌人已无可能。考虑到这种不利局面,六十一师领导果断地做出了主动撤出战斗的决定。他们一面将决定报告上级,一面要桃花岛师后方指挥所组织所有船只,天一黑即开始撤运部队。

当夜,师后方桃花岛的船只一艘又一艘地向登步岛驶来,又一艘一艘地把英雄的战士接回去。来来往往不停地行驶在两岛之间的海峡上,到6日凌晨1时,我六十一师登陆部队包括伤员、烈士遗体和俘虏全部安全撤回到桃花岛上。

      这次登步岛之战,解放军登陆部队在克服了出师不利的困难、一度胜利有望的情况下痛失战机,导致与优势之敌苦战两昼夜的危局,虽然予敌重大杀伤,但自己也付出了较大代价,最后在处境险恶、歼敌无望的情况下撤离登步岛。

没有达到战役的目的。此役过后,直至1950年5月国民党在失去制空权后,自舟山大撤军,中国人民解放军遂于1950年5月16日解放登步岛。总结原因,解放军指挥机关对岛屿作战不熟悉,同时存在大意轻敌的问题,对于61师的困难没有反馈,对于中央和野司转达的金门作战失利的教训为了不影响基层部队战斗决心而没有传达。

1957年,军长孙继先在朝鲜战场巧遇胡炜,内疚地对胡炜道歉:老胡,对不起,打登步岛如果听你们的意见,一定将是另一种结果了,当时.我们从军首长到机关,都有些急躁,都有些轻敌,给部队造成了损失……

      而国民党方面则把登步岛宣传为金门之后的又一个“大捷”,“歼敌逾万,俘虏五、六千人之多”,又说歼灭解放军5,000人、俘虏1,521人。战后,于右任曾在登步岛的烈士墓碑上题字曰:“登步复登步,踏进中原路,再造新中国,灵兮其永护,香放自由花,围绕英雄墓。

白骨黄土,千古留芳,冲天浩气,日月争光。”而实际上,登步岛一战,解放军以5个营的兵力,连续恶战50多个小时,抗击了有海空支援的近7个团30余次进攻,毙伤俘敌3394人,敌三个团长均被我击伤,还带回了398名俘虏(另有400余名趁61师撤出战斗时逃跑) 。

解放军死380人,伤953人,没有丢弃一个伤员, 无一人被敌军俘虏。惟一一个在战斗中失去联系的战士傅祥明,在发现部队已经撤退后,抱了一根竹竿跳进大海,漂到一个礁石上,靠吃小蟹和小葱度过10个昼夜,最后被救归队。 

从战斗层面,登步岛之战是解放军的一次败战,而从战略层面,为这支海空军严重匮乏、海战经验严重不足的军队未来的登岛作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在牺牲不大的情况下,不失为一次吃亏买教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