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不台征服俄罗斯】丝路春秋丨速不台:目标 征服欧洲!

2020-03-26 - 速不台

公元1241年初,伏尔加河以东的欧洲全境,深深陷入了多年罕见的天寒地冻,连续半月的降雪铺满了多瑙河两岸,在喀尔巴阡山脉回绕护拢的匈牙利草原核心地带,无论高耸的布达城堡,亦或宽敞的佩斯行宫,都仿佛在已经结冰的镜面水影中,映照出一股瑟瑟发抖的模样。

【速不台征服俄罗斯】丝路春秋丨速不台:目标 征服欧洲!
【速不台征服俄罗斯】丝路春秋丨速不台:目标 征服欧洲!

今日布达佩斯多瑙河风光

自从一支四万多人的钦察部落扶老携幼、驱赶牲畜,惊慌失措地远道而来请求避难时,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就陷入了持续不断的苦恼之中。

一方面,这些来自俄罗斯南部草原的“蛮人”,文明开化较低,甫一进入匈牙利,就与本地民众龃龉不断,时常爆发争抢冲突,朝堂之上的王公贵族们一边倒地主张,将这些不速之客甚至“异教徒”赶走;

【速不台征服俄罗斯】丝路春秋丨速不台:目标 征服欧洲!
【速不台征服俄罗斯】丝路春秋丨速不台:目标 征服欧洲!

一方面,伴随这些难民而来的,是千里之外钦察人世代聚居的伏尔加河下游沿岸所经历的可怕传闻,一群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蒙古人如同野兽一般,摧毁了斡罗斯(今俄罗斯西部、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地区)南部的一连串大大小小的公国,其中乞瓦(今乌克兰基辅)城在遭受抛石机雨点般的猛烈轰击后陷落,全城军民因为顽强抵抗而被尽数屠戮。

【速不台征服俄罗斯】丝路春秋丨速不台:目标 征服欧洲!
【速不台征服俄罗斯】丝路春秋丨速不台:目标 征服欧洲!

蒙古军队攻城

主张收纳钦察难民的贝拉四世,一直以来都自诩为“基督教之盾”,正想通过这一“义举”赢得欧洲诸王的敬仰,而面对外敌,他也拥有骄傲的资本:肥美草原豢养的匈牙利骑兵,无疑是雄冠全欧洲的精兵锐卒,就算蒙古人前来进犯,不见得就能占得什么便宜。

【速不台征服俄罗斯】丝路春秋丨速不台:目标 征服欧洲!

然而进入三月,雪片般的紧急军情纷纷传到布达佩斯,北方与匈牙利有联姻盟约的波兰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凌厉进攻,前来助战的条顿骑士团也被打得落花流水;东部和南部喀尔巴阡山的王国边境,重兵守备的险峻隘口接连被敌人突破,紧接着三天之后,佩斯远郊的雪垫草原上,已经出现了蒙古人的狼头旗帜。

匈牙利草原的庇护者——喀尔巴阡山

尽管贝拉四世十分震惊,但还没有陷入不知所措的惊慌,他相信宽阔的多瑙河是蒙古人无法逾越的天然屏障,而他要做的,就是广派使者,携带“鲜血之剑”——当时欧洲的最高示警象征,向王国腹地的大小诸侯征调军队。很快,布达佩斯就汇集起超过十万之众的匈牙利大军。

在多瑙河东岸的佩斯城外,蒙古远征军的实际统帅速不台,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自从横扫斡罗斯之际,他就已经注意观察更西边的欧洲情势,而进军欧洲腹地,匈牙利王国是首先征服的对象。

群山环绕的匈牙利平原

在溃乱逃命的钦察难民中,速不台早已安排插入为数不少的间谍,对于匈牙利军队的配置实力、布达与佩斯的城防要塞、匈牙利草原与河流的地形分布,等等等等,他已烂熟于胸。

为此,安排拜答儿统帅察合台系部队,向北进攻匈牙利的亲密盟友波兰,为主力进攻布达佩斯提供安全的侧翼;同时,安排合丹统帅窝阔台系部队,向南牵制特兰西瓦尼亚高原(今罗马尼亚高原大部)的保加利亚与塞尔维亚王国,以及防备更南方的拜占庭帝国可能的增援。

尽管由于南北分兵,速不台手中的兵力,只有名义统帅拔都麾下的中军主力——术赤系和托雷系的六万人马,但凭借穿越半个欧亚大陆的百战经历,他有足够把握对付贝拉四世的十万大军。

势不可挡的蒙古远征军

双方的主力军队都已集结完毕,每日都有哨骑斥候逡巡于多瑙河东岸的佩斯城外。速不台认为,面对守方兵力占据优势的坚城,具备完备攻城经验的蒙古军可以发起进攻,却难收获全功。佩斯城背后的多瑙河,不仅阻碍了蒙古军的完整围城,也可以被西岸布达城作为向东岸运送补给的水上通道。如此,贸然发起攻城,蒙古军一定会被消耗战拖垮。

然而,兵力占优在某种程度上却可以称为劣势,如若长时没有交战,对于物资的消耗就是一种沉重的负担。想到这里,眺望防守森严的佩斯城,速不台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布达佩斯古城堡

蒙古人撤退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贝拉四世惊喜不已。派出的哨探报告,蒙古军队正向佩斯城东北方向160公里处的蒂萨河缓缓退却,同时派出小股部队四处劫掠。

在贝拉四世看来,这是蒙古军队畏惧强大的匈牙利实力,自知不敌却又不甘放弃,打算撤回东方暂避锋芒的同时,等待斡罗斯方面更多援军的到来。眼见布达佩斯城内每天海量的物资消耗,贝拉四世下定决心,十万主力出城进攻,以最快速度消灭这群野蛮的侵略者!

匈牙利境内第二大河流——蒂萨河

自北向南蜿蜒而下的蒂萨河,与匈牙利境内的多瑙河几乎平行流淌,而相比后者,蒂萨河贯穿整个匈牙利大草原的中心,在它的北方上游,从喀尔巴阡山西麓融雪而化的赛约河奔涌而下,在进入草原不久,便作为支流,汇入了更为宽阔的蒂萨河。

就在赛约河与蒂萨河汇流的地方,来势汹汹的匈牙利大军“追赶”上了蒙古军队。赛约河上建造有一座坚固的石桥,蒙古军通过石桥,将营寨驻扎于赛约河东岸与蒂萨河之间的三角地带,由此,三面环水的地势,有效阻止了侧后方向的偷袭。

贝拉四世命令军队驻扎于赛约河西岸,并派出前锋部队“顺利击溃”了守桥的小股敌人。由此,蒙古军队似乎陷入了北面高山、三面河流的困境,而唯一跨越河流的通道——石桥,也已掌握在匈牙利人手中。

骁勇的匈牙利翼骑兵(转自铁血社区)

一切尽在预料之中,当夜晚击退蒙古人试图夺取石桥的一次进攻后,贝拉四世断定蒙古人已是强弩之末,放心地下令匈牙利军队原地休整,次日天亮,向这伙“异教徒侵略者”发起最终的“审判之战”。

的确,四月的中欧大地刚刚进入春季的召唤,冰面化开的蒂萨河,水流湍急而寒冷彻骨,笃信蒙古人只可能通过石桥才能抵达西岸的贝拉四世没有想到,围绕石桥的小规模战斗,只是为了将匈牙利人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此处。而速不台亲率部队,从赛约河下游结筏潜渡,已经悄悄绕到了匈军大营的侧背。

蒙军结筏潜渡赛约河

当匈牙利士兵尚在梦乡中等待天明时,拔都指挥火炮部队,率先向桥头的守军发起雷霆乍惊的突袭,惊醒的匈牙利士兵仓促地向石桥方向迎战,与此同时,营地侧后方也遭受到了猛烈的攻击,几乎各个方向,匈牙利士兵发现砸向自己头顶的,除了漫天箭雨,还有冰雹般的石块和火球。

顿时,匈军大营内浓烟滚滚,烈焰熊熊,混乱快速蔓延起来,步兵无法列阵,骑兵驭马困难。河东守卫的匈军阵脚已乱,不断败退,拔都指挥的蒙古军顺势夺取石桥,向大营压来。

蒙军夺取石桥

而面对西岸速不台大军的进攻,试图正面对攻的匈军精锐——圣殿骑士团重甲骑兵刚刚离开营垒,就被蒙军箭雨压制打乱,来自不同方向的袭击令其找不到主攻方向,随即被机动性极强的蒙古骑兵分割包围,很快悉数坠落马下。

贝拉四世只得带领主力死守营盘,当六万蒙古军对十万匈牙利军完成合围的时候,天色才刚刚放亮。每当匈军大营的一处防御出现缺口,匈军士兵急忙前去补缺,进攻的蒙军便主动后撤,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犀利的远弓齐射,匈军士兵只能躲避在防御工事后面,在血火雷鸣的绝望中开始向天主祈祷。

莫非是诚心感动了天主?意外发生了,西面的包围圈出现了漏洞,竟然真的有一队匈牙利士兵突围出去了!

本想安排部队殿后和防卫两侧,组织大部队有序撤退的贝拉四世欣喜若狂,再也顾不上队伍的齐整,随着毫无斗志的匈军大队向西面狂奔,只要回到佩斯城,就能暂时结束这场梦魇了!

神出鬼没的蒙古骑兵

大概,贝拉四世并未听说过“围师必阙”的东方兵法智略,就在匈军以为博得一线生机时,速不台也早已将蒙军主力布置于“突围之路”上。

兵败山倒的匈牙利军队,没有形成势不可挡的决堤浪潮,却成了零星逃窜的受惊猎物,被老练的蒙古猎手逐个捕获,在河岸,在森林,在沼泽,在涧谷,蒙古骑兵甚至没有时间理会受伤倒地的匈军,只是专注地截杀盲目奔逃的有生力量。

当朝阳驱散清晨的薄雾,整个战场的喧嚣也逐渐沉默下来,从赛约河畔通往佩斯城下,匈牙利人的尸首铺满了这段两天左右的行军路程。阵亡七万余,匈牙利军队在此役中全军覆没。侥幸躲避屠杀的贝拉四世,折向东北方,越过喀尔巴阡山,幸运地遇上了波兰残余军队,又绕行远路,终于回到多瑙河以西的领地。

隔河相望的布达城堡山

再无力量守御的佩斯城,很快被蒙古军队攻下,而完成南北战略掩护任务的拜答儿、合丹大军,也在佩斯城与拔都、速不台会师,隔河相望的布达城已是人人自危。

经过夏天与秋天充足的休整准备,当冬季再度来临时,匈牙利人依赖抵挡蒙古人的天险——多瑙河也冰封成路,蒙古大军踏过冰路,拿下彼岸的布达城,贝拉四世不得不继续逃亡,终于在亚得里亚海中的小岛上,得以摆脱了穷追不舍的蒙古骑兵。

亚得里亚海近岸

全欧震动!再无有效的抵抗力量,势如破竹的蒙古军队分兵进击,前锋已经进入亚平宁半岛,抵达意大利最强大的城邦威尼斯郊外,而蒙军主力也推进到维也纳城下,即将对欧洲腹地的历史名城发动致命的打击。

意大利城邦——威尼斯

经过周密的谋划和顺利地实践,速不台征服整个欧洲的宏伟蓝图,已在加速变为现实。就在此时,遥远的蒙古草原本部,传来了大汗窝阔台崩逝的消息。依照成吉思汗定立的继承遗嘱,所有“黄金家族”的子孙必须即刻返回,在蒙古人兴起的源地,共同商举新的大汗。

当某日清晨,紧闭城门而一夜未眠、瑟瑟发抖的维也纳军民登上城头,惊讶地发现视野之内再无蒙古人的身影。无疑,这是影响人类文明历史进程的一次重要转折。

一夜之间消失的征服者

饮恨离去的速不台及蒙古远征军,为欧洲乃至世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记忆。然而在横贯欧亚大陆的征战兵火中,丝绸之路的新生也在酝酿,那是在人类史无前例的征服疆域之内,重新焕发出的文明交融之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