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传简介】胡适:一个国家 “怕老婆”的故事多了 则容易民主!

2020-01-12 - 胡适

《北平日报》五月六日副刊上,曾登过胡适对学生说的一段话:

一个国家,怕老婆的故事多,则容易民主;反之则否。德国文学极少怕老婆的故事,故不易民主;中国怕老婆的故事特多,故将来必能民主。

除此“高论”之外,胡适还有另一番“好男人”哲言:太太出门要跟从,太太命令要服从,太太说错了要盲从;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打骂熬忍得,太太花钱要舍得。即胡适版的新“三从四得(德)”

胡适怕老婆是出了名的,他的几番言论难免被一些莽夫认为是粉饰“不够丈夫”的遮羞布,让怕老婆成为“好男人”的衡量标准。

长长的历史河流中,一直是男权当道,占据着主导地位,东西方皆如此,从孔子的“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歧视,到尼采的“所有衰退的、病态的、腐败的文化都会有一种‘女性’”的荒唐;从佛家的“一切女人皆是众恶之所住处”的不可理喻,到基督教德尔图主教的“女人,你该进地狱之门”的邪说,都可见一斑。

历史即是一部男人的逐鹿史,更是女人的血泪史。

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以男性占据着绝大多数的生产资料为本,女性为了生存,只能依附男人。依附的资本又常常是她们的美色。

男女相遇绝对是“平等者”的相遇,在那亲昵的刹那间,绝无贫富,智愚,贵贱,贤不贤,上司下属之分;双方是生物界的一员,平等分担延续生命的责任。(尹及《谈妇女》)

男女间的平等只在于生物的身份,而非“人”的身份,只在于“亲昵的刹那间”。而“亲昵的刹那间”之外的其他时候,是不是就呵呵了。

但是生产资料可能与日俱增,而美色却必然每况日下。这种依附条件交换是极为不平等的。

“以色事人者,色衰则爱驰”(李夫人),美女尚且如此,平庸女人又该如何自处呢。已作他人妇的女人尚且不平等,那些“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樱唇万客尝”的红尘女子又该如何平等呢?难怪《金瓶梅》会说:为人莫作妇人身,百年苦乐随他人。所以以生物界身份的平等是站不住脚的。

相关阅读
  • 胡适与曹诚英:望眼欲穿的爱情

    胡适与曹诚英:望眼欲穿的爱情

    2020-01-12

    胡适,民国时期 的一位才华横溢的文学家思想家,早年考取庚子赔款官费生,留学美国,师从哲学家约翰杜威 作为一个在当时接受新鲜 事物留洋的进步人士来说,他的婚姻却是父母包办的旧式婚姻。胡适与自己的结发妻子江冬秀。

  • 【梦与诗胡适】胡适的《梦与诗》

    【梦与诗胡适】胡适的《梦与诗》

    2020-01-12

    都是平常经验,都是平常影像,偶然涌到梦中来,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都是平常情感,都是平常言语,偶然碰着个诗人,变幻出多少新奇诗句!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如同我不能做你的梦!胡适《梦与诗》“醉过方知酒浓。

  • 【上海蔡元培故居】【嗨·上海】蔡元培故居陈列馆

    【上海蔡元培故居】【嗨·上海】蔡元培故居陈列馆

    2020-01-12

    在上海百年的历史中,名人事迹在其中占据着很大一部分。尤其在上海浦西的每一条街道,随处可见他们曾经留下的踪迹。这些人推动了近代中国的发展,并给现代的中国带来了重要的影响。如蔡元培先生。在我进入这位先生的家之前。

  • 【胡适写给儿子的一封信】离开胡适的日子:曹诚英的复旦岁月

    【胡适写给儿子的一封信】离开胡适的日子:曹诚英的复旦岁月

    2020-01-12

    1947年初冬的一天,北风呼啸。在复旦嘉陵村(今复旦第四宿舍)门口,一位衣衫褴褛、饥寒交迫的年轻产妇倚靠在国权路旁,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刚生下的婴儿,神情痛苦、奄奄一息。这时,从嘉陵村走出一位眉清目秀的中年女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