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艾滋病】埃塞俄比亚的美女都是这么漂亮吗?

2019-12-05 - 埃塞俄比亚

下面4个源自西亚-北非 闪米特人的埃塞俄比亚民族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4个民族:

奥罗莫人34.5%

安哈拉人26.9%

索馬里人6.2%

提格雷人6.1%

笔者第一次亲眼见到的埃塞俄比亚美女是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空姐,感觉有点像印度宝莱坞的女星,可惜那时做飞机都是不让开手机的(而且我当时用的是翻盖老人机),所以也就没机会留下埃塞俄比亚空姐的照片给大家看。

不过笔者还是准备了埃塞俄比亚美女的图片:

埃塞俄比亚街头的女性:

下面这个女郎的闪米特人种特征太明显了。

下面这张素颜黑白照有点沧桑感:

下面是埃塞俄比亚娱乐场所:

下面是一位妹子的黑白照:

下面这位妹子的面部骨骼特征非常西亚范,就是肤色黑了些:

下面这位是多重混血的埃塞俄比亚美女

而且埃塞额比亚也是个女多男少的国家,下面是埃塞俄比亚个年龄段的男女人口数量统计,正常情况下,大多数种族在0~14岁人口段的男性人口数量是明显高于女性的,然而埃塞俄比亚的0~14岁人口段,男性与女性数量几乎相当。正常情况下,大多数种族在15~24岁人口段的男性数量仍然是略多于女性数量,然而埃塞俄比亚在15~24岁人口段的男性数量已经少于女性数量,再往上年龄段,女性比男性人口多出的数量更加明显。

埃塞俄比亚人口总数很多,而且人口年轻化,增长非常快,已经达到1亿人了,超过越南人口,理论上讲,埃塞俄比亚有足够的年轻女性能够嫁到其他国家。

下面是埃塞俄比亚几个民族抽样调查的人类分子学图表, 全国17%的闪米特父系,10%的半岛阿拉伯母系主体R0 25%的西亚中东母系 (由于抽样调查多位于定居区,如果算上北部的游牧部落,闪米特系的比重会更高):

在80年代以前,埃塞俄比亚居住着大量的埃塞俄比亚犹太人,被称为“贝塔以色列人”,后来随着以色列的犹太移民运动的高涨,贝塔以色列人逐渐主动或被动地移民以色列,1991年5月的所罗门行动中,以色列摩萨德配合以色列国防军, 在36小时内,动用34架以色列航空飞机转移共计14,325名贝塔以色列人到以色列。

现在埃塞俄比亚仅剩下数千贝塔以色列人。但即便如此,大量的犹太人血统早已混进埃塞俄比亚各含闪语系民族中。

史学界有一种观点,埃塞俄比亚历史上强大的 阿比西尼亞王朝(国教为埃塞俄比亚正教) 的建立者就有犹太血统。

关于埃塞俄比亚本国历史记载,其族源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开国者埃塞俄普斯(Ethiops)是库什(Kush)的十二个子女之一,库什是含(Ham)的儿子、诺亚的孙子。

第二种说法:埃塞俄比亚 所罗门王朝的开国统治者的血统渊源可以远溯至犹太人的所罗门王和示巴女王的一次偷情。

但不管怎么说,埃塞俄比亚的主体民族的族源足以追溯到 《旧约圣经》 时期的犹太王国。

公元2世纪,埃塞俄比亚北部、厄立特里亚(厄立特里亚历史上是埃塞俄比亚的一部分,上个世纪才独立)出现了阿克苏姆文明,王国以阿克苏姆城为中心,疆域直至大海,强盛时甚至统治着红海对面的阿拉伯半岛西部沿岸绿洲。

早在阿克苏姆文明崛起之前,从北边犹太王国萨巴王国来的移民使阿克苏姆人也纷纷改信犹太教,以致后来在埃塞俄比亚形成了被称为“法拉沙人”的黑色犹太民族,这些人成为埃塞俄比亚的贵族阶层,垄断足够的资源,繁衍更多的后代。

后来历经王朝更迭,不管是以基督教正教为国教,还是以犹太教为国教,历代君王、贵族都与这些早期犹太贵族有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

下面是埃塞俄比亚王国的 末代君王 海尔·塞拉西一世 (Haile Selassie I),领导了世界历史上第一次殖民地国家 对殖民宗主国(意大利)的反殖民战争的胜利,皇族的闪米特人种特征太明显。

在15~17世纪,阿拉伯人和摩尔人等 伊斯兰化的闪米特 族群 在奥斯曼帝国的圣战策动下,不断从苏丹方向 和 阿拉伯半岛方向(越海)入侵埃塞俄比亚,再次为埃塞俄比亚人 注入 闪米特血统。不过,所罗门王朝 依然保持着基督教正教 的国教地位。直到今天,基督教依然是埃塞俄比亚的主体宗教(不过在20世纪君主立宪制解体后,埃塞俄比亚的伊斯兰教人口增长速度非常快,2007年达到了总人口的33.9%)

此外,埃塞俄比亚在葡萄牙殖民者进入埃塞俄比也(15世纪)之前的上千年时间里,都是印度商人来往埃及和印度之间的贸易中转站,大量的印度商人(吠舍种姓阶层,属于雅利安自由民)在此定居,繁衍后代,使得一部分雅利安血统流入埃塞俄比亚。

后来埃塞俄比亚历经了欧洲殖民者入侵,欧洲殖民者(葡萄牙人、意大利人、英国人)的血统不可避免地渗入埃塞俄比亚人中。

介绍完了埃塞俄比亚的人种和人口结构后,很多想去埃塞俄比亚娶老婆的人一定会关心经济问题了,说的直白点就是多少钱能搞定,多少身价才配。。。。。。

埃塞俄比亚和众多非洲国家一样,是个极度贫穷的国家,2016年人均GDP才700多美元(人均收入更低,因为埃塞俄比亚的人均GDP中大量比重是来自于外国援建),在埃塞俄比亚,1头牛就可以换一个童养媳。而且当地男人普遍懒散,不怎么干活养家。对于埃塞俄比亚女性来说,嫁给中国男人是一种逆袭。

所以各位想去埃塞俄比亚娶老婆的根本不用担心经济问题,何况笔者谈得有点俗气,很多国家的婚嫁都不会像中国这样谈价码的。

下图为嫁给中国大叔的埃塞俄比亚媳妇——莎莎在丈夫开的百货店做收银员:

当记者问起他们对现在的生活是否满足时,中国丈夫说不够,他还要教莎莎普通话,要继续奋斗,要给莎莎更好的生活,带她去看外面的世界。莎莎说,她不追求什么,感觉这样很好。

以前埃塞俄比亚媳妇在中国的各种婚育证件办理有些麻烦,然而现在中国各级基层政府对埃塞俄比亚媳妇可是大开绿灯,证件办理起来比以前容易多了: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展开,埃塞俄比亚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下面是埃塞俄比亚总统率团访问四川省,并与四川省签署开辟直达航飞机线:

以前,中国男人接触到埃塞俄比亚美女的机会大多就是去埃塞俄比亚援建 或者 接触埃塞俄比亚来华留学生,抑或 参与对埃塞俄比亚贸易。

现在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开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工程人员开赴 埃塞俄比亚,参与到了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的 亚非大动脉建设中。

下面是中国建设的吉布提 港——埃塞俄比亚 大动脉铁路:

下图是中国已经建成的肯尼亚铁路:

一但吉布提(DJIBOUTI)至埃塞俄比亚(ETHIOPIA)的铁路和肯尼亚、坦桑尼亚的铁路网连通后,中国将获得一条纵贯东非数亿人口市场和庞大矿产资源的电气化铁路大动脉。

这是对中国欧亚路桥战略的辅助计划。

关于中国在各国的工程项目背后的欧亚大陆桥 战略(一带一路),可以详细参考下面这篇文章:

看完这篇文章就会发现,日本在中国的海外战略布局上处处下黑手、使阴招,为了遏制中国不遗余力,不计代价。同样,日本在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亚也与中国企业团体展开了白热化竞争,互相杀价争标,中国、日本各自在吉布提建设的军民两用港口就互相挨着。

不过,现在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的各项投标中都占据了绝对优势,日本用 窄轨竞标阻断中国 标准轨铁路网的计划在东非成功的概率远没在东南亚高。

最后,各位在埃塞俄比亚为 “一带一路”战略奋斗的中国单身汉们,如果你对当地的混血美女动心了,不妨一试,成功率很高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