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形山瑶族乡】【最美民族乡】虎形山瑶族乡:一首大山深处的原始歌谣

2020-03-26 - 虎形山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彭双林 实习生 汤小芸 邵阳隆回报道

从隆回县城出发,向北沿312省道驱车百余公里,便踏入了虎形山瑶族乡。

云雾缭绕,群峦叠嶂,山高谷深,古木参天,怪石嶙峋,银花遍地。在这恍如仙境的崇山峻岭之中,隐居着一支瑶族分支——花瑶。

【虎形山瑶族乡】【最美民族乡】虎形山瑶族乡:一首大山深处的原始歌谣
【虎形山瑶族乡】【最美民族乡】虎形山瑶族乡:一首大山深处的原始歌谣

千百年来,6000多瑶族同胞封闭在这平均海拔达1350米的荒野大山里,任长年大雾茫茫,狂风恣肆,他们世代耕种,生息繁衍,忠实地恪守和传承着祖先最古朴、最原始的民风民俗。

与瑶族其他分支不同,他们不知自己的祖先为谁,发源于何地,亦没有统一的文字,只好在口头传述和风俗沿袭里寻找历史的痕迹。因为寨子里的女人们个个着装艳丽,镶了红布边再配条前艳后素的桃花围裙,腰间分层缠上几十圈由五颜六色的布料拼接成的筒腰带,全身上下色彩火辣抢眼。

尤其是那由数百米花带织成斗篷大的头巾,更显俏丽,俨然束束耀眼的山花,遂被上个世纪90年代前来的游人称为“花瑶”。如今,“花瑶”挑花裙已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走进崇木凼村,花瑶阿妹早已捧着一碗“拦门酒”、唱着清脆婉转的山歌在村口相迎。房前屋后、山间路边,劳作的瑶民们,都还穿着色彩鲜艳、各具特色的挑花服饰。纳凉的树荫下,花瑶妇女三三两两聊着天、绣着花;花瑶小伙们站在山巅,唱着呜哇山歌觅着心上人。幽深险峻的峡谷飞瀑与广袤葱翠的茫茫梯田相互映衬,此情此景,犹如一首激扬而又婉转的歌谣,又似一幅浓重而古朴的油画。

沿着小路往前走,成片的古树林立于眼前,一株株两百年以上、甚至千年的古树层层叠叠,讲述着这个古老民族的历史和变迁。在花瑶人的山寨,“宁砍人,不砍树”。传说他们的祖先就是靠这深山里的茂密树林才躲过异族的追杀,古树成了花瑶的保护神。花瑶人有“寄树认父”“祭树消灾”的习俗,带着小孩到古树下祭拜,并认古树为寄父母,诉求古树保佑孩子平安成长。

最为热闹的还是花瑶人每年最盛大、最隆重的传统佳节“讨僚皈”和“讨念拜”,每逢农历五月十五至十七、七月初二至初四、七月初八至初十,瑶汉同胞都要进行大型民俗风情表演:梅山绝技、挑花绝艺、呜哇山歌、情歌对唱、鸟铳冲天……五湖四海的宾客络绎不绝,流连忘返。

这两个节日沿袭至今有上千年历史,“讨念拜”意为走过血泪的祭祀;“讨僚皈”意为走过菩萨的诅咒,原为纪念战争和立咒,新中国成立后成了民族大团结的活动日。“……飘扬过河,飘扬过海……洪公若名拢俗,过簸若喜拢礼……”这原始的歌谣中,深深记录着在花瑶族那段血雨腥风,颠沛流离的历史。

由于交通不便,虎形山瑶族乡多年来一直“养在深闺”,但“酒香也怕巷子深”。近年来,围绕“吃、住、行、游、购、娱”六要素,隆回县政府投入6000余万元建设旅游基础设施,主要核心景点的农户人年平均增收2600元,全乡种植金银花面积达2万余亩,计划在2020年将虎形山瑶族乡打造成5A级景区。

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现代通讯和传媒无声侵染着偏远而古老的山寨。然而花瑶的山民依然日复一日坚守着原始的生存轨迹和生活法则,自在向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