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在江湖续集

2020-06-02 - 凤在江湖

经过了一整夜的搜寻,人尊使者和水尊使者二人都没有在岳阳城内发现姚雁的半点踪迹。“这下可遭了,如果再找不到她们,我们这次的行动恐怕要功败垂成。”人尊十分丧气地说。“师姐,四个城门我们都派人严加把守,就算是她们闯了出去,也会有消息传来。

凤在江湖续集
凤在江湖续集

如今,既然还没有她们的消息,那姚雁就必然还在城里,我们有什么可担心的。”水尊满不在乎地说。“怕就怕她们找来救兵!”“姐姐大可放心,祁山派离此甚远,而且我们在那边的防守也最为严密,而且就算他们来人也无法帮姚雁解去身上的剧毒。

凤在江湖续集
凤在江湖续集

”。人尊摇摇头,“师妹,你遇事就总是这样毛躁,你怎么不想深一层,除了祁山派之外,难道就没有更厉害的人物会来救她吗?”。水尊还是听不懂师姐的弦外之音。

“如果她们找来了武林盟主云潇潇呢,他武功盖世,说不定真可以救出姚雁呢。”。水尊使者的个性一向是莽撞而好妒,加上又年纪太轻,所以常常做事情都不如她这个师姐稳重。此刻她明知师姐的话在理,可是她还是不愿意承认,“想不到那个姚雁的姘头还不少,她在武林大会上当众说出自己移情别恋,我就不信那个云潇潇会来救她,要是我,巴不得她死在我面前。

凤在江湖续集
凤在江湖续集

”。面对自己这个师妹,人尊实在无话可说,“这样吧,师妹,不管怎样我们还是飞鸽传书叫天尊、地尊他们来增援吧。”。水尊也未再争辩。

姚雁昏昏沉沉地在床上躺了一个晚上,她现在蒙蒙隆隆地有了些许意识,“想不到我会死在这儿,我死不足惜,可我爹,师哥还有小飞他们怎么办呢,我当真对不起他们呀。还有,还有他,想不到那次见面竟是诀别……”想到这里,雁儿心中甚是难过,同时头部又是一阵眩晕,就又仿佛睡去了一般。

凤在江湖续集

一转眼,天已经擦黑。卓如梦一个人守着昏昏沉沉的雁儿,心中虽然焦虑不安,但她为人一向冷静,加上丁冲办事一向稳健,所以她并不是太过担心。她忽然听到外面好象有人,于是纵身出了房门,黑暗中与来人交手。谁料对方武功高强,两三下就夺了她的兵刃。

不过,来人似乎是友非敌,否则早已经可以伤她的性命。“大姐,是我。”。卓如梦忽然听到来人旁边的那个熟悉的声音,“丁冲,是你。”。这时候,卓如梦的视线已经渐渐习惯了黑暗,她才模模糊糊地看清楚来人是个年纪比丁冲大不了多少的小伙子。

“大姐,这位就是云大侠。”说话间,云潇潇已经将兵器很恭敬地交还给了卓如梦。“我太卤莽了,云大侠间量,现在我真是有点草木皆兵了,刚才十在得罪。”“好说,雁儿现在如何?”“她还是混混沉沉地,还望云大侠能救她一命。

”“您放心,我这就帮她运功疗毒,然后带她去药王谷求医,雁儿一定不会有事的。”“万事拜托云大侠,他日云大侠若有差遣,我等必定全力报答云大侠的恩情。”说着卓如梦就和丁冲急急地赶往塞外去搭救叶凯了。

云潇潇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而后转身来到了雁儿的门前。奇怪,这一路上她都是忙于赶路,生怕耽误了时辰,可是此刻不知为何他的脚步却有些沉重。他本以为自从上次在武林大会后的一别,定然与雁儿天各一方,此生不复再想见,谁料到仅仅相隔月余二人就在这种情况下重逢。想着这些,他慢慢地推开了姚雁的房门。

(主题曲:相思比梦长 费玉清)

纷纷红尘扰扰 岁月用风霜把泪深藏

茫茫天涯走遍寂寞心酸

忧忧时光流转再没有青春能换沧桑

漠漠擦肩而去夜已栏栅

人生如萍聚散无常何须朝朝暮暮盼望

雁儿回时愿别来无恙想思比梦还长

人海浮沉随波逐流各自风风雨雨寄盼

别问归航把秋水望穿想思比梦还长

纷纷红尘扰扰 岁月用风霜把泪深藏

茫茫天涯走遍寂寞心酸

忧忧时光流转再没有青春能换沧桑

漠漠擦肩而去夜已栏栅

人生如萍聚散无常何须朝朝暮暮盼望

雁儿回时愿别来无恙想思比梦还长

人海浮沉随波逐流各自风风雨雨寄盼

别问归航把秋水望穿想思比梦还长

此刻,床上的姚雁已经完全丧失了神志,云潇潇望着正在一步步地走向死亡的昔日恋人,不由得想起了五年前他们初次相识时的情景。“雁儿,这一次我也不会让你有事。”,想到这里,云潇潇就要为姚雁运功逼毒。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昏迷中的雁儿忽然毒性发作。

她的身体不住地抽搐,同时在这极度的痛苦中,她居然开始迷迷糊糊地呓语起来,“爹,爹,你为什么要这么自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娘”。一旁的云潇潇赶紧搂住姚雁,生怕她从床上滚落下来,同时心中暗想,“难道雁儿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想到这里他怜惜之情油然而生,“爱本来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美好的事物,可是一旦爱和自私的占有联系起来就会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姚振天不仅拆散了我和雁儿,甚至还生生拆散了雁儿的亲生父母,难怪雁儿会一个人跑出来。

”。姚雁感觉到有人抓着自己,她误把云潇潇当成了姚振天,接着开口恳求道,“爹,这辈子我非潇哥不嫁,你若不依我,我宁可毒发身亡。”。听到这里,云潇潇的心象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抽了一下。

他本不是个对于感情提的起放的下的洒脱之人,这些日子以来,他拼命压抑心中的情感,为的是早日将她忘却也好对得起师傅的养育教导之恩和凤凰的一片痴情,但是此刻听到她在昏迷中的“胡言乱语”使得他心中的感情和记忆又随着内疚和自责一起涌了出来。

“雁儿,我是潇哥,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你醒醒,我—”还没等云潇潇把话说完,姚雁竟然猛地将他一把推开,“你不是潇哥,你是卓雄,你不要碰我,我的潇哥他又舍我而去,他不会再回来了。

”。这些日子以来,云潇潇一直都认为姚雁是因为双方门派的对立以及卓雄对她的痴心而放弃了对于自己的情感,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雁儿的用心。他们两个人之间横亘了太多的东西,有门派间的争斗让他们无法相互妥协,有双方长辈不共戴天的仇恨让他们无法彼此释怀,还有凤凰和卓雄的痴心让他们无法不去报答。

所以,雁儿之所以选择放弃,不是因为不爱他,而是用另外一种让两个人都能够心安理得的方式来爱着自己。

那就是让他们将各自的深情埋藏于心底,牺牲毕生的幸福来成全他们的尊严和骄傲以及对于长辈的报答,同时将他们的人生交付给为他们宁愿付出一切的人。云潇潇此刻才觉得他们两个人也许就是因为太过相似才无法长厢斯守,如果他和姚雁有一个人能够妥协,有一个人能够自私一点,他们会是这个天下最让人羡慕和妒忌的神仙伴侣。

可是如果这样云潇潇就不再是云潇潇,而姚雁也就不再是姚雁了,所以,他们此生无论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也注定永远无法开花结果,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完美呢。

“但是,我一定要救活雁儿。即使今生与她无缘,我也要笑着看她嫁给别人,过幸福的生活。我绝对不会让她死。如果最后还是救不了她,大不了我把全部的功力都输给她,也一样可以救她一命”想到这里,他不再多想,此刻为雁儿运功疗毒才是最为重要和刻不容缓的事情。

他为了避免雁儿乱动而影响疗毒过程,点了她的穴道,而后开始用尽平生的功力清除雁儿体内的剧毒。云潇潇武功盖世,所以一般江湖上普通的毒物以他的武功都可以轻易克制。

可是水尊的所用的蚀骨腐心阴阳散却是太阴师选用了西域上百种毒草精练而成,云潇潇尽管尝试了数次,但他最多只能够将毒性凝结于雁儿身体的一处,却无法从伤口逼出。

不过即使这样也已经大大减缓了雁儿体内的毒性,她本来已经如同死灰的脸庞渐渐恢复了一丝血色,本来已经干瑟的嘴唇渐渐变的润泽。而已经昏迷了近一个昼夜的雁儿此刻也渐渐恢复了一些知觉,她感觉有人在帮自己运功克制体内的毒性,同时感觉到来人的功力深厚远在自己之上,但她又无力睁眼看来人是谁,但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比前一天实在好多了。

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云潇潇收住真气,解开了雁儿的穴道。而雁儿则幽幽地睁开双眼,正看见坐在自己对面已经满头汗水,面白如纸的云潇潇,她尽力把自己的惊讶之情隐藏起来,同时拼命地抑制住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姚雁毕竟是姚雁,尽管内心波涛汹涌百感交集,但是她还是将万般柔情化作嘴角的一丝抽动,千言万语只一句 “云大侠,赶来见我最后一面吗?”。

“雁儿—”。“我姐姐呢?”说着姚雁挣扎着从床上站了起来,云潇潇怕她摔倒急忙跟在身后,同时他听她这么称呼卓雄的姐姐,心里有种莫名的悲凉。“她有要事,去了塞外,是她把我找来救你的。

”。“哎。”雁儿重重地叹了口气,“她为什么不把卓雄找来,却把你找来,我现在最想念的人是我的父亲和师兄,不是你”。云潇潇听着姚雁口不应心的绝情话语,“雁儿,不管你现在想什么,赶快驱净你体内的毒才是最重要的。

我刚才只是将你所中的毒聚集到了你身体的一处,若有彻底清除我们还得赶去药王谷。”,说到这里,云潇潇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果然,姚雁听到他的话顿时一惊,猛地回转头用责问和惊异的目光看着云潇潇“你,你也知道药王谷,”,姚雁意识到自己羞于向人启齿的身世居然云潇潇也知道,“你还知道些什么?”姚雁的追问声中透着气急败坏。

云潇潇这才意识到自己所说的太过直接,“雁儿,我—”。无须多问,姚雁从他的表情中也已经看出来,“你是不是觉得我象个大笑话,我也觉得我的生命根本就是一场笑话,我根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如今正好,就让我在这静悄悄地死去,死了干净些。”雁儿走向窗口,被对着云潇潇泪如雨下,她本来是个坚强的女子,但是提到自己悲凉和匪夷所思的身世却也不能自制。

云潇潇心中明白雁儿的感受是任何人都无法真正了解和体会的,自己的生命居然来自养父为了破坏自己的亲生父母的因缘所设下的毒计,就算再坚强了人也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所以他知道此刻说任何劝慰的话语都是枉然,他用手揽住雁儿的肩膀,将她环在自己的怀中,“雁儿,不要这样想,至少你现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你自己的来历。可是我呢?我从小就是个无父无母在街边流浪的小孩,是师傅可怜我,收留了我。

我连我的亲生父母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不是更加可笑。”。“你不明白,我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这不只是因为我的身世,是我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今后的人生。我不可能不管我爹,虽然他千错万错,可是我叫了他二十多年的爹,就象姐姐说的,他既然肯坦白地告诉我,就证明她还是爱我们母女的。

可是,我每当看到他,我就会想起那段过去,想起我娘这痛苦而又短暂的一生。我该怎么办?到不如死了,死了就不用再去面对这一切。

”。不知不觉,姚雁忘记了刚才初见云潇潇时所有的矜持,她回转头扑在他的怀里任泪水肆意流淌。云潇潇此刻搂着姚雁,在心疼雁儿之余内心竟有一种奢望,“如果上天见怜,就让时间永远停留在今晚。没有燕山派、祁山派;没有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也没有他们对于凤凰和卓雄的亏欠,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客栈外更夫的声声梆鼓都在提醒着云潇潇他们两个必须面对现实,纵有千般无奈,万般不舍,可是换来的也只能是一声叹息。 “雁儿,我们两个人都有太多的牵挂所以错过了彼此。我们为的是什么,你真的准备不管这些了吗?如果你此刻一心求死,那我们启不是白白地错过了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美好的东西。

倘若果真如此,我来陪你;若你选择活下去,我保证我会帮你清除体内的余毒”。说着他将手中的长剑递给了姚雁。雁儿手握宝剑,心中感慨良多,“是呀!

面对人生,有些人选择苟且偷生,有人选择慷慨付死,可是还有第三种人,就象我们,注定要选择一条比死还艰难万倍的求生之路。罢了,罢了,我认命了,我随你去药王谷,就让上天来决定我姚雁的生死。其实即使无法医好我体内的毒,至少我也要去看看我娘长大的地方,若是能够死在那里,也未尝不是一种缘分。”。听到雁儿这么说,云潇潇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暂时放下了。

丁冲和卓如梦已然出城十几里,丁冲向来心细如尘,他看得出大姐略有担忧神色,“大姐,你在担心姚雁小姐的毒吗?”。如梦略略点点头,“明知道留在那里也帮不了她,可是,就这么走了我真的过意不去。”。丁冲明白大姐的心情,“其实,我们再留一天,也是可以—”。

“既然帮不了她,留一天,留三天都没分别;再说,你们兄弟从小在我身边长大,对我来说,就算我的亲弟弟也及不上你们,我总不能置叶凯的生死于不顾。”。“可是,你把她和云潇潇单独留在一起,你不怕他们—”“丁冲,我们是自己人,我坦白告诉你,我的确多少有些担心。

可是如果雁儿连性命都保不住的话,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更何况眼下还有比这些更加值得担心的事情。”“大姐的意思?”“我是说无忧城势力庞大,随时威胁祁山的存亡和卓雄的性命,我已经和雁儿说了要保住祁山派必须和燕山派修好,不知道他们能否过的了这关。

所以,我只是希望我的弟弟妹妹们能够一生平安,至于感情的事情,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吧。”说着催动坐骑继续赶路。

水尊和人尊仍然没有得到雁儿的半点消息,“不可能呀,一个大活人怎么能够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消失了?”水尊纳闷地说。人尊也在沉思,她突然好象想到什么一样,“不好,我们上当了。”。“师姐,你说什么?”。“我们的人马有没有搜查过岳阳客栈?姚雁一定还在那里。”。水尊不可思议地望着她,“不可能吧,她刚从那里逃出,怎么可能还回到那里?”。“最危险的地方,有的时候反而是最为安全的地方,我们赶紧去岳阳客栈。”。

雁儿由于中毒未愈,所以不能够运功,甚至不能够自己长途行走。云潇潇将姚雁绑在了自己的背上,回头嘱咐她,“雁儿,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千万记住只要老老实实地待在我的背上”。姚雁微微地点头,但是她并不完全放心,“你刚才虚耗了很多内力帮我运功疗伤,此刻功力还没恢复,千万小心。”。云潇潇为了增加雁儿的信心笑着对她点点头,“你睡上一觉,明天早上我就带你离开这岳阳城了。”。

云潇潇背着姚雁刚刚来到客栈外的马棚,却发现他的坐骑已经不见了。云潇潇在惊异之余,突然觉得身后风声骤响起,他猛地先用手护住身后的雁儿,而后侧身闪开。他转身定睛一看,那身后向自己袭来的正是自己的坐骑“追风”的马头。

云潇潇意识到他和雁儿已经被对方发现,纵身来到街上。果然大批无忧城的杀手从街道两侧涌了出来,为首的是两个二十不到的姑娘,正是天尊和水尊使者。天尊使者已经猜到此人就是云潇潇,因此心中略有担心,到是水尊还满不在乎,“呦,好一出英雄救美,你是云潇潇,还是那个什么卓雄,又或者—”她把目光挑衅地望向雁儿,“你还有第三个,第四个—”。

云潇潇看她年纪轻轻非但出手狠毒,而且言语鄙俗,十分反感。他身后的姚雁此刻在云潇潇的背上,到也不理会水尊的言语,只低声对云潇潇说,“不要和他们恋战,以免他们招来救兵,这两个丫头心肠狠毒,速战速决。

”。姚雁与云潇潇相识多年,深知他的为人。习武者讲究出手快而准,犹如狮子扑兔,绝对不能给对方留半点情面。

可是云潇潇就不然,他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绝对不会与人轻易动手,更加不会要人性命。所以姚雁此刻怕云潇潇中了这两个姑娘的圈套,才这么提醒他。云潇潇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事先开口警告这两个姑娘,“你们两个人年纪轻轻,而且武功不错,却为何甘为别人鹰犬,我劝你们及早回头,免得将来追悔莫及。

”,说罢就要纵身离去,可这些人哪里容得他们这样逃脱,双方杀在一处。云潇潇刚才为雁儿疗毒,此刻功力远远没有恢复,不过对付他们却也绰绰有余,眼看他就要带着雁儿逃离这里,水尊突然又使出对付雁儿的毒镖。

但是这一次,被云潇潇接了个正着,而后他凌空一掌打中水尊,同时将镖射回给她,正打在她的发髻之上。云潇潇怒极之下出手甚重,还是人尊手疾眼快先一步拉开了师妹,使得她避开了云潇潇的一部分掌力,加上他此刻内力无法尽数发挥,否则,这一掌水尊必然当场毙命。

云潇潇回身带着雁儿离去,水尊被打的口吐鲜血,爬不起来还想追杀他们。

“你不要命了 ,我们赶快回去找城主救你,否则他这一掌,你不死,也得残废。”人尊拉住师妹道。“可是,就让他们这么跑了,我真不甘心。”。人尊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狠很地说,“那就要看天尊,地尊他们的本事了。”。

云潇潇带着雁儿一口气奔出了岳阳城外二十多里,此刻天已然大亮。姚雁用衣袖轻轻抚去云潇潇鬓边的汗水,“咱们歇会儿吧,你都背着我跑了一个晚上了。”。而云潇潇对雁儿故做轻松地抱以一个微笑,“也好,我找个地方把你安置下来,然后去市集买匹马,我们这样子走太慢了。

”。于是,二人来到了就近的一个村庄,他们刚一进村,就引得这里的村民对他们指指点点,姚雁示意云潇潇把她放下来。正在这时,有个慈眉善目的老者向他们二人走来,他看了看他们二人,然后对云潇潇说,“这位兄台,你娘子象是生了重病呀。

”。“是呀,我正准备带她外出求医,可是路上我们的马给贼人抢走了,所以我想到这里买匹马,不知道老人家可知道这里哪里有市集呢?”。“我们这个村子不大,没有什么卖马的地方。

不过你到是可以去振威镖局试试,那里的总镖头孔生是个为人丈义的磊落汉子,知道你带妻子求医,定肯借出马匹给你,还省下了你的银子呢。”。云潇潇听了非常高兴,“麻烦老人家指点他们的所在?”。

“他们在邻近的永丰镇上,大概还有十几里的路程,这样吧,我家就在附近,你先让你娘子在我家里等你,你借来马匹再来接她。”。云潇潇和姚雁对老人家点头道谢。他二人随老者向他家走去,一路上云潇潇听到有人称呼他为张村长,才知道这老汉是本村的村长,难怪如此热心。

张村长年纪大概七十不到,虽说是村长,但是他家却也不算富庶。云潇潇搀扶着雁儿随着老者来到他家,他的老伴以及儿子,儿媳,小孙子一家子都在,云潇潇原本还有的一点防范之心也就烟消云散了。他将雁儿安置在此,一个人按照老丈的指示去往了永丰镇上的镇威镖局。

张村长一家人虽然与雁儿素不相识,但却对她极为热情,他老伴和儿媳对雁儿更是照顾的无微不至。他的小孙子叫虎头,今年才刚三岁,人就长得就象他的名字一样虎头虎脑,甚是可爱。这孩子见家里来了个漂亮的阿姨,总是缠着姚雁问长问短,还要雁儿陪他玩耍,谁也拉不开他。

姚雁虽然剧毒缠身,却也很好脾气地陪着他,而且看到了他,雁儿又不免想起小飞,心中深感内疚。张家一家人身上的那种最为原始和淳朴的气质是雁儿以前从来都不曾接触过的,她不知道原来平凡人的生活—一家老小欢聚一堂,尽管粗茶淡饭但却溢满了幸福和甜蜜—原来也可以这么美好,令她如沐春风。

她暗下决心,若是自己可以过的了这关,必然要好好报答张家老小的恩情,同时回去祁山弥补自己这次跑出来对于师兄以及小飞的亏欠。但是命运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是想要弥补,就越是亏欠更多,你越是想要报答,却越是害了人家,这些是后话,暂时放下不表。

云潇潇武功虽高,但是还真的从来就没有开口求过人,尤其是素未谋面,就更加有些为难。此刻,他已经按照张村长的指点来到了镇威镖局的大门口,却有些犹豫。不过,当他一想到雁儿此刻命在旦夕,想到她那幽怨的眼神,想到她昏迷时的呓语以及伤心时的真情流露,就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他赶两步来到守门的镖师跟前,说明了来意。他本以为对方会奚落他一番,至少也是对他心存怀疑,但是谁料这镖师非但没有如他所料般的势力,反而极为热情将他让进镖局。

他随着守门的镖师去到内堂,一路上,就听这镖师对他言讲,“您来找我们镖头可算是找对人了,我们镖头为人磊落慷慨,向来好结交江湖朋友。他更仗义疏财,不遗余力,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求到他的头上,即使素未谋面,他都没有不尽力帮衬的道理。”。云潇潇在想,以前只知道绿林草莽中人武功低微,尽是打家劫舍的不肖之徒,自己也从来都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谁料他们竟然比你争我夺的江湖中人更加爽快和磊落。

那镖师让云潇潇在内堂外稍待,自己进去通报。正在这个时候,从院子的另一侧走来两个男孩,年长的那个也就十五、六岁,书生模样;年幼的那个孩子才不过十来岁,样子非常机灵顽皮,云潇潇看得出这孩子年岁虽小,但是却自幼习武,而且功底不错。

他二人来到进前,见那年长的孩子先向云潇潇行礼,而后开口询问,“这位叔叔,可是有事要见我父亲。”。云潇潇这才知道这位是孔镖头的公子,他点点头。“那您就随我们一起进去吧,我父亲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事情,刚才叫人让我们去他那里呢。

”,这孩子少年老成,说话时彬彬有礼,即使没有见过孔镖头,单看他的家教就已经对其人印象颇佳。云潇潇和这个少年说话的过程中,那个年幼的孩子的一双眼睛就都没有离开过云潇潇的长剑。

“大叔你也是习武之人吗?”,这个孩子睁着一双好奇而又羡慕的眼睛仰着头问到,“你的宝剑真好看,能让我看看吗。”。 还没等云潇潇答话,一旁的少年说,“小武,这位叔叔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来求父亲,不要耽误了正事。”。正在这时,守门的弟子出来请云潇潇进去,他便和这两个孩子一同进去内堂。

云潇潇来到后堂,见后堂正中端坐一个年纪大约四十出头的矮身材男子,他见云潇潇进来,连忙起身相迎。“在下孔生,祖上就是岳阳人,这些年来四下保镖,也结交了些绿林朋友,尊驾大号如何称呼,府上在哪里。”。云潇潇怕惹来麻烦,所以本不想以真实姓名相告,但是转念一想,人家以礼相待,以诚相问,若以虚言回应,十在过意不去,“孔兄,你这一问,我颇难回答,如果我此刻以虚言回应,实在对不住您的帮忙,可是我现在实在—”。

孔生毕竟久历人生,他明白云潇潇的意思,“兄弟,你既然不方便,我也不毕勉强,我知道你急着带病人去求医,此刻也不客套留你了,只希望等你办完要紧的事情,能够再来舍下一聚,到时咱们在详谈,如何?”。

云潇潇说,“到时我必亲往府上登门道谢。

”。“你客气什么,你我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我们甚为投缘,只盼咱们后会有期呀。”。“这个自然。”说着,孔生让人为云潇潇挑了一匹好马,然后亲自将他送出大门,很诚恳地说,“兄弟,咱们再会呀。”,当下二人拱手作别,云潇潇就骑马直奔张家。可是,此刻有另外一路人马却先他一步来到了张家。

天尊一早就接到了人尊传给他的消息,但他为人一向傲慢,在他看来,现在终于该是他大显身手向主人证明自己远比人尊这个黄毛丫头有用的机会了,所以他并没有进岳阳去帮人尊和水尊而是等到他们二人逃出了人尊他们的控制范围,才在离城几十里的地方突袭云姚,这样也间接令他们放松了警惕。

天尊令手下将张家团团包围,同时吩咐为免他们泄露行踪,对张家人格杀勿论。此刻,姚雁正和张家的儿媳妇在屋里聊天,在院中的张老太太听到有人扣门,便去开门。

她打开大门,迎面而来的正是满面堆笑的天尊,“请问您—”。还没等老太太这句话说完,天尊已经手起刀落要了她的性命。听到张老太太的惨叫声,屋内的姚雁觉得不妙,她让张家的儿媳带着虎头留在屋里不要出来,自己来到院中看个究竟。

此时,张村长和他的儿子也从后院赶了过来,他们见到妻子和母亲被杀,不由分说要和天尊理论。姚雁来不及阻止,院子里就又多了两具尸体。姚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惊呆了,她恨自己太过大意,连累了这无辜的一家人。

天尊一纵身来到姚雁跟前,此刻雁儿无法施展武功,只能束手就擒。天尊叫人把姚雁捆了个结实,“早听说姚雁小姐武功高强,只可惜这次没机会领教了。”。姚雁怒不可遏地说,“你们到底想把我怎样,又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天尊也不说话,径直来到里屋,张家媳妇早已经吓的魂飞魄散,搂着虎头瑟瑟发抖地躲在角落里。屋外的姚雁见他走向屋里,“你到底要怎样,我随你们走就是,你不要伤害他们母子。”。天尊看到姚雁的反应,招手让弟子将姚雁拖进来,“你真的不跑吗?”,他用一只手把伏在地上的姚雁拽了起来,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

姚雁急忙点头,“只要你饶了他们,我就和你走,绝不逃跑。”。天尊看姚雁这么在乎他们的生死,到觉得很有意思,“你以为落到我们的手里,你还有机会逃跑吗。

”。说着他对手下使了一个眼色,“不要—”,姚雁在天尊的手中已经哭成了泪人,而天尊用力抬起姚雁的下巴,不让她别过头去,就这样,虎头母子也死在了她的面前。

“你们连女人,小孩都不放过,还是不是人?”。“姚雁,你不要怪我,如果他们一家子不是这么不长眼收留了你,现在他们一定都还活生生的。所以,是你害死了他们,不是我”。“你们—”姚雁尽管恨透了这群人,但是却也认为是自己连累了他们,她已经没有力气再争辩和反抗了。

正在天尊以为大功告成,洋洋得意的时候,一个弟子慌慌张张跑进来报信,说云潇潇已经骑马赶回了本村。“来的真快呀。”,于是天尊等人带上姚雁就要逃走。

云潇潇赶到张家的时候,只看见张家一家人的尸体以及遍地的血迹,他也顾不得多想出门后就朝着自己来时的反方向追去。此刻,无忧城的人刚离开没多久,云潇潇快马加鞭,追出了村子十余里,终于在前方发现了天尊等人的踪迹。

云潇潇早已经气急,想到惨死的张家五口,想到此刻命在旦夕的雁儿,他再也顾不得许多。他抽长剑出鞘纵身从马上跃起,凌空朝他们飞来。无忧城的杀手虽然个个训练有素,但也绝对抵挡不了云潇潇的攻击。更何况一向对别人手下留情的云潇潇已然大开杀戒,试问整个江湖有谁能阻挡呢?天尊以前只听说云潇潇的武功盖世,但想他终究年轻及不上他们的城主,可是如今看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见自己的几十名杀手几乎已经全部被杀光,他拉着姚雁就要逃走。

云潇潇恐怕一生都没有今天杀的人多,他哪里还会给天尊逃跑的机会。天尊见云潇潇来到近前,只能以姚雁的性命相要挟。“云潇潇,你若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她。”,天尊将匕首架在雁儿的脖子上。 云潇潇此刻剑指天尊却无法上前半步。

“怎么了,舍不得,舍不得你这个红颜知己。”,天尊庆幸自己还有姚雁这道护身符。“云潇潇要你自废武功,然后跟我回无忧城去。”。就在云潇潇无计可施的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姚雁突然笑了起来。天尊和云潇潇都非常惊奇,“你笑什么?”,天尊气急败坏地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