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升堂原唱】扬戈回连叹美景如妻一样美丽 林乐丰今日升堂问话

2020-06-02 - 今日升堂

扬科维奇终于没有“逃婚”,但从“婚变”到“复合”转折肯定有难为外人所知的内幕。扬科很明确表示,他之所以想离开大连,是因为薪水太低,而此番乖乖回归,是否得到实德加薪的承诺?对此疑问,扬科回答:“我不会告诉你。

【今日升堂原唱】扬戈回连叹美景如妻一样美丽 林乐丰今日升堂问话
【今日升堂原唱】扬戈回连叹美景如妻一样美丽 林乐丰今日升堂问话

”实德俱乐部某高层官员透露,扬科根本没想去什么苏超,他只不过变着花样向实德施加压力要求加薪。该官员保证:“实德绝对没有让扬科得逞!”扬科与实德的这场闹剧在中国足坛堪称经典,外援如何体现自身的价值,俱乐部如何维护自己的利益,这都是复杂的课题。

【今日升堂原唱】扬戈回连叹美景如妻一样美丽 林乐丰今日升堂问话
【今日升堂原唱】扬戈回连叹美景如妻一样美丽 林乐丰今日升堂问话

22日,扬科维奇远在瑞士的经纪人 告诉本报记者,扬科之所以回连,肯定是自己的要求得到了满足。到底谁向谁妥协?这个问题看似无所谓,其意义却重大得很!娇妻岳母甘做实德“人质”

扬科维奇终于回来了。21日下午1时05分,扬科维奇携娇妻和岳母乘坐CA1607航班经北京抵达大连。除了本报记者和当地的一家日报记者,迎接扬科的别无他人。但是扬科的情绪不错,他搂住记者肩膀笑道:“我不仅自己回来了,而且把妻子和岳母也带了过来,她们是‘人质’,我想跑也跑不了啦。”少人迎接不沮丧

【今日升堂原唱】扬戈回连叹美景如妻一样美丽 林乐丰今日升堂问话
【今日升堂原唱】扬戈回连叹美景如妻一样美丽 林乐丰今日升堂问话

由于扬科并没有通知俱乐部自己回到大连的确切时间,所以这个近期国内足坛焦点人物的行踪变得很神秘。为了能第一时间接触扬科,记者查了从贝尔格莱德来中国的国际航线,最后确定扬科可能从北京、东京或汉城飞回大连,所以记者从21日11时开始在机场“守株待兔”。

两个小时的等待,CA1607航班终于降落大连,扬科一家人从机场里缓缓走出。扬科介绍说,他们一家是从贝尔格莱德飞往莫斯科,然后经北京回到大连的,整个飞行需要十几个小时,但扬科脸上的笑容表明他并不太疲劳。

淡黄色T恤、深色牛仔裤,一身休闲打扮的扬科和过去相比显得有些消瘦。扬科向记者自豪地介绍了他的爱妻和岳母,“我这段时间身体非常好,训练情况也非常好,这都是她们照顾我的结果。”

扬科的爱妻拉娜对记者的问候和采访显得很平静,但第一次来到中国的岳母则有些惊讶,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姑爷作为公众人物受到的欢迎。在扬科居住的别墅区专门派来接扬科的司机的帮助下,扬科一家的行李很快就装到了车上,而扬科也正好有时间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不过扬科的英语水平实在不敢恭维,说起话来总在仔细地寻找合适的英语词汇。

简单的问候和采访之后,扬科一家乘车前往居住地。

岳母赞叹大连海景

感觉到扬科似乎言犹未尽,记者马上乘坐出租车跟随扬科前往他的公寓。

扬科一家所住的别墅坐落在大连风景秀丽的滨海路旁边,从机场到别墅区大约半个小时车程,扬科和他在中国最亲密的朋友、别墅区的司机在车上兴高采烈地谈论着,他的岳母则不停地将车窗外第一次跃进眼帘的大连街景尽收眼底。

车行驶上了大连著名的滨海路。一面是山,一面是海,尽管有雾气弥漫,但扬科一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都聚焦在了美丽的海景上。扬科的别墅临海而建,除了滨海路上观光的车辆外再没有其他打扰他们一家的人流和噪声,有的只是海面上传来的阵阵涛声。

扬科下车后看到了跟随而来的记者,他再一次笑了,愉快地接受了记者半个小时内的第二次采访。“你的家真美。”记者感叹道。扬科面向妻子说:“是啊,这里和我的妻子一样美丽。”

凉爽的海风和越来越大的雾使气温下降,扬科怕妻子和岳母着凉就让她们回家,但是热情的拉娜和她的母亲拉住扬科合影之后才回去收拾行李。扬科手扶栅栏和记者聊天,并表示自己转会与否完全听从实德俱乐部的安排。

“下午我会去基地训练,到时候我们再说吧。”扬科说道。但此时时间已经指向了下午2时35分,而实德队是下午4点训练,所以记者对扬科去基地训练表示怀疑。也许是看出了记者的疑问,扬科坚定地说:“基地见。”

曾闹得沸沸扬扬的扬科转会一事,就这样暂时平息,但这似乎不是最后的结局。

林乐丰今日升堂问话

记者迟凤利大连报道扬科维奇归队的第一次训练,俱乐部总经理林乐丰一直在训练场边督战,看完扬科的训练后林乐丰表示非常认可。但是近期关于扬科闹转会的传言沸沸扬扬,所以他透露俱乐部将会在周一找扬科谈话,详细了解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林乐丰说:“扬科维奇是实德俱乐部签约球员,所以他必须回到大连。他回到大连的时间也没有超出俱乐部要求归队的期限,他还是在听俱乐部的指示行动。扬科维奇当天下午才到,俱乐部并没有要求他过来训练,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的,这个做法体现了一个真正职业球员的素质。

实德队每一名外籍人士,包括科萨、里默、阿迪、史尔江,每次回来俱乐部都要找他们谈话,定期听取他们的想法,也把俱乐部的工作与他们及时沟通。现在让他困惑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许多歪曲事实的报道,因为从扬科维奇走后到现在,他本人一直和俱乐部保持密切联系,每次通电话兴致都很高,从来没有提过转会的想法。”

林乐丰似乎有些激动,“我敢面对电视镜头说,扬科维奇从来没有和俱乐部谈转会的事情。我也收集了很多这期间有关扬科的报道,我将与扬科核实这些报道的真实性。”林乐丰最后表示,俱乐部并没有去机场接扬科维奇,但那是扬科维奇自己的要求,他说他自己会安排这些事情的,所以俱乐部工作人员才没有出现在机场接扬科维奇回家。不理队友“自虐”发泄

记者迟凤利大连报道连行李都没有来得及打开,扬科维奇就第一时间出现在实德训练场上。与机场见到记者的笑脸相比,训练场上的扬科维奇脸色则显得有些凝重。不过整个训练当中,扬科维奇的表现还不错,特别是一脚漂亮的怒射别有意味。

21日下午4点整,实德队队员逐渐走进基地,扬科维奇出现在了队伍中。但他和队友并没有太多交流。扬科主动和科萨进行交谈,科萨则边说边走向场地里面,显然师徒之间的这次交流并不是很成功。

随后的训练,扬科维奇在简单的扣圈热身结束后直接参加了5对5的分队对抗,这令场边的记者感到惊诧,长途奔波的扬科应该在场边跑跑慢慢恢复才符合规律,但科萨对扬科参加对抗并无异议。虽然两个多月没有在队中训练,但扬科的状态比想象中的要好得多,隐蔽的传球、炮弹一样的远射、灵活巧妙的跑位等等表现赢得了俱乐部总经理林乐丰的赞许。

对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身穿黄色背心的扬科接到后场传球,没有经过任何调整转身一脚怒射洞穿了大门。

也许扬科的这脚射门是一种发泄,因为在整个对抗过程中,扬科一改过去不时和队友插科打诨的笑容,整个对抗他始终紧绷着脸,也没有和任何一名队友做任何交流,甚至连呼喊队友传球的声音都没有,似乎长时间的分别让扬科和队友陌生起来。

没有经过调整就参加这种对抗非常容易受伤,但是还没有得到一丝休息的扬科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时一直很冷落扬科的科萨终于示意扬科停止对抗,让他一个人去场边进行慢跑调整。也许科萨也认为,扬科如此“自虐式”的训练不仅是向俱乐部表态,更是在发泄心中的某种郁闷。

扬科:是否加薪我不告诉你

记者迟凤利大连报道“你是最近第一个正式提出采访我的中国记者,有些关于我的事情需要澄清。”这是下飞机后扬科维奇面对记者采访要求时说的第一句话。在大连机场和扬科维奇居住的风景秀丽的别墅前,扬科维奇两次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由于他现身基地后实德俱乐部就希望他好好训练不要接受记者采访,所以本报记者第一时间的专访也就成了近期的“绝版”。

21日下午1时20分,大连周水子机场

记者:扬科维奇,欢迎你回到大连。我们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

扬科:为什么你们那么想?我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我从来没想过你说的这个问题。

记者:这段时间中国媒体对你要离开大连有很多说法,比如你要加盟苏格兰的一支球队,比如你要和实德解除合同等等,这些都是事实吗?

扬科:的确有一些欧洲球队看上了我。但我是实德俱乐部签约球员,我得听俱乐部的。如果实德队现在需要我,那么我会在大连一直踢下去。

记者:你是说这次回来不是和俱乐部谈解约的事情?

扬科:当然不是!我是实德队的球员,也是一名职业球员,我不会那么做的。你看,我把妻子和岳母都带来了中国,你看我像是回来谈解约的事情吗?

21日下午2时05分,扬科维奇别墅前

记者:今年年初,你在场上表现很失常,这是为什么?

扬科:我知道,我在亚超和联赛前阶段的确闹过情绪,有些事情始终想不通,觉得待遇有点低,所以有段时间情绪是很低落的。不过现在好了,我带来了我的家人就说明我要好好在实德队踢下去。

记者:那你在南斯拉夫的时候为什么和中国的记者说那些比如“不会回大连了”、“要和实德解约”等等这样的话呢?

扬科:你说的这些传言我也听说了,也对中国媒体的报道知道一些,我的中国朋友通过电话已经告诉我了。我感到很苦恼,因为很多采访我根本就不知道。

记者:你不觉得是实德队给你带来了成功吗?

扬科:的确,在这里我取得了成功,也让世界开始关注我。所以我知道我现在应该干什么。我的家人也很支持我。

记者:很多人担心你会在以后的比赛中不卖力气,你是怎么想的?

扬科: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我现在感觉很好,因为害怕中国的SARS和签证的原因我回来晚了一些,但我会努力训练的,下午(其实当时已经接近下午两点钟了,而实德队的训练是四点开始)我就会去基地训练。我想说,我将死心塌地地为实德队效力,直到合同终止后再做其他打算。

记者:那么,实德这次给你加薪了吗?

扬科: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但是你们可以从我今后的表现中找到答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