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广场在哪里】少年的太原五一广场

2020-04-16 - 五一广场

街心公园中心区域是个莲花形的鱼池,中央有石雕的跃起来的鲤鱼,鱼嘴里能喷水。公园南部有假山,站在假山顶上,会看到很远。那时没有高楼,假山就是登高远眺的好去处。记得是个夏天的晚上,我正在五一路上闲荡,隐隐听见有美妙的竹笛声传来,便随声寻去,发现笛声竟发源于街心公园的假山上。

【五一广场在哪里】少年的太原五一广场
【五一广场在哪里】少年的太原五一广场

登上山去,果然见有人双手横着竹笛在吹,旁边围了一干人。一曲终了,众人啧啧称赞。有人便问:哪里高就?那人回答:刚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众人又叹:怪不得吹得这样好!

有此一幕激励,我也狠狠练了一阵子笛子。据我后来考证,那位笛子高手,很可能是刘国柱,先在省歌,后到太原六中当音乐教师,上世纪80年代,我们曾经有一些交往,但我没有提过假山上吹笛子的事情。

【五一广场在哪里】少年的太原五一广场
【五一广场在哪里】少年的太原五一广场

█ 上世纪的五一广场

街心公园与广场观礼台之间有一大片空地,“文革”中,用木头和草席搭了好几排墙围,专门用于张贴大字报,也是各个造反派组织激烈交锋的舆论阵地,许多似是而非的“中央高层”信息也在这里汇集发布,因此吸引很多人来此观睹。

【五一广场在哪里】少年的太原五一广场
【五一广场在哪里】少年的太原五一广场

与现在的微信群很有一比。人们看了大字报不免要议论几句,渐渐,议论的人越来越多,口才好的被围在中间,说到精彩处还会博来叫好声。这大概是“马路兵团”的雏形。当时省城造反派组织分三大派:兵团、红总站和红联站,各派观点互不相让。

【五一广场在哪里】少年的太原五一广场

议论者未必是参加了某个组织的,但都有倾向性。红联站一直受压抑,而该组织擅打悲情牌,文章也写得漂亮,还排练了大型歌舞剧《晋阳红旗颂》在广场主席台上演出,出色的舆论手段赢得无数支持者。“马路兵团”就成了红联站的一支编外队伍。十二三岁的我,也爱挤在人群里听,很同情红联站。

█ 在五一广场主席台前留影的孩子

五一广场没有现在的大片草坪,往东也不是迎泽大街。迎泽大街到广场这里就止步了。广场往东没几步,就是火车站。三晋国际饭店的位置上,当年也是个旅社,全是平房,仿佛叫“工农兵旅社”。

那时省城最热闹的地方,大概只有两处,一处是柳巷钟楼街,一处就是五一广场火车站了。

█ 五一从广场到火车站

从广场往火车站走,路南有许多小商店,更有众多摆街摊的,那时也只有在这里能见到地摊。断不了还能碰上卖“大力丸”练气功的,说单口相声讲笑话的。“文革”初期兴起“像章热”,渐渐地在这里形成一个交换像章的“集市”,进而又造就了一批“职业”交换者。

我那时小学没毕业,学校已停课,每天就到这里“上班”,与人交换像章。最初只有几枚,结果越换越多,最后积攒下数百枚,也算另类收获吧。当时治安比较乱,“像章集市”常遭哄抢,我遭遇过两次。

一次,突然开来一辆卡车,跳下十数人,见到手里拿像章的就抢。我们一般把交换的像章别在一块布上。遭抢时,我本能地攥紧布块,还是被人家凶狠地夺走了。又一次,有几个人把我带走,我以为是公安便衣。

一直把我带到并州路上红旗剧场附近的楼上,询问了我几句,便搜身,把像章全部没收,说交换像章违法。后来我猜测是某派组织的,闲来没事抢来像章自己玩儿。那天我衣襟翻开,遮住了胸口处戴的那枚像章,这条漏网之鱼,成了我后来翻本并东山再起的筹码,避免了全军覆没。

█ 1983年严打时期在五一广场举行的大型集会

最激动人心的就是五一广场集会的时候,除了“五一”、“十一”,一旦有重大事件,也要在这里集会游行。

一位非洲国家的总统,送给中国的伟大领袖一筐芒果,伟大领袖又转送给每省一颗,以示关怀。山西省把那颗芒果迎回来,在五一广场举行了盛大仪式。记得是个黄色的比鸡蛋稍大些的东西,放在玻璃罩中,置于卡车驾驶室顶上,沿五一路游行展示,人们争相观瞻,一时万人空巷。

那时山西人真没见过芒果。这颗芒果最后也不知被谁享用了。但也有人说,那颗芒果只是个蜡制的模型。上世纪90年代初,出差去深圳,偷闲跑到沙头角中英街,见有人挑担卖芒果,忍不住买了两枚来尝,第一次吃芒果,感觉滋味甚好,记忆深刻。到现在,芒果还是我最喜欢的水果之一。

1969年,“九大”闭幕时,又要隆重庆祝,五一广场人山人海。少年的我们,哪里热闹哪里去,结果人家搞戒严,进不了广场。我们就拐入附近省人民银行的院子。院子的南墙外就是迎泽大街,见墙头上已坐了不少人,我们也想上去观看。

等爬上墙头一看,傻眼了。原来墙根下是临时搭建的露天厕所,一边男,一边女,男男女女蹲了一片,还有许多人在旁边等候着。坑少,人多,事急,也不管墙头上有人,争相解脱裤子。那白花花的一片,实在看着不好意思,我出溜下墙头,跑了。

说到露天厕所,五一广场东面去火车站的路边也有一个,用席子围起来供人们常年使用。厕所里常常胡乱画着男女生殖器的图样,还配有粗鄙的淫言秽语。男女厕所中间的那道席子则被人掏了一个大洞。

一次,我正如厕,突然进来一位年轻女子,见是男人,惊叫一声,扭头就走。原来有人恶作剧,把“男”涂改成“女”,刚下火车的外地人不明就里,糊里糊涂受一场惊吓。那时,青少年无从知晓性的知识,厕所“文化”承担了这份启蒙工作。

█ 1983年10月28日,一个狂热的外国火车迷来中国拍摄火车时来到三晋大厦,在吃完午餐之后从三晋大厦向广一广场拍下了他在山西期间唯一一张市区的风光照。

█ 八十年代的五一广场南广场

一天晚上,玩倦了,从广场回家,走到五一百货大楼电车站,伙伴们突发奇想要爬电车。车身后有铁梯架,有两人先爬上去,我最后一个抓住铁架,但脚没有蹬的地方。电车开了,越开越快,我终于坚持不住了,手一松,就摔在马路中间,半天爬不起来,幸亏后面没车。想想,真有些后怕。

那一阵子,不上学,我们几乎每天都沿着五一路,到五一广场玩耍,那里就是我们的校园。

相关阅读
  • 【五一广场图片】一组老照片牵出福州五一广场的前世今生(组图)

    【五一广场图片】一组老照片牵出福州五一广场的前世今生(组图)

    2020-04-16

    每逢元旦,福州五一广场的节日氛围总是最浓厚的。不少老福州人都喜欢趁着这个日子,到这里走走。摊开10多张福州五一广场旧时的黑白影像,80后福州小伙嘎立立说,要把这些老照片拿给4岁的儿子看,然后告诉他,每年元旦带他去玩的地方。

  • 【五一广场天气】五一广场 国旗班升起崭新的五星红旗

    【五一广场天气】五一广场 国旗班升起崭新的五星红旗

    2020-04-16

    635,换装、整理旗绳、挂钩细致做好升旗所有准备。640,室外气温零下9。太原市国旗班升旗手霍峰伟、护旗手张旭、贾佳林列队,开始拔军姿、齐步走,一趟一趟,一遍一遍练习着每天都会做一次的升旗动作。

  • 【汉美国门大厦】朝阳区三元桥汉美国门大厦

    【汉美国门大厦】朝阳区三元桥汉美国门大厦

    2020-04-15

    城市新建产品住所和二手住所销售价格同比别离上涨7.9和3.9,涨幅比上月别离回落0.8和0.5个百分点,均接连7个月回落。三线城市新建产品住所和二手住所销售价格同比别离上涨7.0和4.1,涨幅比上月别离回落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