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王”林彪围歼廖耀湘兵团的前前后后

2019-01-05 - 廖耀湘

林彪号称东北王,决战东北时,在毛泽东的受权下,手握东北军政大权。然而,林彪并没有末了抉择权。那么,末了抉择权在谁手上呢?毛泽东吗?不是,林彪决战东北时说:与其说等我饬令,不如说等二局(情报局部)饬令。林彪干戈是以情报,来断定末了抉择。

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王”林彪围歼廖耀湘兵团的前前后后
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王”林彪围歼廖耀湘兵团的前前后后

林彪:与其说等我下呼吁,不如说等二局下呼吁

1948年9月30日晚,夜色迷蒙,两列火车接踵渐渐驶出双城。乘坐在第二列火车上的是精壮的东北野战军首脑机关。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正处在大战前的寻思之中。他们即将投入气焰恢宏的东北决战,直扑东北的大门——锦州。

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王”林彪围歼廖耀湘兵团的前前后后
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王”林彪围歼廖耀湘兵团的前前后后

在他们前面的那列火车上,东野二局几十部电台正精细监控着东北全境及临近地区数十万国民党军的动向。

林彪善战,却在四平吃过大亏。林彪后来总结,问题出在情报上。

今后,林彪着力打磨麾下的情报局部。苏静从山东来时,尚只带了10余人,不久生长到30人摆布。在之后一年多时辰里,从延安军委二局来到东北,有力地加强了东北的侦破才能。1947年5月,军委二局局长兼晋察冀军区二局局长曹祥仁到达东北,对构造机构停止了整理和调解,将技侦业务从情报处分手出来,建立了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二局。

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王”林彪围歼廖耀湘兵团的前前后后
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王”林彪围歼廖耀湘兵团的前前后后

在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和在南满的陈云、萧劲光的支撑下,辽东技侦人员并入二局。跟着辽东的刘忠、于天镜、魏升廷、蔡海波、孙吉梦、于克勇、刘承远等人的到来,二局技侦人员到达100余人。

在今后一年多时辰里,经由过程举办练习班,添加手艺装备,扩大和加强了侦收与破译力量。到辽沈战役前夜,东野二局已形成一支含120名侦收员、60名破舌人,总计400人并配有40余部电台的技侦力量。放眼我军,四野的技侦力量也是最强的,可见林彪的正视程度。

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王”林彪围歼廖耀湘兵团的前前后后

在林彪的亲自率领下,东野情报局部创造出了一套新的工作编制,不久便破译了敌军高级密码,重新把握了东北敌军的一举一动,有力地配合了1947年秋季和冬季的攻势作战,并为辽沈大决战作好了踏实的手艺预备。

林彪曾说:“有人说我会干戈,我干戈靠的是情形明”,“把握仇敌情形靠的就是你们”。林彪还说:“作战方案定了,戎行安排好了,敌情有变化,与其说等我下呼吁,不如说等二局下呼吁。

1948年3月16日,在冬季攻势竣事的第二天,林彪、刘亚楼特意到二局探望大师。林彪歌颂说:“二局工作很重要,在此次战役中起了极大的浸染。战役之成功有你们的工作身分,其浸染不亚于几个纵队。”刘亚楼说,手艺窥探“是批示员的命脉,斯须不身分手”。难怪习惯于在野战中只带四五个参谋的林彪,此次要把二局三四百人带在身边。

林彪因情报扭捏不定,让毛泽东盛怒

10月2日,列车接近郑家屯。二局侦悉,蒋介石飞抵沈阳,建立东、西兵团对进,夹击我围攻锦州之师。敌新五军和第九十五师拟于葫芦岛上岸,援助东线侯镜如兵团,在海、空军的增援下,向锦州推进。林彪顿感压力倍增:“预备了一桌菜,来了两桌客。”

在这种情形下,林彪立即抉择,停止前进,重新回身打长春。甚至跟罗荣桓和刘亚楼都没有筹商,认真是靠“情报”来做抉择。罗荣桓为此跟林彪大吵了一架。毛泽东收到林彪的电报也暴跳如雷,很是生气。毛泽东认为攻锦州是关门打狗,大的计策标的目的是精确的,岂能由于小小的变化而畏手畏脚?这个时辰,又有新的情报分析送过来。

在罗荣桓的坚持下,三人重新研究了情形,感应虽然情形有变,但仍有胜算,仍是应该不顾通通地按原方案拿下锦州。刚刚发出的电报确有不妥,但已无法追回。

10月3日清晨,列车到达彰武以北的冯家窝堡,此时中心尚未回覆野司的前一封电报。林、罗、刘再次致电中心,体如今新的情形下“我们拟仍攻锦州”。这是研究了二局的情报,更有针对性地调解了攻锦安排和方案之后再次下的决心。东野前一封电报招致毛泽东的峻厉攻讦,在接到野司的后续电报时,他转怒为喜,遂致电林、罗、刘,表示“甚好,甚慰”,并指示对新的安排要“大胆罢休和果断地施行”。

10月4日,列车抵达阜新。在阜新勾留时代,曹祥仁、钱江受命到林彪住地参加敌情研究会。东野首长按照敌情变化调解和完满了战役安排:增调两个纵队由辽西南下,以总兵力25万人攻锦,另以8个师在塔山阻击敌东进兵团,以12个师钳制敌西进兵团,以局部戎行继续围困长春或预备打援。

据不完全统计,在四天的轨道行程中,东野二局共供给有价值的情报100余份,破译敌军新密种6个。从长春到沈阳再到锦西,敌西进兵团和东进兵团的去向,以及长春、沈阳之敌的情形全都放在林彪桌上,情报完好、实时。

二局对锦州敌情了如指掌。林彪说:“有了密息(二局)情报,打胜仗可以说有绝对把握。”

10月14日上午9时30分,东野炮纵和各纵队的600门火炮齐声怒吼,6个纵队从锦州城外密布于郊野中的蜘蛛网式的交通壕里一跃而起,建议对锦州的总攻。二局死盯着敌情变化,不竭向总部报告情形。林彪的各类指令也随即发出。

东野参谋随处长苏静曾说:“东野的批示叫超常批示。为什么呢?就是由于有二局的情报。野司呼吁经常不经由过程兵团,不经由过程军,直接发给师,军、兵团对此都不提定见。”锦州城内敌军总司令范汉杰的批示部姑且易地,但他仍感应,“我到哪里,解放军的炮火即跟到哪里,仿佛完全体味我的位置一样”。

31个小时,歼灭10万敌军。锦州攻坚战是东北解放战役中所停止的规模最大、最成功的一次战役。并吞锦州,东北疆场形成“关门打狗”之势,东野完全节制了战役的主动权。二局为野司掌控疆场全局阐扬了重要浸染。

围歼廖耀湘围歼廖耀湘,没有情报,林彪断定仇敌原地不动,断定而敏捷的给他“包了饺子”

锦州像是一根扁担,一头担着东北,一头担着华北。拔掉了锦州这颗钉子,扁担一折两截,敌军一片慌乱。蒋介石认为,解放军攻锦之后至少要休整1个月。然而,东野首长决心不怕牺牲,不怕委靡,连续作战,“乘胜回头围歼沈阳西援之敌,同时以一部围歼长春可能突围之敌”。

此时,久困于长春的敌军出现变化。10月15日,蒋介石飞抵沈阳。当日,二局侦获驻沈阳的东北“剿总”致驻守长春的“剿总”副司令郑洞国的电报。电报是用东北“剿总”与驻守长春的第一兵团的一个专用密码发的。据那时破译这份密码的孙世聪回忆:“由于这个密码是刚刚冲破的,我们尚不能译出这份电报的全文,但从片言只字中晓得这是一份呼吁长春守敌猬缩的电报。

曹祥仁(二局担任人)得知这一情形后立即来到现场,和我们一起逐字逐码地停止破译研究。

当电文中出现‘立即向沈阳转进……违者军法从处……中副手谕’如许一些文字后,曹局长顾不上吃晚饭,拿上这份电报,坐上通信员开的摩托车,赶到牤牛屯向林彪报告。”林彪立即饬令,位于彰武地区的第六纵队以急行军速度,日夜兼程开赴沈阳与长春之间的昌图地区,阻击并聚歼长春南撤之敌。

在解放军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之下,10月17日,曾泽生的六十军起义;19日,郑洞国和新七军放下刀兵,长春宣告和平解放。10月18日,位于前方的东北军区第一副政委高岗和东北军区副参谋长伍修权实时建议,应捉住机缘,敏捷解放东北全境。在此形势下,经请示毛泽东同意,东野主力立即回头,歼灭在辽西平原的廖耀湘兵团。

东野首长要二局查明廖耀湘的批示意图。曹祥仁到野司开会后,回到二局转达林彪的指示:“你们分析廖的动向,不要那么多,三四个方案,就问你们他到底要上哪儿,二局要拿出情报来!”曹祥仁感应压力很大。解放军并吞锦州后,廖耀湘率领援锦的西进兵团,正在辽西的彰武、新立屯一带,而这几天廖兵团的无线电几乎完全静默,窥探台无报可抄。

没有新的情报,回覆不了林彪的问题。曹祥仁凭着多年的疆场经历,经由分析、思虑,向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报告:“大兵团作战离不开无线电联络,没有无线电联络就可以断定,廖兵团必定是在原地按兵不动,迟疑不前。

”后来披露的文献剖明,这一断定是精确的。蒋介石那时要求廖耀湘继续西进,收复锦州;卫立煌要廖退回沈阳;而廖本身则想向营口转移,从海上撤离东北。三级批示定见各异,廖耀湘当机接续,疾磨折言。不息对二局极其信托的林、罗、刘接收了二局的断定,于10月20日定下了在田野围歼廖兵团的作战方案。

锦州战役后仅仅休整了三天,东野各部便从四面八标的目的廖耀湘逼近。10月22日,黑山阻击战打响,堵住了廖耀湘向南的猬缩之路。10月23日,各纵队大要完成对廖兵团的合围。林彪下达呼吁:敌正向南总猬缩,我军要“乘敌猬缩之中,与敌决一死战”,务求“歼灭全数仇敌”。

要在野战中歼灭仇敌10万精锐戎行,在解放军以往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大平原上廖兵团若何步履,二局精细布控。廖部两广籍的官兵良多,战事紧迫时常使用广东话通联。为顺应此情,二局早已练习了一批能听懂广东话的侦听员。

当廖兵团在黑山遭到东野十纵执拗阻击,陷入解放军雄师包抄之时,廖耀湘再也沉不住气了,情急之下操着广东话经由过程无线报话机呼吁所部:“向东突围,如不成,转向东南。”二局当班侦听的二股股长黄振堂就是广东人,把廖的呼吁听得真逼逼真。

事关庞大,曹祥仁立即找到黄振堂,放出狠话:“这件事太庞大,报错了可是要杀头的。”黄振堂答:“杀不杀头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一问一答,寥寥数语,凸显技侦工作的压力——办公室无异于浴血阵

这一时代,仇敌首要使用话报,所以二局情报的时效特别快。林彪捉住廖兵团晃悠的大好战机,在10月25日下达了围歼廖兵团的呼吁。26日,双方在田野睁开混战。二局侦悉廖耀湘的兵团司令部已撤到胡家窝棚,东野总部即令各部敏捷向胡家窝棚进击歼敌。

当晚三纵建议鞭挞打击,敲掉了廖兵团的批示部。26日下战书,由于去营口的路被解放军阻断,廖耀湘下达向沈阳猬缩的呼吁,成效又被二局截获。几乎在统一时辰,林彪下达末了一道呼吁:各部趁夜“主动寻敌攻歼”。

27日,大混战继续,东野各部对敌施行敏捷的包抄、穿插、朋分。在东野狠恶打击之下,廖兵团溃不成军,5个军12个师全数被歼。廖耀湘扮装潜逃,11月6日在黑山以西被俘虏。廖耀湘兵团被歼后,沈阳守敌已无斗志,无法构造起像样的抵当。

10月31日,二局侦获,沈阳敌总台向位于葫芦岛的杜聿明报告,“情形紊乱,已成无当局状态”。11月1日,东野对沈阳建议总攻。11月2日,解放沈阳,同日解放营口。至此,历时52天的辽沈战役成功竣事。

林彪为何失算,敌52军从海上逃走了上万人

在东野庆功、总结时代,刘亚楼在总部营以上干部会议上再次重申:“技侦戎行在辽沈战役中立了大功。那时疆场上情形瞬息万变,批示员就是凭仗技侦情报来下达呼吁的。”在辽沈决战全过程中,东野二局对锦州、长春、沈阳敌军的各级各部情形停止了全面、实时、有效的节制,使林彪在批示上应对自若能做到有的放矢。

可是在大追击中,敌52军从海上逃走了上万人,让林彪好不懊恼。

情形是怎样回事呢?敌52军急忙逃窜,连电台也不架设,也不使用无线电通信,我情报局部束手无策。林彪的断定于是失了准星。毛泽东对此提出攻讦,称之为“一个不小的失着”。林、罗、刘为此向中心作了检讨,可见情报工为难刁难林彪有多重要

相关阅读
  • 廖耀湘怎么死的 揭秘廖耀湘跟孙立人的高下

    廖耀湘怎么死的 揭秘廖耀湘跟孙立人的高下

    2019-01-05

    廖耀湘跟孙立人都是国民党军队中的高级将领,他们都曾为国民党屡建奇功,而廖耀湘跟孙立人孙立人谁更厉害的话题却在民间广泛讨论至今。那么究竟廖耀湘跟孙立人谁更厉害呢?史迪威与孙立人(左),廖耀湘(右)讨论作战计划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廖耀湘跟孙立人的履历。

  • 廖耀湘后代 国军抗战名将(十三):廖耀湘

    廖耀湘后代 国军抗战名将(十三):廖耀湘

    2019-01-05

    熟悉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的朋友大都知道美国有位著名的四星上将巴顿将军,1944年6月,盟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后巴顿率第三集团军对德军强力反击、穷追猛打直至“二战”结束,在世界战争史上威名远扬。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和东南亚战场上也有一位因作战勇猛、战绩卓著被后人誉为“中国巴顿”的国军将领。

  • 廖耀湘评林彪 军报披露林彪“大海捞针”战例:重细节活捉廖耀湘

    廖耀湘评林彪 军报披露林彪“大海捞针”战例:重细节活捉廖耀湘

    2019-01-05

    成语“大海捞针”所蕴含的复杂与艰难不言自明,但这种办法也曾被不少科学家所使用。爱迪生“99的汗水 1的聪明”的名言说明了他的勤奋,却也是他爱用大海捞针方法的真实写照试验电灯用过1600多种金属材料和6000多种非金属材料。

  • 邱清泉知乎 揭秘陆军二级上将邱清泉死亡之谜

    邱清泉知乎 揭秘陆军二级上将邱清泉死亡之谜

    2019-01-05

    邱清泉(1902年1月27日1949年1月10日),学名青钱,字雨庵,浙江省温州永嘉县蒲洲乡人,黄埔军官学校工兵科第二期、德国柏林陆军大学毕业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抗战期间曾任新编第二十二师师长与第五军军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