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林歌词讲的故事】白桦林的故事

2020-03-26 - 白桦林

开始应当有手风琴的声音,像苍凉的干风飘于树间,以便提醒你夜幕下的村庄属于北方。白桦林应当被提及,以及树荫下的少年男女。唱歌的人提到了鸽子、白雪和爱情。我们听到这样一首歌,就能够知道两个人的离别,以及许多许多人的离别——因为每一片云下,都有一个这样的村庄,都有一只鸽子见证这样的离别。

【白桦林歌词讲的故事】白桦林的故事
【白桦林歌词讲的故事】白桦林的故事

南方的夏天寻不到北方的树与云,你只能听着歌曲悬想那个故事。男孩儿总会在树后拥抱女孩儿,对叶影映照的脸说出他要离开的事实——战火烧到了家乡,边疆需要年轻的鲜血。女孩儿应该把脸埋入情人的怀里,呜咽着说她会在白桦林等候他。此情此景往往在秋天发生,坠落的黄叶发出清脆的响声,像情人的心

【白桦林歌词讲的故事】白桦林的故事
【白桦林歌词讲的故事】白桦林的故事

碎。等待还是为秋天计数的过程,鸽子、女孩儿与落叶,总会在白雪漫漫的季节,把路过的马车错当成归来的郎君。往昔的话语与亲吻将会在黑白镜头里被回味,白桦林落叶萧萧,像早知道结局的长者一样俨然有悲悯之情。在某一首歌里男孩儿会死去,在另一首歌里男孩儿会失踪。

【白桦林歌词讲的故事】白桦林的故事
【白桦林歌词讲的故事】白桦林的故事

战争是远方的洪荒巨兽,是欧洲人幻想大海边陲的悬崖:坠落的人将不会回来,报知消息的人将描述地狱的风景。噩耗像流浪的商旅,偶尔会来,偶尔不会来。无论是否到来,女主角都会痴痴的等候,直到飞泪化为白雪,直

【白桦林歌词讲的故事】白桦林的故事

到某一天鸽子啼血死去。 许多时候,当女主角被落叶掩埋时,你已可以起身离座,在散场的人群中独自品味这哀伤的结局。歌者收起吉他、手风琴或口琴,结束了关于不幸的演绎。但实际上,男主角可能赢得了战争,或者从尸体中爬出来望见了湿润的星空。

他也可能如南行的大雁一样,在某一天的落日余晖中蹒跚而来,重归故里。女主角会将身体投向爱人的怀里,在此之前眼泪飞扬,鸽子会展翅飞起,迎着阳光——那一天往往是晴天——飞舞。为什么不是这样的结局呢?被哀伤的情歌骗取眼泪的人纷纷质问,朝歌者抛去带咸味的手绢。- 因为这个结局过于冒险。

归来的男人常会听到明亮的笑声,听到女子对婴儿的爱抚,听到窗明几净的房间里,有一家人在喝汤:属于他的位置被另一个男人坐着,他曾经的爱侣脉脉含情的将之打量。或者,归来的男人会遇到一个老妪,在问起爱人的下落时,老妪会摇头叹息,指一指遥远的荒野,百合花盛开的地方,一块冰凉的墓碑。

又或者——流水可以作为镜子——男人发觉自己已经白发苍苍,在他试图寻找曾经的爱人时,发觉她的目光扫过自己的脸,却无法喊出自己的名字。最不凑巧的男主角将会在刀剑、枪炮、鲜血中站起身来,击败独眼的巨人、九头的怪鸟、唱歌的妖女、海中的巨鱼,历经艰险回到故园时,恰好遇到自己妻子再嫁的婚礼。

而等候的女子也经常会徒劳无功。她不知道她等候的爱人已经身披铠甲去到了宫廷,接受帝王赏赐的丝绸、挂毯与油画,并请出绝美的公主,宣布要招女婿。那个男子也许会在战争中裂成两半——卡尔维诺讲过的童话——而不愿归去,独自在树林中以蘑菇与松果为食。

又或者,男子作为俘虏去到了异国,每天喂养鸵鸟和大象。他和他的爱人也许在午夜能够望见同一片星辰,然而星辰不是镜子,不能够反映彼此的目光。白桦林仅仅是一个隐喻,代表着一个被战火袭扰的村庄,一对男女分别的地方。

飞机航线、铁轨与高速公路将世界连成渔网之后,白桦林被砍伐作为柴禾,而人们选择去其他地方离别:午夜的候机大厅、雨后的车站、晨鸥飞舞的海港,哪里都可以是吻别的地方。而后是或长或短的等候。{白桦林的故事}.

-{白桦林的故事}.

只是你也许已经知道,世界不像战争那样狰狞,却像海洋一样广阔。命运如浪潮,将会把分开的双手席卷到任意的角落。亲吻与眼泪柔弱无比,不像巫婆的手杖可以让你回到从前。歌曲中离别的白桦林如今遍布在世界的角落,只是落叶、阳光、鸽子与白雪已不复得见,唯一不变的是爱情,以及最后的结局:那些你难以确定的、悲凉胜于欢欣的结局。它们早已书写完整,远伏在时间的暗处,等着你在白桦林中泪眼朦胧,对你的爱人说出再见.

第二篇:《静静的白桦林故事梗概》

《静静的白桦林》故事梗概

美丽的白桦岭,覆盖着郁郁葱葱的大森林。早年插队下乡来到这里的达兰和护士段红守着一个小小的卫生所,年复一年地为老百姓巡诊治病、送医送药……

两个省城青年志愿者乔楠、吕芳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被老百姓称做山妈妈的达兰意外地发现,乔楠竟然是被前夫乔志达带走多年的亲生女儿。眼看着吕芳忍受不了白桦岭的偏僻落后,提前返城考博;而乔楠却逐渐融入了自己的生活,达兰悲喜交加。她悲的是,自己得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将不久于人世;喜的是,失散多年的女儿又回到自己的身边。

白桦岭林区的人们靠山吃山,日子倒也过得滋润,只是观念的落后导致了因病致穷、因病返穷的现象。患者马小雪、白来锁等人的遭遇深深地剌痛了乔楠的心,她越来越感觉到,白桦岭急需建立新型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农民患病才能有治疗的保证。

随着返城考博的日子临近,她愈发眷恋山妈妈、眷恋白桦岭的山山水水。晨雾中,她踏上小木桥,身后突然传来马小雪深情地呼唤---山妈妈;她被深深地震撼了。面临着城里男朋友赵一帆对爱情的背叛、白桦岭民营青年企业家林枫、林场青年工人石海的追求,她的情感掀起了波澜,乔楠知道,从此白桦岭将与自己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

过去的伐木英雄老孙头,在退休后成了植树模范。二十多年来,他用一份执着,守护着达兰、守候着卫生所。在达兰最后的日子里,乡亲们为他们举行了一场奇异的婚礼。

夕阳中,达兰走了,留下的是乔楠、段红、马小雪等新一代医务工作者,她们延续着山妈妈对白桦岭乡亲们的那份深情……

第三篇:《白桦林》

白桦

桦树汁是一种无色或微带淡黄色的透明液体,有清香的松树气味,含有人体必需且易吸收的碳水化合物、氨基酸、有机酸、及多种无机盐类,含有香精油、桦芽醇、皂角甙化合物、细胞分裂素等等。天然桦树汁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营养丰富的生理活性水,是桦树的生命之源,富含人体需要的多种果糖、氨基酸、维生素、生物素、矿物质等。

含有20多种氨基酸,24种无机元素,维生素B1、B2和维生素C,多糖和还原糖,因而 “桦树汁”饮料具有抗疲劳、抗衰老的保健作用,是21世纪最具希望的功能饮料之一。 1. 药用:

桦树汁不但可以作为天然的饮品,又有独特的药用功能。白桦树汁对人体健康大有益处,有抗疲劳、止咳等药理作用,被欧洲人称为“天然啤酒”和“森林饮料”。

用法:茶饮(可依照个人口味添加糖,牛奶,咖啡等同时饮用).

形态特征:落叶乔木,高达25m,胸径50cm;树冠卵圆形,树皮白色,纸状分层剥离,皮孔黄色。小枝细,红褐色,无毛,外被白色蜡层。叶三角状卵形或菱状卵形,先端渐尖,基部广楔形,缘有不规则重锯齿,侧脉5-8对,背面疏生油腺点,无毛或脉腋有毛。果序单生,下垂,圆柱形。坚果小而扁,两侧具宽翅。花期5-6月;8-10月果熟。

观赏特性和园林用途:白桦枝叶扶疏,姿态优美,尤其是树干修直,洁白雅致,十分引人注目。孤植、丛植于庭园、公园之草坪、池畔、湖滨或列植于道旁均颇美观。若在山地或丘陵坡地成片栽植,可组成美丽的风景林。

白桦林赞美的是品格高尚、意志坚强、力争上游、默默奉献、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人.

白桦喜光耐寒,对土壤适应性强,干燥阳坡及湿润阴坡都能生长。坚强优美,自信骄傲,白桦上有线形横生的孔,远看好像生着无数眼睛在向四周了望。枝叶疏散,枝条柔软,迎风摇曳,树皮洁白,光滑细腻,有层白霜,像纸一样可以分层剥离。

白桦林是俄罗斯民族的象征,俄罗斯就是白桦林的国度。白桦树是一种坚强、优美、自信、骄傲的落叶乔木。树干耸立,上有线形横生的孔,远看好像生着无数眼睛在向四周了望。枝叶疏散,枝条柔软,迎风摇曳。树皮洁白,光滑细腻,有层白霜,像纸一样可以分层剥离。

叶片呈三角状卵形或菱状卵形,边缘有不规则重锯齿。白桦幼树,直径二十公分左右,十多米高。成材后高达二、三十米高,直径六、七十公分。它喜光抗寒,端直挺拔,白色的主干冰肌玉骨,素淡深邃,正如俄罗斯人纯正质朴的品格和不惧艰险、迎风而上的气概。

白桦林四季

春季的白桦林像一群白衣天使,散发出诱人的芬芳。俄罗斯人喜欢在这万物复苏的时节深入其间,尽情享受春的气息。他们闭上眼睛,聆听那似有似无,时断时续的沙沙声;他们割开白桦树的树皮,吸吮那露珠一般清新清凉的汁液;他们还可以剥下树皮,书写那浪漫的情书。

夏季的白桦林一片碧绿,枝叶舒展、郁郁葱葱,起伏如波。蓝蓝的天空衬托着它的高洁,缤纷的野花装点它脚下的土地。它以高大的身躯支撑着天空,笑看白云飘飘、狂风呼啸;它固守着大地,聆听潺潺流过的溪水,就像当值的哨兵警惕地守卫着军营和家乡。

秋季的白桦林将阳光融进自己的枝叶。叶片由绿变黄,金黄的树叶与湛蓝的天空辉映,雪白的树干和金黄的叶片相互衬映,相得益彰。阳光融进枝叶,金光灿灿,淡红的枝梢楚楚动人,伴着苦霜勾勒凝重的色彩。有风吹过,沙沙唱响。在林子里,就能感受天空高远,草原辽阔。

冬季的白桦林成为雄壮的军队。树叶虽都落光,但树梢却是紫红色的,密密麻麻,直指蓝天,显示着旺盛的生命力。他们顶风傲雪,巍然屹立,给人以庄严、凝重、坚毅的感觉。大雪纷飞过后,被雪覆盖的树干像是修长的腿套上了白色的毡靴,在瑞雪的衬映下显得更加健壮、仪表堂堂。

文艺世界中的白桦林

白桦林是俄罗斯画家画笔聚焦的主题。极宜入画的白桦树总会给画家带来创作的激情和灵感。库因芝、格里查依、列维坦等人用娴熟的笔触画出“白桦树丛”、“微风掠过白桦树”、“远去的白桦树”、“金色的秋天”等各具风姿的白桦树名画。

每一幅都犹如一首抒情的诗,一枝怒放的花。库因芝画的《阳光下的白桦》,那一株株白桦树,美得活像一群穿着白色衣裙的俄罗斯少女,披着金色的夕阳,在如茵的草坪上优哉游哉地轻歌曼舞。列维坦的画笔下白桦是各种形态的:春天茂密草地中的白桦林、在洪水中浸泡的白桦树、初春被和煦阳光镀成金色的白桦„„,都被他赋予了各种形态,好像他画的不是树,而是心爱的女人。

他们因画白桦树而成名,白桦树寄托着他们无限的憧憬和向往。

白桦林是俄罗斯诗人抒发感情的对象。“我爱白桦树落叶缤纷,我爱白桦树沙沙作响。我的俄罗斯啊,我爱你的白桦,从童年起我就同他们一起成长。”诗人鲁勃佐夫的这一诗句道出了所有俄罗斯人的心声。田原诗人叶塞宁书写的白桦林赞美诗词最多,他多侧面地描述了自己对白桦林的印象。

在他看来,白桦是昂首挺立、威武不屈的士兵,“白色桦树站我窗下,披一身雪,好似银甲”;在他看来,白桦是俄罗斯美少女,有“绿色云鬓,少女般的胸脯”,“在女人当中难以找到这样秀挺的前胸”;在他看来,白桦是感情至深的爱妻,“我带着一身疲倦,从遥远陌生的地点回到了可

爱的家园。白桦树啊,依然站立在水塘旁边,她穿着白色的裙子,垂着绿色的发辫”;在他看来,白桦是温暖舒适的家园,“多么温暖,多么舒适,像冬天的闲坐,围着火炉,那挺立的白桦树,像一根根巨大的蜡烛”;在他看来,白桦还是可爱的情侣,在忧伤的时候,“我搂着白桦树”,“我愿裸胸的白桦把身体互相紧紧偎依”。

白桦林是俄罗斯作家灵魂的栖身处。契可夫在他的小说中写到:“森林能使土地变得更美丽,能培养我们的美感,能陶冶我们的灵魂。”列夫?托尔斯泰长期居住在白桦林中。夏日的夜里,列翁看到“新月发出它沉静的光芒。池塘在闪耀。

老桦树的茂密枝叶,一面在月光下显出银白色,另一面,它的黑影掩蔽着棘丛和大路。”他能感觉到“两棵老树互相轻触的声息,不可闻辨。”晚年时,他喜爱在细雨中到林中散步,总是“慈爱地伸手抚摸桦树湿润而光滑的树干”,轻声咏诵委婉的诗句或默默地私语。

白桦林中的战斗

在惨烈无比的卫国战争中,白桦林陪伴游击队员度过一个又一个艰苦的日子。出发前,他们熄灭了篝火,“在白桦林的暗道上,游击队员走得匆忙,每人肩上都有一枝枪,一排排子弹推上膛。”战斗结束后他们唱道:“听我们头上的白桦,整夜总在低声地讲。也许它在歌唱春天,也许它又想起战争的严峻时光”。战争胜利后,他们还用白桦寄托自己对幸福

第四篇:《白桦林》

白桦笼罩着, 梦似的寂静, 金色的火星, 在雪花上跃动。

朝霞懒懒地, 照在它四周, 将更多的银屑,洒遍枝头。

诗歌以白桦为中心意象,从不同角度描写它的美。满身的雪花、雪绣的花边、洁白的流苏,在朝霞里晶莹闪亮,披银霜,绽花穗,亭亭玉立,丰姿绰约,表现出一种高洁之美。诗中的白桦树,既具色彩的变化,又富动态的美感。白桦那么高洁、挺拔,它是高尚人格的象征。读这首诗,除了感受诗歌意境的美之外,还可以强烈地感受到诗人对家乡和大自然的热爱之情。

白桦树与俄罗斯民族与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首先,它象征着祖国和故土,俄罗斯人们无论走到哪里,只要看到它就会因想起家园的温馨而倍感亲切,勾起游子的怀乡之情。其次,它最能激发俄罗斯民族美好的感情,是他们热爱的一种神圣的树,是吉祥幸福的化身。

人们习惯在民间悼亡节(复活节后第七个星期四)这一天将发芽的白桦树种在房前屋后,插在田间地头,姑娘们头戴白桦树枝编的树冠,举行一系列的悼念活动来消灾避邪,祈求幸福安康、丰收兴旺。

此外,白桦在俄罗斯人的眼中是春天和爱情的信使,是纯洁、苗条的少女的化身,它也可以喻指少妇或年轻的母亲。白桦树下是恋人们约会的地方,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古时的人们在白桦树皮上书写记事,使得俄罗斯璀璨的古代文化得以保存;洗蒸汽浴时白桦树条帚是俄罗斯人最常用的洗澡工具;在春天,人们喜欢到森林去采集白桦树汁作饮料喝。

在俄罗斯,随处可以看到白桦文化的影子,俄罗斯就是白桦林的国度。俄罗斯国家模范舞蹈团就是以“小白桦”命名的。

享誉世界的象征着俄罗斯文化的套娃,也是用白桦木制作的。 我国不少民众对俄罗斯白桦林也是颇为钟情,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上映的前苏联电影《这里黎明静悄悄》给我国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一幕战斗画面,是多么唯美而壮烈啊!几个漂亮的俄罗斯姑娘,为了捍卫国土,与凶残的法西斯歹徒殊死搏斗,牺牲在这一片美丽寂静的白桦林中。勇士的英魂因此伴随这英挺的白桦林定格在观众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国流行歌手朴树演绎的《白桦林》,创作灵感就来自前苏联的乌克兰。歌曲用平静的口吻讲述了白桦林里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战火蔓延到家乡,小伙子拿起枪奔赴前线,姑娘在白桦林里日夜等候远方的恋人。

最终心上人却战死在沙场,她的希望毁灭了,她的爱情也下葬了。姑娘的朱颜逝去,白发苍苍,依然执著地站在白桦林的尽头,默默地期盼自己的爱人归来。歌曲结尾这样唱到;“我来了,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另外,还有歌曲《田野有棵白桦树》、《洁白的白桦树》,有人精准地说“苏联老音乐总是和白桦和无边的草原紧紧相连!”可见静静的白桦林是有梦的地方,它默默地守护着俄罗斯人民的精神家园。

不同季节的白桦林景色各异,但各有特色;

春季的白桦林像一群白衣天使,散发出诱人的芬芳。俄罗斯人喜欢在万物复苏的时节深入其间,尽情享受春的气息。他们闭上眼睛,聆听那似有似无、时断时续的沙沙声;他们割开白桦树的树皮,吸吮那露珠一般清新清凉的汁液;他们还可以剥下树皮,书写那浪漫的情书。

夏季的白桦林一片碧绿,枝叶舒展、郁郁葱葱,起伏如波。蓝蓝的天空衬托着它的高洁,缤纷的野花装点它脚下的土地。它以高大的身躯支撑着天空,笑看白云飘飘、狂风呼啸;它固守着大地,聆听潺潺流过的溪水,就像当值的哨兵警惕地张望着军营和家乡。

秋季的白桦林将阳光融进自己的枝叶。叶片由绿变黄,金光灿灿,淡红的枝梢楚楚动人,伴着苦霜勾勒成凝重的色彩。雪白的树干和金黄的叶片相互衬映,相得益彰。有风吹过,它们便一齐沙沙地唱响起来,显得摇曳多姿妖娆可爱。

冬季的白桦林变作雄壮的军队。树叶虽都落光,但树梢却是紫红色的,密密麻麻,直指蓝天,显示着旺盛的生命力。它们顶风傲雪,巍然屹立,给人以庄严、凝重、坚毅的感觉。大雪纷飞过后,被雪覆盖的树干像是修长的腿套上了白色的毡靴,在瑞雪的衬映下显得更加健壮、仪表堂堂。它喜光抗寒,端直挺拔,白色的主干冰肌玉骨,素淡深邃,正如俄罗斯人

纯正质朴的品格和不惧艰险、迎风而上的气概。

其实,白桦文化不仅为异邦所独享;在我国东北部边陲广袤的土地上,也生长着大片的白桦林。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特别是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赫哲族等少数民族不但热爱白桦,还表现在对它的开发利用上。

过去,人们只局限开发利用它的使用价值;由于桦树皮具有很好的防水、抗腐蚀性能,以此制成的器皿轻便、易携带,不易破碎,是狩猎民族喜欢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因此,当地人以此制作桌椅、箱包、床、桶、碗等生活用品。

而今,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以及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对其的开发逐渐延伸到艺术鉴赏领域,桦树皮画既朴实自然,一经艺术加工处理,其天然而成光滑细腻的纹理、再搭配上人工的精细打磨,使它焕发出熠熠光彩,一幅幅桦皮艺术品精美绝伦。

这些工艺品不但被国人竞相购买,而且远销海外、拥有良好的口碑;并同时为世界上的众多博物馆精心收藏。最近,桦树皮制作技艺已经正式被国家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由于白桦树在日本北海道也有大面积分布,所以著名日本民歌《北国之春》一开始就唱到:“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南来风……”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频频出现在庆祝中日友好邦交的联欢会上,白桦也成了睦邻友好的使者。

白桦情深深几许 白 桦

白桦树属于桦木科落叶乔木,高达25米,胸径50厘米。目前世界上分布最多的是俄罗斯的东部,此外朝鲜及日本北部亦有分布;而在我国,白桦树分布于东北的大、小兴安岭、新疆北部及华北高山地区。

白桦树伟岸挺拔,巍峨的屹立在我国的北部边陲,与它的伙伴们组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长城,抵御着来自北方的寒风。走进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最能引人注目的森林景观要数白桦林了,那独一无二的洁白,象无人践踏的雪,世界上没有比白桦树更白的树木了。正是如此,在众多的阔叶树木中,白桦树最受人们的青睐。

白桦为桦木科、桦木属里最著名的树种,与它同属的还有红桦、黑桦、棘皮桦等;但是白桦最有特色,即使没研究过树木学的人一眼也能认出它。在海拔800米以上的阔叶林中,多半是白桦树。你看那郁郁葱葱的白桦林,随着山风,摇摆不定,幽雅别致。

白桦树干洁白光滑,用钢笔可以在上面写出隽美的书法。林下有与它共生的忍冬、六道木、绣线菊、迎红杜鹃、北五味子、党参、铃兰、玉竹等,仿佛一个庞杂、热闹的大家庭,白桦在其中扮演着母亲的角色,保护着林下的各种植物。

如果把白桦林砍伐了,这些灌木也无法生存下去。林下的土层又黑又软又厚,散发出阵阵清香。秋天,白桦的叶子黄了,北五味子像一串串红珠子,忍冬的果实粒粒如红豆,形成秋山之美,凡是来白桦林旅游的人都会就此心情舒畅。

春天,白桦树干里流淌着清甜的汁液,在树干上钻个小孔,插入吸管,就能饱尝到天然的饮料。承德丰宁产的小白桦饮料,就是这样收集起它的甜液,然后制成糖浆,用糖浆再加工成饮料。一般来说,一棵大树可以收集到30--50公斤甜液。

俄罗斯幅原辽阔,从布良斯克到西伯利亚,从伏尔加河到贝加尔湖,广袤的山川上,宁静的河水旁,到处都有茂密的白桦林。白桦林是俄罗斯民族的象征,俄罗斯就是白桦林的国度。正因为这样,在俄罗斯的各种艺术形式:文学、绘画或者交响乐,白桦常常是永恒的主题。

白桦林是俄罗斯作家灵魂的栖身处。契可夫在他的小说中写到:“森林能使土地变得更美丽,能培养我们的美感,能陶冶我们的灵魂。”托尔斯泰长期居住在白桦林中,夏日的夜里,他看到“新月发出它沉静的光芒。

池塘在闪耀,老桦树的茂密枝叶,一面在月光下显出银白色,另一面,它的黑影掩蔽着棘丛和大路。”他能感觉到“两棵老树互相轻触的声息,不可闻辨。”白桦林是俄罗斯画家画笔聚焦的主题。极宜入画的白桦树总会给画家带来创作的激情和灵感。库因芝、格里查依、列维坦等人用娴熟的笔触画出“白桦树丛”、“微风掠过白桦树”、“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