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遭袭击】埃塞俄比亚的国内形势?

2019-12-05 - 埃塞俄比亚

昨天和今天的媒体头条,都被埃塞俄比亚这个人口刚刚过亿的东非小国占据,因为在昨天上午11点,埃塞俄比亚总理正式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为时六个月。中国的新华网、凤凰网、央视,国外的BBC、CNN等均有报道。这一爆炸性新闻给国际社会来带了一阵骚动,然而,埃塞国内却仍旧过着平和的日常生活。先来说说为什么会突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进入紧急状态又意味着什么。

10月9日下午,总理召集内阁成员,召开紧急会议,决议在埃塞宪法第93条的规定下,宣布国家因为Oromia州的动乱和由此带动的国家其他地区动乱而进入紧急状态(state of emergency)。宪法规定,在国家经历战争或民众不稳定的情况下,可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under the time of war or civil unrest),在紧急状态期间,国家的治安由军队控制,军队有权在刑法和民法的框架下实施行动。

但是根据Marshal Law和维也纳公约,国家政府需在保证人权和外交豁免权的前提下进行行动,并需每月向公共媒体公布被监禁的人数。

事件的导火索是10月5日,埃塞Oromo民族进行一年一度的Irrecha节日庆祝,节日是为了庆祝雨季结束,类似西方的感恩节,感谢上帝保佑他们又度过了风调雨顺的一年,雨季过去,洪水过去,开始可以耕种丰收的时节。

但是在距离首都40公里的小镇庆祝时,由于庆祝活动游行人数众多,混在人群中的反对势力对保护安全的警察发动攻击,警察使用电棍和催泪瓦斯维持秩序,结果造成大规模踩踏事件。巧就巧在事件的发生地,正好有一条路边水沟,多数老百姓在不明真相的奔跑中,掉入水沟,酿成惨剧,共有52人在踩踏事件中丧生。

随后,由于埃塞人民的家庭庞大,成员众多,为不幸去世的人举行葬礼时,又发生大规模游行,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跟着起哄,就造成了连续一周多的民众暴乱。

在暴乱过程中,民众烧毁了不少外资工厂、民房、切断了一些地区的道路(项目上都断粮了啊,哭泣脸)。但是暴乱一直没有进入首都区域,所以我们真的是该吃吃、该喝喝、该加班加班,再一次哭泣脸。

办公室楼下的Bole路照样该堵车堵车,擦鞋的小贩照样每天出摊,街上的出租车照样坑人。所以呢,大家不要担心啦,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不是事态已经无法控制,而是国家先跟大家打个招呼:我要开始采取行动了!政府不是那么好惹的!

然后再说说埃塞这个平静了多年的国家,为什么会一爆发就如此不可收场。埃塞一直推行民主,选举都人民投票。但一个人均GDP只有550美元的国家,真的适合推行民主制度吗?为什么说经济水平和民主制度是相结合的呢?在一个经济水平低下,人民温饱都不能解决的情况下,会导致受教育程度低,人民还处于一个愚昧不开化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民主出来的国家,会是一个有效有担当的政府吗?我很怀疑。

中国的人均GDP在550美元的时候,是在1990年左右,也就是将近三十年前,大家可以回想一下30年前人们的开化度和受教育程度,以及国家的开放程度和专制程度。

对比现在,中国的人均GDP为7500美元,言论自由了很多,同时 经济水平、国家发达程度、人民普遍受教育程度、物质文化基础 不知道发展了多少倍。

现在再来看埃塞俄比亚的受教育水平,高中的入学率只有25.6%左右,根据埃塞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4/2015),小学普及率已经达到了100%,而高中(9-12年级)的入学率只有25.6%:

右下角的蓝色地图显示的是埃塞教育程度分布图,颜色越深说明小学普及率越高,颜色越浅说明普及率越低,而此次发生暴乱的Oromia州,就位于颜色较浅的中心区域。

那么我们再来看世界人均GDP分布图:

这张地图的数据为2015年世界人均GDP,颜色越深的地方人均GDP越高,颜色越浅的地方人均GDP越低。可以看出,美国、欧洲、澳洲是颜色最深的区域,民主程度也最高,其次是南美和中国,民主程度次之,最浅的基本全部分布于非洲和印度等区域,是不是可以说明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民主的程度在提高,民主程度的提高又促进了国家经济活跃度,从而使国家利益得到最大化,人民利益最大化。

所以,对民主和专制制度的选择并不全是国家和人民的决定,是随着国家经济水平、教育水平、物质文化水平的改变而改变的。在埃塞俄比亚现有的经济状况和人民受教育水平下,适度专制是否比完全民主更适合?更有利于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留给我们每个人思考。

最后的最后,放一张办公室窗外的照片,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很安全很平和,其实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在动乱的环境中,人们依旧买菜做饭,上班下学,反动者最想摧毁的就是这种生活的烟火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