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许之地在哪里】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

2019-12-05 - 应许之地

以色列人从来不会认为他们有什么错。

他们在六日战争中占领了加沙地带、西奈半岛、戈兰高地、耶路撒冷旧城等地,100万巴勒斯坦人被赶出家园,沦为难民。以色列人不会认为自己错了,在他们的观念中,这本就是属于犹太人的土地。这里是上帝与犹太人祖先亚伯拉罕立约,许诺给他们的“流着牛奶与蜜的迦南”,所谓“应许之地”。

【应许之地在哪里】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
【应许之地在哪里】以色列人的“应许之地”

实际上这种土地诉求是很奇怪的。你以一个宗教的神话传说作为“证据”,说这块土地是属于你的,反倒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巴勒斯坦人成了外来客。就好像一个中国的佛教徒说,尼泊尔的蓝毗尼、印度的加雅城是属于我们的,因为那是佛陀诞生之地和修炼之地。

况且,犹太人的民族定义也是十分奇怪的。根据犹太教律法《哈拉卡》的定义,一切皈依犹太教的人并且由犹太母亲所生的人都属于犹太人。但你要皈依犹太教也并非易事,不是你想皈依就能皈依的!

犹太教极其封闭,只有母亲是犹太人,你才有资格皈依。所以,同样是信上帝,犹太教越走越狭窄,基督教却遍布全世界。基督教的上帝拯救所有世人,犹太教的上帝却只拯救犹太民族。这一条宗教理论似乎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以色列人可以“十分冷静”的赶走100万巴勒斯坦人,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不被拯救的,不值得同情。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犹太民族是一个封闭而狭隘的民族。

曾经犹太人在欧洲遭受不公正待遇,没有土地,被迫流浪,这使得他们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一定要取回属于他们的应许之地,建立自己的犹太国家。这个声音强大到可以使以色列人全民皆兵,也可以使他们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的将巴勒斯坦人赶出家园。

在六日战争时,一些被赶走的巴勒斯坦人晚上偷偷跑回家搬东西,被以色列兵抓住,很多人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如果是白天“光明正大”回家则会被视为入侵,被枪打死。回自己的家,却被当作入侵,这不是很奇怪的事吗?

现在以色列社会上也有少许的人开始反思他们当初的做法:即使要取回应许之地,难道一定要赶走巴勒斯坦人吗?为什么不能对犹太教律法做一点符合时代的改动,以便与其他民族共同生活呢?世界上多民族组成的国家十分普遍,难道一定要保持所谓民族的纯洁性?

可惜这种反思还是不是以色列社会的主流。主流思想依然恪守传统,认为在他们的应许之地中只能有犹太人。

当然,如果说以色列没有一个巴勒斯坦人也不客观。事实上,在以色列也生活着一些巴勒斯坦人,但他们都是二等公民,在文化上受排斥,在生活上受歧视,所受教育程度不高,从事职业也多为社会低端职业。

既然应许之地已经拿到,既成事实。现在再谈这块土地到底是谁的,意义也不大了。目前能做的恐怕是减少巴以冲突,使两个民族真正融合。这当然需要以色列给予巴勒斯坦人真正的公民地位才行,以及犹太教也适当开放一点,除了拯救犹太民族,也拯救一下其他民族,可好?

相关阅读
  • 【应许之地中文版】B站 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

    【应许之地中文版】B站 被音乐人忽略的“应许之地”

    2019-12-05

    提到B站,舆论场里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二次元”、可能是“动漫”,可能是“弹幕”,也可能是“Z世代”,但很可能不会是“音乐”。然而,只要细心研究下B站,我们会发现,B站正成为事实上的“音乐爆款制造机”《普通DISCO》、《神经病之歌》、《改革春风吹满地》等B站原创神曲频频闯入主流音乐视野。

  • 【应许之地奶块】充满情怀的工业风别墅设计80后的应许之地

    【应许之地奶块】充满情怀的工业风别墅设计80后的应许之地

    2019-12-05

    工业风,也被称作LOFT风,LOFT意为“仓库、阁楼”。穷困窘迫的艺术家与设计师们从破旧的工厂与仓库中找到了灵感,将诺大的空间进行切割,划分出住室、工作区、娱乐区。房间保留了原始的裸砖墙、水泥地,本是缺乏资金的无奈之举。

  • 【应许之地游戏】【展览预告】“应许之地—马思涛作品展”6月29日亮相上海

    【应许之地游戏】【展览预告】“应许之地—马思涛作品展”6月29日亮相上海

    2019-12-05

    应许之地马思涛作品展将在6月29日于上海BFC外滩金融中心文创里展演空间开幕。此次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即兴空间性作品《无题》 、当代水墨作品系列《应许之地》及书法与摄影系列作品《空谷》 。另外展示空间还将通过对镜像艺术的使用。

  • 【应许之地歌词】青岛 我生命的应许之地

    【应许之地歌词】青岛 我生命的应许之地

    2019-12-05

    杂文作家每年都有活动,开年会,采风,总会去一些新的城市。今年上半年去扬州采风,青岛还真的被杂文家们举荐为最想来的城市。几个候选城市之中,大家最乐意来,当然是因为青岛的美艳和当今青岛的活力。高伟文昆德拉在小说《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写道“她是一个被放在树腊涂覆的草筐里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