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梁启超故居保护 “梁启超故居”:“名人故居”保护不能一刀切

2018-11-12 - 梁启超故居

又是“梁启超故居”,是因为这几天的众多网站,做出赫然大标题——“梁启超故居成了大杂院”。这当然要令人扼腕,天下之大,难道容不下一个维新派领袖的“故居”?于是舆论再一次沸反,网上再一波拍案。

但是沿着这赫然标题读下去,却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跌宕起伏——位于京城北沟沿胡同23号的这座四合院,20多年确曾被指为“梁启超故居”。但是以梁子梁思礼为首的梁氏后人,联名上书说梁启超从未在这院住过,属于讹传误指,又经反复核实,证明确非“梁启超故居”,一天也没落过脚,所以已经撤牌,文物委员会也“确认该处已不再属于名人故居”啦。

关于梁启超故居保护 “梁启超故居”:“名人故居”保护不能一刀切
关于梁启超故居保护 “梁启超故居”:“名人故居”保护不能一刀切

为什么明知“不是”,还要做出赫然大标题?其实这就是时下流行的“标题党”——北京的大杂院多了去了,你不说那是“梁启超故居”,说是一个普通的“四合院”,谁来看你,谁来转发?

其实关于“梁启超故居”,说它“又是”,是因为早已不是第一次啦——三年之前,就有夺目新闻,说“梁启超故居要拆掉”啦,甚至还有这样的标题,说是“饮冰室濒临危亡”的,也是舆论哗然,也是群情激愤,似乎一位历史名人的“重要活动遗迹”,就要推倒了。

关于梁启超故居保护 “梁启超故居”:“名人故居”保护不能一刀切
关于梁启超故居保护 “梁启超故居”:“名人故居”保护不能一刀切

其实“新闻”里头,说的京城那个会馆,梁启超只小住过几天,他的“故居”,好好地在天津民族路44号保护着呢!至于那闻名遐迩的“饮冰室”,更是从来不在北京,而是远在津门河北路46号——其实“标题党”人,并没有搞错,并不是连北京天津都搞不清楚,他也是无奈之下呵,不说“故居”,不提“饮冰室”,新闻靠什么刺激人心,标题又靠什么夺取眼球呢?

关于梁启超故居保护 “梁启超故居”:“名人故居”保护不能一刀切
关于梁启超故居保护 “梁启超故居”:“名人故居”保护不能一刀切

当然不止是“梁启超故居”,比如“张治中公馆正被擅自出售”,那是把张将军从未住过的一处后人房产,硬套上“从事重要活动”的“张公馆”的“概念”,以便激起“公愤”;又比如某文豪的“祖屋竟被推倒”,那是把大作家曾住过的那一大片地区,统统变成了他的“出生地”,以便众之咄咄。

这里头固然有因为对“故居”爱之甚深,尤其是对时下不爱惜文物的“日新月异”恨之甚烈,以至于爱屋及乌、张冠李戴,失之于“过敏”的,也有缺少历史常识,弄不明白来龙去脉,以至于听风是雨,跟着发飚的,当然更有心知肚明,明知真相是非,仍然把眼睛一闭,来做“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标题”的。这就不是“受蒙蔽”,而是有一点“欺骗性”啦。

历史必须尊重,建设更不能斩断文脉,所以“名人故居”一类,确要严加保护,但怎样才是“保护”,似也不能一刀切去。例如北京,就有名人故居1500多处,有的大家,一生颠沛,一人住过之地就有几十处,如果每一处都不能“变成大杂院”,都要出空“保护”,不能住人,也不能动一下,恐怕也不行吧,“保护”也不只有“腾笼驱鸟”这一种方式呵。

相关阅读
  • 梁启超故居简介 梁启超故居住客起诉邻居私搭乱建获支持

    梁启超故居简介 梁启超故居住客起诉邻居私搭乱建获支持

    2018-11-12

    因认为邻居私搭乱建、堆放杂物妨碍自己生活,居住在(北京)东城区梁启超故居内的赵先生将邻居告至东城法院。今天(5日)记者获悉,东城法院已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判决被告拆除部分房前建筑物并清除杂物等。东城区北沟沿胡同23号是梁启超先生的故居。

  • 新会梁启超故居观后感 梁启超故居纪念馆观后感

    新会梁启超故居观后感 梁启超故居纪念馆观后感

    2018-11-12

    标题 参观梁启超故居有感正文 参观梁启超故居有感(一) 尽兴、理智、随缘的家庭教育理念 梁启超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和学者,同时,他也是近代著名的教育救国的积极倡导者,人生百年,立于幼学。

  • 梁启超故居观后感--王浩霖

    梁启超故居观后感--王浩霖

    2018-11-12

    梁启超先生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风云人物,他的每一篇文章、每一声疾呼、每一次行走都成为当时万众瞩目的事,激荡着清末民初的中国大地。尤其是他的九个子女,人人都是学者大师、翘楚精英,更让我对这位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教育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 新会梁启超故居观后感 梁启超故居纪念馆观后感

    新会梁启超故居观后感 梁启超故居纪念馆观后感

    2018-11-12

    标题 参观梁启超故居有感正文 参观梁启超故居有感(一) 尽兴、理智、随缘的家庭教育理念 梁启超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政治活动家和学者,同时,他也是近代著名的教育救国的积极倡导者,人生百年,立于幼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