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交耿四行儿媳照片】潜逃古交首富耿建平资料照片背景 曾12辆悍马迎娶儿媳

2020-04-16 - 古交

在耿四心的煤老板生涯中,最为著名的是与央企华润的一笔交易,凭借与古交市邢家社乡政府的一纸秘密协议,他凭空从华润集团拿走了1.7亿多元,付出的代价仅仅是450万元。

2009年,随着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的推进,年产90万吨以下的地方煤矿均进入整合序列。作为年产能只有30万吨的乡办集体企业,邢家社乡两座乡办矿石老沟煤矿和半沟煤矿均在关闭整合之列。2009年10月,古交市政府办下发(2009)99号通告,两矿被纳入"古交18矿"资产包,整合给同煤集团。

【古交耿四行儿媳照片】潜逃古交首富耿建平资料照片背景 曾12辆悍马迎娶儿媳
【古交耿四行儿媳照片】潜逃古交首富耿建平资料照片背景 曾12辆悍马迎娶儿媳

2010年1月,原定的整合主体同煤集团退出,华润电力接手。2010年6月,邢家社乡人民政府与华润集团正式签署了整合协议。按照这份协议中确认的煤矿资产和资源储备状况,华润将向邢家社乡兑付1.7亿元收购款,但直至如今,邢家社乡政府也没有收到这笔巨款,虽然整合早已在2011年结束。

【古交耿四行儿媳照片】潜逃古交首富耿建平资料照片背景 曾12辆悍马迎娶儿媳
【古交耿四行儿媳照片】潜逃古交首富耿建平资料照片背景 曾12辆悍马迎娶儿媳

卖矿的钱,被耿四心领走了。

按照前述古交市政府办下发(2009)99号通告,2009年10月,邢家社的这两座煤矿因重组整合而进入关闭程序,营业执照、采矿许可证、生产许可证等生产经营证件均被吊销吊销,生产设施亦全部拆除。然而在"关闭"整合矿井半年后,邢家社乡却将煤矿"承包"给了耿四心。

【古交耿四行儿媳照片】潜逃古交首富耿建平资料照片背景 曾12辆悍马迎娶儿媳
【古交耿四行儿媳照片】潜逃古交首富耿建平资料照片背景 曾12辆悍马迎娶儿媳

2011年1月26日,邢家社乡政府以乡工业公司的名义与耿四心签订了一份"一次性处理煤矿"《协议书》。协议称,自2008年奥运关停以来,煤矿一直未能开采,2009年又列入整合范围,因此,经乡党委、乡政府研究决定,乡工业公司与耿四心做"一次性处理":耿四心在2011年6月1日前上交450万元,"整合后的一切补偿全部归耿四心所有,两座煤矿的一切债权债务由耿四心承担,与政府无关。"

【古交耿四行儿媳照片】潜逃古交首富耿建平资料照片背景 曾12辆悍马迎娶儿媳

通过这份协议"授权",耿四心在邢家社乡办煤矿并购中成为签约主体。2011年上半年,耿四新将450万元交付邢家社乡政府,其时,耿已从古交市财政局支取了1.7亿元整合补偿款。

因在华润并购邢家社煤矿的协议书中,煤矿原债权债务和煤矿资产全部剥离,附着在煤矿之上的银行贷款、个人债务和投资者权益在整合后被悬空,2013年以来,阎福亮等煤矿原债权人、投资人、普通工人等11名代表多次向太原市检察院实名举报集体资产被侵吞。

据《中国经营报》2013年10月25日报道,在太原检方经过两次上会研究后,决定由反渎职侵权部门着手调查,但蹊跷的是,调查至今仍无下文,反倒是举报人遭到警方抓捕。8月20日,阎福亮告诉记者,在他当年实名举报并接受媒体采访后,古交警方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将他抓捕,在拘留所里关了很久才释放。

垄断客运

包括政府官员在内的多名古交当地人举报称,在山西实行煤改之前,耿四心就通过"黑金帝国"建立的关系网,垄断了古交的客运市场。

古交距离太原仅22公里,但大巴车票价竟然高达18元,原因是沿线40辆大巴车全部由耿四心垄断经营,曾有媒体报道称,市民向古交市有关部门提出质疑,22公里的车程为何不开通公交车,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因为耿四心不同意"。

据一位大巴车主介绍,娄烦、岚县发往太原的客运车辆,古交是必经之地,耿四心的"武装队"规定,这些客运车辆不能经过古交市区,只能绕道古交外环通过,而且只能下客不能上客,一旦被发现,古交的运管、交警配合拦截车辆,"武装队"成员则一拥而上,砸车、打人。

对于拼车、滴滴车,因为影响耿四心垄断的客源,都是"武装队"打砸的对象,甚至连一些私家车也得被盘查。古交市一位基层公务员称,其因家在太原市区,为上班方便习惯拼车出行,但后来发现愿意拼车的车主越来越少,一问才知道是因为受到耿四心的人威胁,车主怕被打不干了。

当地人称,耿四心利用村主任、村支书、市人大代表的身份,在古交市建立了庞大的关系网,并以这些关系网作为保护伞,抢占煤矿、私挖滥采,垄断运输,积累了巨额的财富,成为了古交市数得上的富豪,在原首富、大哥张新明被抓后,又登顶成为古交首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