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历史】殷之光:耶路撒冷与世界帝国的历史往复

2019-12-04 - 耶路撒冷

2018年5月14日,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正式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美国“第一公主”伊万卡·特朗普与“第一女婿”杰拉德·库什纳出席了使馆的揭幕仪式。特朗普本人还用一则短视频传达了他的祝贺。

特朗普表示,对以色列来说,5月14日是一个“伟大的日子”,美国此举是向以色列人、巴勒斯坦人等等发出和平的邀请。第一女婿库什纳的讲话更能彰显此次盛大仪式的核心价值。他表示,“虽然美国很早就许诺要将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但是在特朗普之前的所有美国总统都食言了。只有特朗普总统这种言出必行的人才真正把事情办成。”

除了这个高高在上的帝国第一家庭和以色列右翼政府之外,似乎并没有多少人真正感受到这种“诺言兑现”带来的快乐。除了盛怒的阿拉伯媒体与大众之外,不少西方观察家也将此事视为“坟头跳舞”(dancing on the dead)的邪典事件。

对光鲜的“第一家庭”来说,耶路撒冷大使馆开幕或许同又一座特朗普大厦落成没什么两样,都是“诺言兑现”的喜庆事件。与此同时,正像许多“特朗普大楼”落成典礼上一样,总有一些心怀不满的失败者们蠢蠢欲动。就在耶路撒冷美国使馆开馆典礼的同时,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抗议活动也到达了高潮。以色列部队向抗议人群开枪并释放燃烧弹,直接导致至少40余名巴勒斯坦人死亡,更多人受伤。

对特朗普来说,将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也许仅仅是他营造自己“选举诺言兑现者”形象的又一次行动。也是他将自己与前任政府彻底区分开来的重要工程之一。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的一系列决定,彻底否定了从WTO到伊核协议等一系列美国自冷战以来的全球性经济与战略规划。而这些却是冷战结束后“美利坚治世”对世界秩序议程设定的基础。

在历史的长脉络里,在所有帝国如日中天时期的帝国秩序维护者们看来,帝国本身都标志了历史的终结。帝国被看做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此在与永远。“美利坚治世”的守护人们是如此,“不列颠治世”的守护者们亦然。

如果幸运的话,这些帝国秩序的守护人们也许能够在这个“历史终结”的美丽帝国梦里终结他们的一生。然而,今天的美帝国的“第一家庭”却在恢复帝国影响的迷梦中,一步步从内部拆解这个帝国秩序的根基。作为私有化与全球资本流动的获益者,特朗普一家毫无疑问是美利坚治世中名副其实的“第一家庭”,是“美国梦”的实现者。但我们也看到,那种冷战之后在新自由主义构想下形成的“美利坚治世”全球秩序,也孕育了它自身的掘墓人。

今天刊发的一篇旧文写于2017年年末。当时正值特朗普刚刚宣布要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文章在帝国史的脉络中重新回顾了耶路撒冷问题化的历史,并讨论了在“不列颠治世”下对耶路撒冷问题的想象与叙述。文章希望提出的一个问题是,在了解了之前那些帝国世界想象之后,我们应当开始追问,在这个世界秩序大变迁的时代,我们究竟应当如何去想象现在与未来的新秩序。最后,我想吟一句诗: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相关阅读
  • 【耶路撒冷哭墙】无解之城!揭耶路撒冷哭墙为何流泪

    【耶路撒冷哭墙】无解之城!揭耶路撒冷哭墙为何流泪

    2019-12-04

    公元前11世纪古以色列王大卫统一犹太各部族,建立以色列王国,定都耶路撒冷。公元前10世纪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继位,在耶路撒冷的锡安山上建造了第一座犹太教圣殿,即所罗门圣殿,它十分宏伟华丽,教徒们来此朝觐和献祭者不绝。

  • 【地狱之门耶路撒冷】2018年到耶路撒冷旅游安全吗

    【地狱之门耶路撒冷】2018年到耶路撒冷旅游安全吗

    2019-12-04

    耶路撒冷,位于犹地亚山区顶部,这座城市充满活力,是一个旅游的好地方。下面就让小编来告诉你到耶路撒冷旅游安全情况,欢迎大家阅读!1.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地区由于具有丰厚的文化历史,以及多种宗教,因而需要游客格外注意当地人的信仰。

  • 【耶路撒冷安全吗】去耶路撒冷旅游安全吗

    【耶路撒冷安全吗】去耶路撒冷旅游安全吗

    2019-12-04

    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共有的首都(双方都有争议)和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是耶路撒冷区的首府、原巴勒斯坦最大城市。耶路撒冷既古老又现代,是一个多样化的城市,其居民代表着多种文化和民族的融合,既有严守教规又有世俗的生活方式。

  • 【耶路撒冷酒店】耶路撒冷:历史从未冷落

    【耶路撒冷酒店】耶路撒冷:历史从未冷落

    2019-12-04

    耶路撒冷,一座神秘、神圣、伟大的城市,地处巴勒斯坦一隅,却一直牵动着整个世界的神经系统。最近的牵动是从去年五月开始。2017年5月22日,特朗普出访以色列,带着一家人来到耶路撒冷的“哭墙”(wailing 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