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皇山历史】东游记 | 在舜皇山的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2020-03-26 - 舜皇山

走进舜皇山,猛抬头遭遇一片原始次生林。我看见无数的乔木,灌木,草本植物,孢子植物,以一种原始的生存状态,向我展示植物家族的神秘,和它们强烈的生命意识。它们在一个固定的空间,互相依赖,互相掣肘,组成一个共生共荣的庞杂植物社会。

【舜皇山历史】东游记 | 在舜皇山的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舜皇山历史】东游记 | 在舜皇山的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我身处这样一个社会之中,不知为什么,忽然在内心里,深深受了感动。我觉得我的身子,在那一刹那间,竟然变成了一棵树,我的双臂,我的双脚,不时被藤蔓和树枝缠绕,同时我也试着去缠绕周遭的树枝和藤蔓,我和它们缠绕在一起,成了它们中的一员,最后借了它们的力量与智慧,趋步前行。

【舜皇山历史】东游记 | 在舜皇山的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舜皇山历史】东游记 | 在舜皇山的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能够被一片树林感动,我为此感到骄傲。已经定位在城市中的我,以为早已全身心麻木,大棚蔬菜模糊了我心中关于季节的界限,而空调的使用差点让我忽略了自然的存在。偶尔走在街头的林荫道上,觉得那些排列有序的树木,虽然按人的意志,恪尽职守,却怎么也演绎不出乡野的原汁原味。

【舜皇山历史】东游记 | 在舜皇山的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舜皇山历史】东游记 | 在舜皇山的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即便是公园,奇花异木不可谓不丰富,但总觉太过矫饰,刀剪斧凿痕迹太重,看一眼也就足够。我曾经去过一趟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曾经站在一棵望天树下,长久仰望苍穹。也许从那以后,我才真正懂得了大自然,真正懂得了什么叫深邃,什么叫内涵。

【舜皇山历史】东游记 | 在舜皇山的历史与现实中穿越

从天地苍穹这个角度看来,舜皇山也许只是大自然一偶,但它总面积达14553·6公顷,主峰海拔1882·4米,1000米以上山峰12座,加之地处中亚热带季风气候范围,雨量充沛,年平均日照1300小时左右,因之森林资源丰富自在情理之中。

据专家考证,舜皇山光高等植物就有185科802属1640种,就中属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就有54种之多。一座山的价值,往往取决于它丰富的人文资源和生物资源。舜皇山人文资源且不去说它,据说为虞舜南巡驻跸之地,自有说不尽的历史渊源。

于今只就生物资源而言,我以为它对于人类的贡献,亦可以说是功莫大焉。人类历史的发展经过了一段以数十上百万年计的漫长时期,可是地球的历史,恐怕用一个“漫长”绝难形容。

地球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类似冰川那样的大运动,才终于运转到今天。好多珍稀动物如恐龙在地球的运转中灭绝了,好多珍稀植物也在地球的运转中绝灭了。舜皇山能够把一片森林保持在原始状态,能够将银杏、资源岭杉、水青岗、篦子三尖杉等等被今人视为“活化石”的树种保存下来,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便是舜皇山的价值所在。当我们看到学名叫桫椤的树蕨时,我们难道不对舜皇山刮目相看?我们难道不在内心里发出一阵惊呼:呵,舜皇山,这难道真是三亿八千万年以前恐龙的食物吗?你的历史真有这么古老吗?

是的,舜皇山古老得有点令人难以置信。当我在山中行走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时常会莫名其妙产生一种幻觉,我觉得我的身子似乎是脱离了现实,走进了上万年前远古先民所生活的环境里。你看,一切都是那么怪异诡谲,古藤如游蛇到处乱窜,时而攀上了崖壁,时而爬上了树梢,时而在你的脚下,时而在你的头顶,当你立足不稳,它会拉你一把,当你犹疑不定,它会拽住你的衣裳,促你前行。

藤是一个林子的经脉和网络,林子因为它们而纷繁复杂和多彩多姿。

舜皇山中的树木则更是见所未见,有些树木的生长方式,活脱就是一个杂耍班子,简直叫人笑煞、惊煞。如一棵五体连株的大树,枝干勾连一处,相拥相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仔细看了,它们之间,却并不同科,亦不同属,毫无血缘关系,你说怪也不怪?大自然的奥妙,于此可见一斑。诸如此类奇观,舜皇山中随处可见,在现代人眼中,可以说舜皇山的每一棵树都是一个奇迹。

体验一种古朴的滋味,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享受。中国古代的读书人似乎都曾在“出世”或“入世”的交岔路口徘徊,当我站在舜皇山的丛林中时,老实说,我没有理由不滋生出一种“出世”的感觉,没有理由不滋生出王维的“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

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的感觉。我的耳畔,已没有了一切尘世的喧嚣,没有了红男绿女们嗲声嗲气的呐喊;我的眼里,高楼大厦幻化成了参天古木;我的鼻腔里,亦没有了一丝世俗的污浊之气。舜皇山的丛林,为我营造了一种境界,使我的全身心受到了一次陶冶。我甚至想,永州这么一个地方,要没有了九疑山、阳明山、舜皇山这三座山峦来为我们作生活的调节,我们的日子,不知要怎样地乏味!

一座山,一片丛林,有时候会改变我们的生活状态,这其实是我们早应该料到的。爬了几趟舜皇山,在原始次生林中穿行了几个来回,对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有了更新的认知和理解。认识大自然可以从一片丛林开始,亦可以从一棵单独的树木开始。

树木不仅仅是装点和充实了人类世界的内容,它同时更是一种文化,是人类精神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譬如,当我们站在一座古村落前,当我们站在一口古井旁,当我们去参拜一座古寺庙,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必是一棵或一片古树,这些古树是村落、古井、寺庙的标志。

一棵古老的参天大树,有时候是一本书,是一部历史。不,岂止是书,是历史,在普通百姓眼中,它甚至是神的象征。难怪我们至今还能从一些民俗中,看到小老百姓对于一棵树的崇拜与敬畏。这里的古树,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

人类在村落或城市里聚族而居,树木在山头聚族而居。但人类最初是从树林里走出来的,树林是人类的母腹。当我们随便站在一棵树下,听树叶在风中的絮语,我们会感到心灵的振颤。看来人类的潜意识里,应该与树木有某种沟通。

我很佩服电影《天仙配》的作者,他把槐荫树的语言翻译得那么准确而生动。我更佩服我国一些神话的想象力,一部嫦娥奔月已经很完美了,后来似乎觉得月宫里太冷清空旷,一定要有一件什么东西作陪衬,于是便让月宫里长一棵桂花树。我们今天仰望苍穹,那棵桂花树还是那么苍郁,似乎仍是芳香四溢。

人类生活中不能没有树。树不仅给了我们荫凉,给了我们审美需求,还给了我们生命的重要元素——氧。一座林木葱茏的山就是一个天然氧吧。当我们的肺在城市中憋得难受的时候,我们何不走出蜗居,去舜皇山的丛林中吸几口氧,让生命永远保持鲜活?

历史上,人类曾经辜负大自然,但大自然绝不辜负人类。舜皇山就是大自然为我们保存下来的真正意义上的公园之一,它的内涵与气质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清泉:舜皇山灵动的韵律之美

俗话说,高山有好水,这话再确切不过。

平时,喝矿泉水,觉得是一种奢侈,殊不知到了舜皇山腹地,随便去一条溪里捧一掬泉水喝,一股清凉之气立时透进肺腑,不仅解了你口中干渴,还使你在那一刹那间,心头忽地就生发出一种念想:如若每日有此种泉水滋润心情,焦躁哪里还有,郁闷哪里还有,焦躁郁闷被一一洗涤而去,人生岂不是一种莫大享受?只是此种滋味,惟深山之中方可觅得,平常旷泉水如何能比?

看来舜皇山的真趣,是有很大一部分,藏在溪泉里了。舜皇山有9条大峡谷,22处高30米以上的瀑布,7处成景山泉,单就布局看去,就可见出大自然设计舜皇山的独到匠心。我们在舜皇山中行走,无论走到何处,都有叮咚泉声与你相依相伴,不致使你的旅途太过寂寞。

这泉声如一种天籁之音,既可悦耳,也可悦心,甚而,还可悦目。当你驻足聆听,忽儿就见了脚下一条小溪,宠物般欢蹦乱跳,逗引得你童心大发,忍不住就要蹲下身子去,和它尽情玩耍一番。

小溪这时就更欢了,就开出无数的水的花朵,一一奉献在你手中。水花是那样地美,美得像少女的笑靥,你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后来你真吞下去了,这时就真觉得有一位少女的手,柔柔地摩挲你的身心,让你好一阵不能自禁。

如若是晚间在舜皇山中歇息,似睡非睡之时,有隐约泉声入耳,恍恍惚惚就有一位少女伫立窗前,款语相约,引你进入到一种妙境之中。这种妙境是只有在唐诗宋词中才能见到的,是只有在童话世界里才能见到的,你似乎看见王维正在那里吟哦: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你慢慢向他靠近,靠近,直至溶入他所营造的意境之中出不来……这样一个夜晚,这样一个恬适的梦境,你一辈子如何能够忘怀?

水是舜皇山的灵魂。舜皇山若缺了水的渲染,它今天的大境界,无论如何出不来。舜皇山的溪流,恰到好处地掩隐在丛林之中,偶尔露出一截身段,真是难以形容的窈窕。这时我就自然而然,忆起一位教授关于《老子的智慧与女性之美》授课中的一些睿语来。

他说到目下一些女性的爱美成癖,其实是中了美的圈套,她们动辄整容,吸脂,隆胸,拔高,是走了“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老路。老子提倡大美。大美即自然之美,也就是他所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老子又说,女子的大美其实就是一种柔静之美。曹雪芹说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大约也就是这个意思。其实天下最雄健的是女人,而不是男人,女人在使用柔弱武装自己时,显得最为刚强。因为柔弱可以战胜阳刚,急躁亦可以受到柔静的控制。

老子是中国哲学之父,他的道的具像就像水一样,无处不在。他有几句话,是专门说水的,他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大意就是,天下没有比水更柔弱的东西,而攻击坚强的力量却沒有能胜过它的,因为没有什么能代替它。

舜皇山的溪流中,有两条名声很响,一条叫娥皇溪,一条叫女英溪。从名称上看,就体现出一种女性之美。但是当我沿女英溪溯流而上时,其中一段,我深深感悟到老子关于水的论述的精辟。大自然所给予这条溪流的生活空间非常有限,因此它的生命历程,就显得非常地艰难。

但它的生命力,却是格外地强劲。山壑是那么狭小,岩石是那么坚硬,而它硬是在狭小的山壑间,在坚硬的岩层中,拼命地挤出一条线状的通道。

它的样子,活脱就像山间一根在春天里疯长的长藤。不,它不是藤,它分明是一种力的凝聚,力的爆发。它所发出的声音,是对生命的呐喊。它一路挺进,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丝毫的彷徨,它不知退缩为何物。它也歌唱,歌唱追求,歌唱奋斗,歌唱拼搏,歌唱向往。它也舞蹈,舞姿是那么优美,却又有一股阳刚之气。有时候,它甚至把浪花抛向树梢,抛向悬崖,给整个峡谷增添一种欢乐气氛,也给傍溪观光的游客增添一份惊喜。

在舜皇山,我还看过多处瀑布。我很喜欢瀑布这个词,曾为之写过一篇短文。瀑而成布,自然是一种奇观。瀑布是水展示自己形象的一个平台,是水积蓄力量之后的一次关乎前程命运的跳跃。大自然组织的这种精彩表演,不知吸引了古代多少诗家的目光。李白形容它是“银河落九天”,可谓登峰造极,现代词人乔羽先生却别开生面:“人从高处跌落,往往飞短神伤;水从高处跌落,偏偏神采飞扬。”

我们可以作如此想象,20余处气势非凡瀑布同处一座山中,在白云掩映的绿树丛中同时飞珠撒玉,此种景象,不知给舜皇山增添了多少魅力。年轻时节去山中砍樵,见一瀑布高挂,有人告诉我这里叫牛婆泻尿,我当时差点笑煞;后来去九疑山,又有人指一处瀑布说这里叫白米下锅,形象!

真是太形象了!我当时又是一阵捧腹。舜皇山瀑布如许之多,给人的惊喜一定也是多多。去一座山中旅游,处处有惊喜在心中爆发,那么这样的旅游,也就有所值了。

如果将河流看作是人生的漫长旅程,那么当它还是叫“溪”的时候,一定就是相当于人的童年、少年阶段。人生的每一个阶段,自有各自的辉煌,但是童年,少年,天真无邪,如花之含苞,笋之爆芽,最是值得留恋和回顾,我们试想想,溪之在丛林巉岩间时而销声匿迹,时而起伏跌宕,不正如一位孩子的追逐戏耍?所以一条小溪,总比一条成熟的河流所带给我们的情趣要多。

而小溪自然是居住在山中的,大约这便是古往今来,人们总喜欢作点山水文章的缘由了。

当年我去山中砍樵,砍得累了,坐在溪边歇息,一掬泉水下肚,就如酒般在心中发作,心想这样地方虽然清幽可心,如得一个仙境,可我却无福消受,我得靠了砍樵来维持生计。并且心中一再琢磨,什么时候能长久脱离这样地方,去城市中谋一份职业,学城里人喝自来水,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

可是数十年过去,喝够了自来水,青丝换了白发,我却一次次应了一些朋友的邀约,乐此不疲,来到舜皇山中,以摩挲树木为乐,以赏玩卵石为乐,以品尝清泉为乐,这又是怎么回事?看来人生,真是一道难以解开的谜。

曾经有一次,我伫立溪边,痴痴地,只顾望着溪泉出神,不顾同伴多次催促。后来连自己也莫名其妙,溪里有什么呢,不就是小时喝惯的泉水么?莫非人到老年,竟能够参透那叮咚溪泉的深深内涵?

卵石:舜皇山的历史与精神

卵石是舜皇山历史的基石,是舜皇山精神的物化。

沿杨江源景区一路走去,一直走到湘山江,放眼路旁溪床,简直就是一条卵石的长廊。

应该说,卵石并没有什么格外引人注目之处,不过是我们平时见惯的普通石头。小时候,在河滩上玩耍,就时常拿卵石当道具,或比赛投掷,或拿了向树上小鸟示威,寻穷开心。但是一个孩童眼中的卵石,确乎比其它石头有吸引力。

他们在河滩上寻觅来寻觅去,如果寻觅到的卵石有些颜色,又有些花纹,就要爱不释手,甚至为此与同伴发生争执。我曾写过一篇儿童小说,题目叫《花钵里的秘密》。一个四、五岁孩童,见一位老爷爷手中玩着几颗乖巧卵石,孩童心里就生出一丝欲望,于是他就问这位老爷爷:老爷爷,这石子你是从哪里捡来的?老爷爷自然明白孩童的心事,就逗他开心,说,这是我在花钵里种出来的,你放一颗石子在花钵里,每日去浇水,它就结出果子来了,不信你去试试。

说着,就将手中卵石送了一颗给孩童。孩童回去就真把卵石种在花钵里了。当然,这颗卵石任孩童怎样去浇水,最终也没有结果。不过这位孩童长大之后,一直非常感谢那位送他卵石的老爷爷,因为是老爷爷送给了他一个永远的梦。

我对于卵石,一直没有怎么留意,但自小心中有个疑问,至今也没有谁给我个答案:卵石为什么如此地圆润光滑,是谁为它作了打磨的功夫?

我第一次面对舜皇山中的卵石,是在十年前的一个美好秋天。我记得我当时就惊呆了,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站成一根木桩。大的卵石我不是没见过,但像这样集中展示在你面前,场面如此地恢宏,我还是头一次碰到。场面恢宏到何种程度,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只见大小不一卵石,像有一双巨手,以一种不可知的神力,将它们一一布置在溪床里,初初望去,活脱就是一个卵石展厅。

溪中的流水,如游鱼般,一尾一尾,在卵石的缝隙里窜来窜去,使卵石显得无比地鲜活和生动。

当时我的内心里,竟懵懵懂懂地觉得,自己面对的,恐怕并非现实生活中的一个真实场景,而是上古时期……是的,我想到了上古时期,女娲炼石补天的现场。我的联想并非没有根据,苏东坡被贬海南儋州,写有《儋耳山》一诗,诗中对儋耳山的石头,就曾大发感慨:“突兀隘虚空,他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俱是补天余!”

舜皇山溪床中的卵石,大可与人类居屋比高下,人去攀爬它,无异于攀爬一座小山包。次第而下,中等的亦可比方桶,可比河马犀牛大象,小的则如锅碗瓢盆杯盘之类,又如恐龙蛋化石,如鹅卵、鸡卵。无论大小,均有一种勃勃生机,似乎一个个在勾引你去作一种漫无边际的想象。

我曾听到过这样一则民间传说。说是有一位神仙,心血来潮,要把此山的一些石头用赶山鞭赶到彼山去。但是他怕在路上惊了行人,就决定在夜间进行,又决定将石头统统点化成羊,自己变化成牧羊人。牧羊人赶着羊群走啊走啊,翻过一个坳子,来到一条溪涧边。

也许是牧羊人一时走神,一只羊倏地从坡上滚下去,成了石头。恰逢这时一位夜行者见了这一幕,就大呼小叫说,你的羊怎么成了石头?牧羊人心头一惊,侧耳听远方鸡已打鸣,觉得天机已经泄露,再坚持下去已是无益,就垂头丧气一走了之。他的羊群,自然也就全部还原成了石头,横七竖八躺在溪涧里了。从此,人们就给这里取个地名,叫仙人赶羊。

这则仙人赶羊的传说,有什么文化内蕴?以前我未去深究,如今想来,这则故事恐怕是在告诉人类,其实石头是一种凝固了的生命,它们也曾有过奔走呐喊的历史。我到浯溪去参观时,导游指一石坑告诉我,这叫瓜尊,仙人曾在这里饮酒,瓜尊就是仙人盛酒的器皿。

其实这种石坑,我在很多地方都见过,有大有小,有深有浅,大抵呈圆形,齐齐整整,如同人工斧凿而成。所处位置,有的在山腰,有的在山顶,还有的在溪涧之中,传说中都与神仙有些瓜葛,看来神仙真是无处不在。

后来我听一位地质专家说,这其实是冰臼,是第四纪冰川时期遗留下来的印记。看来所谓的神仙,实在就是大自然。大自然的伟力,其实从水的运动中就可体现出来,如屋檐滴水,它的力量,表面看来是微不足道,但是数十年上百年过去,屋檐下的石板,居然就有了深槽,这便是我们经常见到,却又从不介意的奇迹。

那么类似舜皇山的卵石,是否也是第四纪冰川时期的遗留物?冰层覆盖了地球上的山川河谷,但是地壳仍在运动着,冰川也在运动着,尤其冰川将化未化之时,其运动更为激烈,就像胃之磨损食物。

这样的运动经过数十数百万年,大约卵石也就形成了。当然,我们今天已无法想象那一段遥远得漫无边际的历史,无法想象人类陌生而熟悉的朋友——大自然,是如何打磨出这一旷古奇迹。

卵石永远沉默着,谁也无法叫它们开口。有一次,我一个人攀上一方卵石,默默地坐在上面,坐了很久。我一遍遍地抚摸它,亲近它,用自己的体温去温存它。我似乎在潜意识里,感觉到了它生命的活力。

就在那一刹那,我突然对卵石的圆圆的身子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到了太阳,想到了月亮,想到了上古先民创立的天圆地方学说。神话传说中,有伏羲持矩与墨斗,女娲持规的画像。矩能画方,规能画圆,墨斗能画直线。偌大宇宙,在先民眼中,似乎是由圆构成的。中国人的文化基因,大约也与圆脱离不了关系,中国人讲圆满,讲中庸,讲和谐,或许其中就有圆的内涵。

女娲炼石补天,把一方石头遗失在青埂峰下,后来被曹雪芹发现,作了一部《石头记》,成为中国人的骄傲。舜皇山的卵石恐怕没有这样荣幸,但它作为地球的细胞,作为大自然的艺术经典,亦必将释放出夺目的光辉。

这一点,现在已逐渐被人们所认知。

东游记 :栏目取东安游记之意,主要刊登游记散文、旅游小说、传说故事、导游解说等与旅游有关的作品。欢迎广大游客朋友投稿,

相关阅读
  • 【友谊之桥电影】茶博会:茶酒对话筑友谊之桥、拓经贸之路

    【友谊之桥电影】茶博会:茶酒对话筑友谊之桥、拓经贸之路

    2020-01-09

    武夷山大红袍与波尔多葡萄酒鉴赏交流会圆满举办11月17日,“茶酒对话”武夷山大红袍与波尔多葡萄酒鉴赏交流会于第十三届海峡两岸茶业博览会期间在武夷山举行。福建省南平市委书记袁毅,法国梅多克大区政府联盟主席、凯阳市市长让布莱斯亨利先生出席交流会。

  • 【意大利女排阿奎罗】女排大奖赛意大利18人名单 核心阿奎罗赫然在列

    【意大利女排阿奎罗】女排大奖赛意大利18人名单 核心阿奎罗赫然在列

    2019-12-08

    北京时间6月20日7月13日,2008赛季世界女排大奖赛将在各赛区全面展开。十二支女排劲旅将于6月20日至7月6日首先进行为期三周的分站赛角逐,随后东道主日本女排将于7月9日至7月13日,携手分站赛排名前五位的女排劲旅转战横滨。

  • 戴荃裘继戎 戴荃献唱《悟空》 合作裘继戎还原美猴王

    戴荃裘继戎 戴荃献唱《悟空》 合作裘继戎还原美猴王

    2020-03-23

    新浪娱乐讯 唱作人戴荃,在上周五播出的综艺节目《叮咯咙咚呛》中,与京剧裘派继承人裘继戎合作演绎升级版《悟空》。在这首融合了戏曲和流行音乐两大元素的《悟空》中,戴荃霸气洒脱的演唱加上裘继戎唯妙唯俏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