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影评】电影《寄生虫》影评与推荐

2020-01-12 - 寄生虫

我看了不少的电影介绍、评论和豆瓣留言,觉得百分之八九十的人都对电影的内容理解错了。

贴一段百度百科下的剧情解读:“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上流不仁,以下层为异类。人类进化万年,最终小部分进化成了上帝,大部分退化成了只求生存的寄生虫。”

当看完电影再看到百度百科引用的这段内容让我觉的更加想不通了,但是也不知道哪里想不通,觉得好像电影我漏看了半个小时的内容,如鲠在喉,但是总也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

现在我想明白了,我顺畅了。

故事梗概:影片中一再出现蟑螂的形象,草蛇灰线,一个事物出现的多了自然人们就会有所联想。主角一家四口蜗居在大城市昏暗混乱的半地下室角落里,主角有钱的大学朋友把自己的家教工作让给了主角。请家教的是韩国顶层社会中的佼佼者,一家四口和一个女管家生活在一栋庭院面积大过建筑本身的豪华别墅里。

主角顺利接手家教工作,并且和自己一家四个人用尽手段骗到雇主家四个工作机会。在这一过程中,主角一家发现女管家竟然也同处底层,并在雇主家阴暗的地下室中和女管家因利益争抢导致多个角色死伤,最终波及雇主丈夫。

其实看完故事梗概想必大多数人已经通透了,加上百度百科的权威引用,没什么可说的,明显底层一家就是寄生虫,上流富豪是被寄宿者,就和大多数评论留言的人一样,没毛病。

我就是在这里被卡住了,怎么想都不明白。因为确实感觉是一部不错的电影,为什么视角和立场会这么奇怪呢?是我没看明白吗,可是电影名字确实叫“寄生虫”,而且这么多人都认为主角一家就是片名所说的“寄生虫”,虽然大家也看到了雇主一家代表的上流社会存在的问题,但是影片中描述的无数灰暗混乱镜头无不指向主角一家,这似乎已经非常明显了。

可是,蟑螂是寄生虫吗?影片中出现过的所有虫子有哪一个是寄生的吗?影片中真正的寄生虫到底出现过吗?

疑问1 如果按照普通的对影片的理解和解释:底层社会寄生在上流社会的角落里或寄生在上流社会的人身上。

首先底层的人和上流的人是有明确的界限的吗?自由、爱好、金钱、知识、健康、权利、思维、阅历、感知、家庭,这些众多的维度会同时倒向所谓的上流或远离所谓的底层吗。即使是有一个区别二者的标准,那这个标准如果是钱,真的笑掉大牙了。

当你看到一个富二代总是小心隐藏但也不时会表露出来的一些来自古代的阶级观念的时候,你发现,那些东西不是早就该和民国的愚昧落后攒成一坨一起掉进沟里了吗,当你想到这里并且用看弟弟一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谁才是上谁才是下呢。如果影片这样去理解的话,不知道在国内能不能过审,就算是在国外,这样的底层在上层寄生的奇怪理念真的能拿出来搬到银幕上满世界宣传么。

疑问2 这个电影到底是站在谁的立场上来讲的?按照大多数人的表述,代表上流社会的雇主一家是被寄宿者,也是被两组“寄宿者”一直蒙骗、窃取和伤害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要用大量的片段来表现雇主一家的缺陷甚至丑态呢。如果故事本身是在这上流或底层之间有明确立场的,那没必要让两方的问题双双暴露。而且如果真的在这两者之间有立场,那这个影片还能剩下些什么吗。格局一瞬间就摔得粉碎,世界观窄成了一条线。

疑问3 到底谁是寄生虫。

蟑螂不能算是寄生的,在蟑螂的世界里它们会觉得自己是在堂堂正正的在自然界捕食,和鹰抓兔子没什么区别。影片确实大量描写了主角一家的底层生活环境和环境中建立的认知和习惯,以及形成鲜明对比的雇主一家。但这里可能是一个巨大的误会,其实并非是在隐晦的暗示他们寄生者和被寄生者的身份,而是将他们作为底层社会和上流社会的代表进行概括性展示。

由一个人可见到一类人,由两个家庭可以见到两个社会阶层,这不是为了将他们用什么标准来分开,反而是在表述:这两家人就简单的代表了不同层次构成的整个社会。

没有孰轻孰重,不分上流和底层,更不是什么明确的立场和占位,无论你是在社会的什么位置,什么阶层,人性的暗面才是真正的寄生虫,影片中这些人性的缺点经常是在夜晚的场景中出现,就像夜晚才爬出来找食物的蟑螂,并且对于这样的“寄生虫”的憎恶是不分阶层不分身份的,当它在人物身上现形时,无论是谁都对这样的寄生虫产生了同样的厌恶之情。

这也是为什么影片结尾出现主角的爸爸一个一向对雇主毕恭毕敬胆小怕事的人却在最后拿刀刺向雇主丈夫的一幕。

疑问4 有哪些符合以上说法的内容。

首先电影中每个角色都有符合自己角色基线的温暖正直的一面,比如雇主夫妇对孩子的关心和付出,对雇佣对象的尊重和对家庭的维护;主角一家的坚韧和努力,作为母亲不顾生死的勇敢,作为父亲默默几十年的承担还有主角姐弟两人出众的能力;女管家的坚强和隐忍,女管家丈夫对妻子深厚的感情等。

影片名是《寄生虫》,但是剧情中没有一次提到过寄生虫。其实除了角色的正面形象,这11个人在影片中交叉出现的各自的问题,就是紧扣片名的寄生虫。

11个人分别是:

主角朋友

主角 主角妈妈 主角爸爸 主角姐姐

雇主 雇主丈夫 雇主女儿 雇主儿子

女管家 女管家丈夫

主角朋友:朋友无奈要把家教的工作让给主角的时候,主角首先猜测他的朋友喜欢雇主家的女儿,朋友认可了这样的说法,但是并没有什么感情上的表达,反而提到女孩的妈妈也就是雇主时,朋友陷入短暂的思想,用来描述女孩妈妈的词语是“年轻”、“单纯”“总之我挺喜欢的”等,并且主角的女儿在第一节课竟然就对主角产生了好感,这个和朋友描述的他和女孩的关系并不符合。

朋友对主角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和雇主一家的态度有相同,他找主角来做这项工作更多是因为觉得以主角的地位和实力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主角:用欺骗手段获得利益,对朋友的“女朋友”第二节课就下手了。

雇主(女孩的妈妈):对上一任家教的喜欢溢于言表,对新来的表现失望和失落,在看到主角的教学实力后变得很开心,但此处是雇主站在妈妈替女儿学习考虑的角度上的开心。所以第一次付钱时抽回两张。后文还一笔带过夫妇二人的吸毒和特殊癖好的现象就是女雇主身上存在的问题。

雇主丈夫:雇主丈夫对车震后应该会具体留下什么东西更加清楚,并且两次被问道是否爱自己的妻子时候显得尴尬,并且始终对主角一家身上的“味道”感到奇怪甚至最后彻底表现为厌烦鄙视,而这特殊的味道正是对底层社会的代指。

其他角色也大都有明确描述:如主角一家的各种欺骗手段,私自使用雇主家房间,女管家和丈夫后来的凶暴等。还有雇主女儿的隐瞒和儿子在艺术方面假装成熟等,不过这两个角色因为年龄较小,所以都相对更加单纯。

《寄生虫》 不是讲某一个阶层或某一个群体的问题,更不是讲贫穷与富裕的寄生关系,而是说每个人都可能存在的问题。

其实人性的缺点是一个固有的遗留现象,人类的基因本就是从对资源的竞争和优胜略汰中走来,是刻在血液里的劣史和遗迹,即使有一天实现了无限能源技术人们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时,这一特性也很难短时间内消除。

但现代的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有了自我约束的能力和规则,如果真有区分上层和低层的标准,也大概会是理智、智慧和感同身受的能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