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的情缘】胡适与健雄的师生情缘(上)

2020-01-12 - 胡适

胡适常说:“我是一个对物理学一窍不通的人,但我却有两个学生是物理学家。一个是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饶毓泰,一个是曾与李政道、杨振宁合作验证‘对等律之不可靠性’的吴健雄女士。”

吴健雄,1912年5月31日出生。与胡适的第一次见面在1928年5月。那时,胡适应邀到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做“摩登的妇女”的演讲,吴健雄做记录。胡适的演讲,内容生动形象,通篇新思想、新观念,犹如一股清新之风,使年仅16岁的吴健雄思绪澎湃,激动不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许多年后,回忆起当年听演讲的往事,吴健雄脸上总是露出悠然神往的风采。

1929年,打听到胡适在中国公学上课后,吴健雄毅然决定到中国公学学习(与张兆和住一个宿舍),在大礼堂听胡适讲“清朝思想史”。考试时,胡适监考,吴健雄第一个交卷,胡适看了后,罕见地给打了100分。从此,胡适深深地记住了这个聪慧的女孩。

吴健雄和胡适的这段师生经历,不但吴健雄认为对她影响深远,胡适也曾在公开场合说过,这是他生平最得意,也最值得自豪之事。

吴健雄说,一生中影响她最大的两个人,一个就是父亲,另一个则是亲炙其教诲的胡适先生。

1930年,吴健雄到中央大学学习,和曹诚英,孙多慈都是很好的朋友。胡适到中大看望曹诚英时,总是也叫吴健雄一起吃饭。因此,更加熟悉了。

1935年,吴健雄到中研院物理所参加工作,对她颇为赏识的胡适也专程到上海愚园路的实验室看望她,令吴健雄喜出望外。

1936年8月,吴健雄到柏克莱没有多久,胡适,因参加哈佛大学300年校庆,路过加州,那时柏克莱有一位马教授,是胡适的好朋友,他请胡适吃晚饭,由于听说吴健雄是胡适的学生,所以请了吴健雄,胡适和袁家骝的父亲袁克文(袁世凯的二儿子)是旧识,所以袁家骝也在座中。

那一回胡适和吴健雄谈了许多,他了解到吴健雄在求学上的立志和决心,感到十分欣慰,第二天胡适还写了一封长信给吴健雄。这封对吴健雄多所期待和勉励的信,胡适去世后,吴健雄寄给了胡适夫人,现存于台湾南港的胡适纪念馆中。信中胡适写到:

“健雄女士:

…..昨夜在马宅相见,颇出意外,使我十分高兴。此次在海外见着你,知道你抱着很大的求学决心,我很高兴。昨夜我们乱谈的话,其中实有经验之谈,值得留意。凡治学问,功力之外,还需要天才。龟兔之喻,是勉励中人以下之语,也是警惕天才之语,有兔子的天才,加上乌龟的功力,定可无敌于一世,仅有功力,可无大过,而未必有大成功。

你是很聪明的人,千万珍重自爱,将来成就未可限量。这还不是我要对你说的话。我要对你说的是希望你能利用你的海外住留期间,多留意此邦文物,多读文史的书,多读其他科学,使胸襟阔大,见解高明。我不是要引诱你“改行”回到文史路上来;我是要你做一个博学的人。

前几天,我在Pasadena见着Dr.Robert M.Millikan。他带我去参观各种研究室,他在Geophysics研究室中指导室中各种工作,也“如数家珍”,使我心里赞叹。凡第一流的科学家,都是极渊博的人,取精而用弘,由博而反约,故能有大成功。

国内科学界的几个老的领袖,如丁在君(文江)、翁咏霓(文灏),都是博览的人,故他们的领袖地位不限于地质学一门。后起的科学家都往往不能有此渊博,恐只能守成规,而不能创业拓地。

以此相期许,你不笑我多管闲事吗?匆匆祝你平安。

相关阅读
  • 【梦与诗胡适】胡适的《梦与诗》

    【梦与诗胡适】胡适的《梦与诗》

    2020-01-12

    都是平常经验,都是平常影像,偶然涌到梦中来,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都是平常情感,都是平常言语,偶然碰着个诗人,变幻出多少新奇诗句!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如同我不能做你的梦!胡适《梦与诗》“醉过方知酒浓。

  • 【胡适我的母亲原文】阅读:胡适·《我的母亲》全文解析

    【胡适我的母亲原文】阅读:胡适·《我的母亲》全文解析

    2020-01-12

    我小时身体弱,不能跟着野蛮的孩子们一块儿玩。“野蛮”并无贬义,“野蛮的孩子”主要指那些身体强健、敢于淘气、能在游戏中冒险的孩子 。我母亲也不准我和他们乱跑乱跳。小时不曾养成活泼游戏的习惯,无论在什么地方。

  • 【世界博览是什么期刊】世界博览杂志订阅

    【世界博览是什么期刊】世界博览杂志订阅

    2020-01-12

    用中国的眼光看世界,用世界的眼光看中国,从不一样的角度展现精彩世界。 一本开拓眼界、分享乐趣的深度阅读杂志,既有新闻性,又有知识性、实用性传播健康生活理念,引导大众文化消费为国际交流和贸易往来提供强劲的背景资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