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古城门票 【风水之都·阆中古城】当诗人走进了阆中...

2018-10-10 - 阆中古城

到了古城,走在棋盘式纵横交错的街巷里,扑进眼帘的是飞檐廊柱的明清建筑,有着前朝遗风的青砖黛瓦,恍若穿越时空,令人生出几分迷乱的惬意。街两边有鳞次栉比的店铺,泛光的青石板路伸向远方,让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徘徊流连,不想错过这难得的清享时光。

阆中古城门票 【风水之都·阆中古城】当诗人走进了阆中...
阆中古城门票 【风水之都·阆中古城】当诗人走进了阆中...

“呀!阆中——”诗人喟叹一声,如川剧念白,清越而出,应和着这锦绣繁华之地。

来这里之前,诗人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过着不好不坏的生活,写着不温不火的诗歌。有天他接到电话,受邀参与重走长征路,出发时他还在想,是为了完成一个仪式。

阆中古城门票 【风水之都·阆中古城】当诗人走进了阆中...
阆中古城门票 【风水之都·阆中古城】当诗人走进了阆中...

诗人住进“状元府第”,是座三进式园林院落,屋檐下挂着串串火红的灯笼,墙头的三角梅开得一团喜气。阆中被誉为“状元之乡”,当地出过4位状元。阆中向来是文人墨客汇聚之地,诗圣杜甫吟出“阆中城南天下稀”的千古一叹,苏轼留下“阆苑千葩映玉寰,人间只有此花新”的佳句。

阆中古城门票 【风水之都·阆中古城】当诗人走进了阆中...
阆中古城门票 【风水之都·阆中古城】当诗人走进了阆中...

倘以为这盛华喧闹之地,自古以来,就是一幅幅生动蹁跹的生活画卷,那便是对阆中古城的误解。店中的幺妹对诗人说:“这个摊摊儿是老区,你随便看嘛,打眼就看到红色遗迹。”

安顿好行李后,已是华灯初上,诗人沿街继续向前,顺着巷子走走停停。

阆中古城门票 【风水之都·阆中古城】当诗人走进了阆中...

那一处处秦家大院、侯家大院、丝绸厂、福音堂……居然就是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苏维埃军区指挥部、苏维埃保卫局、苏维埃革命法庭等。阆中这个出才子的地方,走出过9位开国将军,诗人有些惊叹,心中泛起微澜。

诗人的目光一遍遍摩挲,丈量着斑驳的残墙旧瓦,想穿过流年的罅隙,怀想红色的激情岁月。不过,总觉隔着层蒙蒙的薄雾,诗人的脚步飘忽起来。

徘徊恍然间,他随意走进一处宅院。木槿花树下,摆张小方桌,有位老人安坐喝茶,那份悠闲与安然,是本土的,家常的。诗人意识到误入民居,讪讪地正要离开,老人宽厚地冲他一笑,说,进来喝杯茶吧!

闲谈中,得知诗人到此追寻红色足迹,老人哼唱起《盼红军》:太阳落坡四山阴,端起饭碗盼红军,泪落碗里星乱闪,黄连日子啥时尽……低沉伤郁的歌声,把老人的记忆拉回到从前。

旧社会时,我父亲在地主家当长工,生活过得比黄连苦。那可真是:一年四季做活路,牛马畜生都不如。老人叹道,红军来到阆中后,给农民分田地,建了医药社,办起识字班,带领村民打井、搭桥,农民尝到了日子的甜,城中至今仍保存有红军井、红军桥。

他还说父亲后来参加了红军,参与过强渡嘉陵江战役。当年嘉陵江上没有桥,渡江要先造船。父亲学过木工,正好派上大用场,他和选来造船的500余位船工、木匠、铁匠,隐蔽在嘉陵江边的丛林中,昼夜不停地劳作,背运木材,造五板子船,乡亲们把家中的废旧铜铁、点灯的桐油运往工地,造船百余只,还砍来毛竹扎了3座浮桥。

经过一番激战,嘉陵江战役取得胜利。不久后,父亲随红军踏上长征路,自此再没有回来过。木槿花开了又落,一年又一年,母亲倚门而望,守着这处老院子,苦盼了半生,最终也没等来父亲的消息,在思念和失望中寂寂离去。说着说着,老人的声音哽咽,眼中盈起了泪。

往事如一场烟雨,从记忆的天空中,滴落而下。战火绵延,人喧马嘶,宛若黑白电影中的片断,从诗人面前慢慢铺延开来。在老人的唏嘘中,诗人的心变得潮湿,有些沉闷。

出了大院,诗人来到一家私房菜馆,阆中三绝、红汉菜、南瓜汤、白糖蒸馍……一道道菜肴,是地方文化的浮现。诗人喝着芬芳的桂花酒,品尝着地道的阆中美食,烟火的温暖气息激荡着心扉,他多想醉倒在嘉陵江畔。

酒喝至微醺,诗人迈出店门,沿南津关古镇的长街,去往嘉陵江。熙攘的街道上,上演着编竹篓、晒衣裳、弹棉花、皮影戏、变脸等民俗表演。这是老城市井生活的重现,只是表演者脸上没有了劳苦大众的悲愁,添了俗世生活的妥贴和从容。

如同一幅现实版清明上河图,见证的是今日此时,风雨飘摇过后,坐拥山河的休闲安逸的阆中。诗人到了嘉陵江,临畔而立,在一片灯影绰绰里,诗兴大发,轻吟道:“嘉陵江像一道闪电,照亮阆中古城内心,涛涛江水传递着,古老的文化气息……”

两岸是水墨一般的古建筑,近处远处散落的灯火,光影迷蒙闪烁,为夜色添了些许妩媚和暖融融的情愫。很难想像得出,这里曾有激烈的交战,血染红了江月,偏就真实地存在过。

而今,历史的硝烟已经散去,灯火斑斓之处,是一个个安暖的身影,一张张灿灿的笑脸。是谁,送来一条条美丽的银河,装点江水伴绕的古城?想到此,诗人心里涌起一股热流,忘不了,那些默默无私的掌灯人。

他曾在电力一线工作近十年,每天与铁塔、银钱打交道,深知其中甘苦。严冬的一天,他在铁塔上干活,空中突下冰雹。核桃般大小的冰雹“咚咚”砸在安全帽上,砸在他的身上,浑身撕裂般疼痛。那一瞬时,天地间仿佛只剩他一个人,那么孤单无助。翌日醒来,心里仍想着:快点,别误了去工地。

经历了才会更懂得,山水间的跋涉与担当,如此想来,诗人的心里溢动着柔情。在革命老区,一种红色精神,在电力人的血液中流淌、奔涌。那些如铁塔般质朴坚韧的人,个个身怀绝技,且精神明亮,是天地间优雅而坚定的舞者。

次日清晨,诗人去了黄花山上的阆中红军烈士纪念园。入园处有三个醒目的大字“红军魂”,沿革命之梯一阶阶向上,是强渡嘉陵江、红军在阆中、告别苏区雕塑。诗人在每个雕塑前驻足,长久凝视,隔着时空重温那一段段火红的燃情岁月。

诗人后因工作调动离开工地,到了喧腾浮华的城市,都市的霓虹迷乱了他的眼。各种繁复的工作,不断游离于人事,让诗人感到身心疲累,有时还会在酒精中挣扎沉溺。在这片园中,一次次静默地仰望,诗人觉得一切都变得很轻,微不足言。

持一枝洁白的菊花,诗人站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隔着一朵花的距离,诗人与英雄,进行了一场灵魂的对话,是心与心相融的交集。在阆中,一座娟美灵秀的古城,一缕花香,留绕在他心里,清香幽醇。让诗人心怀安然,一片风清云淡。

在巴中,聆听一棵树

顾晓蕊

车在十八弯的山路上盘旋穿行,翻越丛林滴翠的巴山峻岭,驰入通江县沙溪镇镜内,在一片密林深处停下。我们一行人下了车,踏着布满青苔的石板路缓步而上。松林中树影绰绰,间或有一丛丛翠竹,秀逸间透着坚劲。树下有蘑菇、木耳等菌类植物,几只松鼠在枝头窜蹦跳跃,偶尔有松果“啪嗒”掉落在地,发出极细微的脆响。

行走在丛林中,如入静穆大美之境,清幽,沉寂,而又透着些许神秘。同行的人低头走路,默而少语,踏上这片红色的朝圣地,是体验,亦是洗心之旅。我有意将脚步放慢,放轻,去赴一场红色记忆的约定,又恐惊扰了那份宁静。

在大巴山上,每一棵树,都是一个站着的灵魂,有着一段不老的传说。或许在某棵古树下,还遗留着红军战士的足迹。或许某片树林中,有过一场硝烟纷起的激战。那一座座掩映在茂林中青瓦白墙的川北民居,极有可能是旧时的红军铁工厂、木工厂、篾索厂、被服厂、食盐厂、造船厂等。

沿阶走上不久,到了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两万五千余名英烈,将自己化为红色的种子,永远深深地扎根这片热土上。高高长长的英烈纪念墙上,镌刻着7823个硬铮铮的名字,更多的人连名字都不曾留下。在圣洁的白色墓碑间绕行,一排又一排,灿灿雪白,闪闪红星,我被晃得泪水难禁。

他们当中,有夫妻一起参军,也有父子同上战场,却双双牺牲。还听说,有位80余岁的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经过多方探听,历经山水重重,来到烈士陵园,颤巍巍地扑跪在墓碑前,双手轻抚着梦里回荡了千万遍的名字,唤出平生第一声“爹爹”……一批批红军后代、战争亲历者来这里,缅怀方式是朴素的,他们在巍巍巴山,在墓地边上,种上一棵长青树。

总有些人会站在树下,一遍遍地聆听树的呼吸,触摸树的筋骨,怀思、垂泪,抑或感伤。而树,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它只管舒枝展叶,枝桠向上高高地伸展着,迎向天空。那秀拔的身姿,一如将士当年的模样,淳厚而坚毅。

人活不过一棵树,大巴山的树有的已挺立百年千年,是红军历史的见证者,当地人称其为“红军松”“将军树”“神仙树”。在毛浴古镇我见到一棵皂角树,曾是红四方面军将领的拴马树,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盛夏,遭受雷击,树干焦枯而死,劈开的两半树皮,却以近半个世纪的傲骨,撑起一片浓郁的绿阴。

树喜欢将心事说给风听,说与云听。夜马渡红军、空山坝战役、奇袭平梁城……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在巴蜀大地上经久传颂。

如果你信不过长了翅膀的风,信不过四处游荡的云,那么不妨留心观望,隐现在树林中的红军石刻标语,是一部部刻在石头上的史诗。“赤化全川”“平分土地”“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那些血染的石刻,那些呐喊的石头,像冲锋的号角,像泛光的利剑,震得树叶扑簌响,惊得敌人心胆颤。

在市郊的南龛山上,我遇到了位能让石头开花的奇人,他是川陕苏区将帅碑林的创建者,已过古稀之年的张崇鱼。一个人,20余年,行程百万公里,只为一件事——给红四方面军将士嵌刻纪念碑4000余块,让英雄的名字,成为绽放在石头上的花朵。

也曾被人误解、嘲笑,却从未想过放弃。一颗心要有多宽阔,才能如此从容坚定,执著,且不悔。临别时,有人说,张老,愿您好福运,活成一棵长寿松。他笑着回道,那我就做碑林的守护神!

诗画般的巴山蜀水,到处透着灵秀,也滋养淳朴敦厚的人,他们敢与一棵树比肩,同一朵云相邀。彭大全,一位普通的供电公司外线工,在寨坡乡一处电力迁改施工现场,他和工友完成当天的焊杆、立杆,收工时意外发生了。面对从山上滚落的石头,他一把推开同事,自己却被滚石砸中,消逝在树林间。

生死一念间,为保全他人,自己化为一缕风,睡在了云朵上。如此抉择,仅仅是出于善良的本能。像树一样粗犷的男人,工作中却心细如针,对一事一物,皆怀有匠心情结。彭大全以最后的纵身一跃,完成生命的沉入和升腾,他被追认为共产党员,圆了生前最大夙愿。

巴中的山,与水相依,因而这里有如珍珠般散落的,大大小小的已建或正建的水电站、变电站。我见到了许多和彭大全一样的电网人,他们是弹拨银线的人,是点灯的人,被本地人称为当代的“普罗米修斯”。

正是这样一群人,甘愿承受艰难、孤寂,将美丽的“火树银花”,送到了人间。我问一位刚从铁塔上下来的工人:“条件这么差,为什么要留下来?”他抬头,诧异地望了我一眼,缓缓地说:“这里是革命老区,当年死了那么多人,总要有人做些啥子噻!”

这里的冬与夏,如冰火两重天。对电网的建设和维护者来说,一旦遇上雨雪冰冻灾害,爬山涉水,沐雨踏雪,日夜抢修已是常事。也因此,见到他们时你会觉得,男人有历经岁月磨练的成稳,女人有时光沉淀出来的优雅。

一条条银线延伸到的地方,离不开电力党员服务队的身影。他们以小善聚大爱,叩响封闭幽暗之门,传递温暖与光亮。一个人的高贵,与身份地位无关,只取决于灵魂的高度,是骨子里透出的贵气。让爱生爱,世间将变得美好,更美好。

有位党员服务队的队员,跟我讲起一件事,有一回他们接到报修电话,连夜赶往山区,到村民家中检修电路。送上电后,发生了让他难忘的一幕:一位卧床多年的老红军,在老伴的搀扶下,从床上坐起来,侧身,抬手,向他们敬了一个军礼。

在莽莽巴山,穿行在浩荡的松林中,我不时放慢脚步,静静聆听,仿佛他们,是万顷松涛中的一个个音符。我俯身捡起一枚松果,想把它带回去,送给年少的女儿,给她讲讲那段红色历史,讲讲大巴山上的故事。愿坚韧的种子,在她心里萌发,长成一棵青葱笼绕的树,在阳光洒落的诗行里,泛动着生命的光芒。

作者简介:顾晓蕊,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全国中考高考热点作家,其作品曾获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奖项。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读者》《特别关注》《格言》等杂志签约作家,文章散见《青年文学》《散文选刊》《延河》《厦门文学》《山东文学》《脊梁》《读者文摘(美国)》《读者》等刊物,曾在十余家期刊开设专栏,百余篇文章收入全国各类丛书,多篇文章选作全国中考或高考语文试卷阅读材料。

出版散文集《你比月光更温暖》《点亮自己,你就是一束光》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 阆中古城夜景 【网络媒体走转改】览阆中古城美景 品年文化之韵

    阆中古城夜景 【网络媒体走转改】览阆中古城美景 品年文化之韵

    2018-10-10

    【网络媒体走转改】览阆中古城美景 品年文化之韵新时代、新梦想 阆中市旅游资讯乔金薇(实习)春节老人落下闳。西部网讯(记者 孙洁)1月25日,2018年“新时代、新梦想”全国网媒新春走基层四川站来到了位于四川省东北部、嘉陵江中上游的历史文化名城阆中市。

  • 阆中古城美食 四川阆中古城美食街推荐

    阆中古城美食 四川阆中古城美食街推荐

    2018-10-10

    阆中在古代一直是川北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历史悠久,商业繁荣,人员往来频繁,民族交流活跃,造就了阆中传承千年的饮食文化。阆中名特小吃种类繁多,特色佳肴闻名遐迩,被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命名为中国名特食品小吃之乡。

  • 阆中古城旅游攻略 第十三届亚洲大学生摄影大赛走进阆中古城

    阆中古城旅游攻略 第十三届亚洲大学生摄影大赛走进阆中古城

    2018-10-10

    第十三届亚洲大学生摄影大赛走进阆中古城,阆中古城,摄影大赛,摄影爱好者,摄影作品要闻日前,第十三届(2018年)亚洲大学生摄影大赛“人文阆中”活动在四川阆中古城举行。来自全国三十多所高校的40多位学生、20多位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留学生和几十位本地摄影爱好者走进阆中。

  • 阆中古城住宿 客栈变书吧 阆中古城玩转全民阅读新花样

    阆中古城住宿 客栈变书吧 阆中古城玩转全民阅读新花样

    2018-10-10

    随着四川省2018年“书香天府全民阅读”暨南充市“书香天府万卷南充”全民阅读活动启动日期临近,古城阆中洋溢着浓厚的书香味。古城里古色古香的客栈,也变成了书吧、书屋、书院。位于古城南街的侯家大院,走进四合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