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步岛登陆作战】我军主动撤退的登步岛之战(下)

2020-03-27 - 登步岛

据我军登岛部队一八三团团长杜绍三(后任我十九军军长、兰州军区副司令员)、一八三团三营营长宋德豪(后为舟嵊要塞副司令员)、六十一师组织科长马贝禾(后为海军外军训练部副军职负责人)、一八二团三营副营长柴发坤(后任西藏拉萨警备区司令员)等几位同志对我谈及:我六十一师曾经历与日本、汪伪、桂顽、讨伐郝鹏举及蒋家军多次激烈战斗,但在登步岛与敌海、陆、空军发生如此恶战真从未遇到过。

【登步岛登陆作战】我军主动撤退的登步岛之战(下)
【登步岛登陆作战】我军主动撤退的登步岛之战(下)

敌八十七军军长朱致一、六十七军军长刘廉一都亲自到登步岛督战,于是敌团长们只好走上火线指挥战斗。

敌六六一团团长及营连长多人被我军击毙,敌六六一团代理团长吴锡麟、二二四团团长萧宏毅、二〇〇团团长颜珍珠均受重伤。后来萧宏毅说:5日早上,共军大约五六十人,用“钻袭”的方法绕后面打入我团指挥所,把通讯中心唯一一部电台给抢去了。

【登步岛登陆作战】我军主动撤退的登步岛之战(下)
【登步岛登陆作战】我军主动撤退的登步岛之战(下)

我接报即率警卫连前冲追赶,此时双方开始对射,一颗手榴弹在我身边爆炸。颜珍珠在5日午前,正伙同敌二〇一团合力猛攻我军的流水岩,结果被我军炮火击断腕骨,但由于没有人替代,只好裹创再战。敌军长刘廉一见状,叫人把他强行抬下火线。

【登步岛登陆作战】我军主动撤退的登步岛之战(下)
【登步岛登陆作战】我军主动撤退的登步岛之战(下)

我登岛部队在无工事依托,无上级火力支援的情况下,虽不断歼灭敌军,但官兵伤亡越来越多,弹药也已告急,且没有食物和水。我一八三团副团长孟广义、一营营长姜先仁、三营营长宋德豪均负伤,二营营长王世庭耳朵被炮火震聋,而杜绍三虽负伤但仍坚持指挥。

面对敌六十七师轮番攻击,守备流水岩的我一八三团一营伤亡到只剩47人,但我军仍然固守,直到增援部队到达。后来,敌青年军和二二四团一部继续猛攻炮台山,我一八二团三营副营长柴发坤指挥第七连,打退敌五次集团冲锋后,才奉命转移到野猪塘山。柴发坤同志也因登步之战,被授为华东人民英雄称号。

敌六十七军增援成功后,舟山防卫司令官石觉得意忘形,于4日下午1时40分下达命令,要在“黄昏前将登陆之匪全部肃清。否则,军、师、团长均以军律论处”。后来,此电令不了了之。

果断撤退

由于敌我兵力悬殊,整个势态于我不利。敌人以优势兵力聚集于沈家门镇西北,还有敌六十七军之五十六师可以随时加入作战。而我军由于无法补充兵力与重武器,占取登岛已经不太现实。时年30岁的我六十一师师长兼政委胡炜同志决定撤退,他电告桃花岛后方指挥李清泉副政委,要求从速调度水手船舶入夜后行动。我六十一师将决策上报,二十二军、兵团领导迅即批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