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写给陆小曼的情书】胡适和陆小曼之间的情缘

2020-01-12 - 胡适

先来看一首胡适的诗《瓶花》:“不是怕风吹雨打,不是羡烛照香熏。只喜欢那折花的人。高兴和伊亲近。花瓣儿纷纷谢了,劳伊亲手收存。寄与伊心上的人。当一篇没有字的书信。”这首诗在胡适正牌的诗集中看不到,它是献给陆小曼的!

陆小曼

陆小曼是女画家,是刘海粟弟子;她深通昆曲,还能演皮黄以及各种话剧;她才气过人,能翻译外文又能写有见地古文又能创作感人白话文章;这么优秀的女性,自然吸引了很多不俗的男性,当年陆小曼第一任丈夫就是一位将军王赓(北洋陆军上校武官),后来追求爱情和浪漫生活的陆小曼与王赓离婚,然后嫁给了徐志摩。

当年的陆小曼是文化圈里的名媛,被胡适称为“北平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陆小曼和徐志摩恋爱时,胡适一直帮他们捎书带信,并且差点成了他们的结婚仪式上需要出现的“媒人”,后来江冬秀不允许他去才作罢。

陆小曼和徐志摩结婚后,依然和胡适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一度陆小曼学画,胡适还特地写了首诗,让她深入生活:“画山要看山,画马要看马,闭门造云岚,终算不得画。小曼聪明人,莫走这条路,拼得死功夫,自成真意趣。”

陆小曼

然而,这都是明面上的关系。事实上,胡适和陆小曼并没有这么简单。徐志摩和陆小曼恋爱之后,引起议论纷纷,陆小曼的丈夫王庚尤其不悦,为了躲避风头,徐志摩远走欧洲,胡适和张歆海经常去看她。陆小曼给徐志摩的信里说,张歆海几次三番向她表白,还在她面前哭,胡适就很明白,并不说什么。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胡适对她也很有感觉,只是不说出来。似乎是单方面的感情,但是看陆小曼写给胡适的信,似乎又不完全是那么回事。她跟胡适说:“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先生了,你得至少偶尔教教我,才可以让他们相信你确实是他们心中想象的先生”。一句话道破,胡适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个先生。

在其他的信中,还有各种亲密的话语,试举一例:“已经整整五天没有见到你了,两天没有音信了。你怎么发烧了?难道你又不小心感冒了?今天体温多少?我真是焦急,真希望我能这就去看你。真可惜我不可能去看你。我真真很不开心。

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好了以后,我要好好地教训你,如果你再一次不听话,你就等着瞧!你这个淘气的人!我会处罚你,让你尝尝滋味。哦!我现在多么希望能到你的身边……你觉得如果我去看你的时候,她刚好在家会有问题吗?请让我知道!我不敢用中文写,因为我想用英文会比较安全。我的字还像男人写的吧?我想她看到这些又大又丑的字不会起疑心的。祝你飞快康复。你永远的玫瑰Rose眉娘”

她也会和胡适谈论徐志摩,说,我不想再寄信了,但又怕他担心,他为什么会那么记挂我呢?还是这就是他的本性?

她似乎并不相信徐志摩对她的深爱,怀疑徐志摩的本性如中央空调,并不是只有她获得这种殊荣。

总之,在1925年,胡适和陆小曼的关系不无暧昧。但是,随着徐志摩的回国,和陆小曼结婚,胡适和陆小曼保持了合适的距离。在徐志摩去世之后,陆小曼希望胡适能够去上海,帮她跟跟徐老太爷就赡养费的事讲价钱,但胡适也许因为徐志摩之死,对于让徐志摩奔忙的陆小曼非常不满,表现非常淡漠,他们之间的这段缘,大约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相关阅读
  • 【我的母亲胡适】【阅读欣赏】胡适:《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胡适】【阅读欣赏】胡适:《我的母亲》

    2020-01-12

    我在这九年(18951904)之中,只学得了读书写字两件事。在文字和思想的方面,不能不算是打了一点底子。但别的方面都没有发展的机会。有一次我们村“当朋”(八都凡五村,称为“五朋”,每年一村轮着做太子会。

  • 【读胡适先生的文章有感】读胡适先生《我的信仰》有感

    【读胡适先生的文章有感】读胡适先生《我的信仰》有感

    2020-01-12

    放假读了胡适先生的《我的信仰》,收获很多惊喜,感叹经典的伟大。全书的能量密度极高,值得反复精读。先生虽生活在一百年前的民国时代,但观点、思想放在现在不但丝毫不落伍,而且仍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尤令我敬佩的是其倡导的科学的精神。

  • 【胡适经典作品】【南开大学100年】胡适为张伯苓作传

    【胡适经典作品】【南开大学100年】胡适为张伯苓作传

    2020-01-12

    胡适的文章开头,先引用了张伯苓的一段话我没有特殊的才干,我也没有学得什么特别方面的高深技能。我一生努力所得的一点成就,完全由于一件简单的事实,就是我对于教育具有信心和兴趣。引用传主谦虚、朴实的言语,把传主的人格魅力勾勒出来。

  • 【鲁迅骂胡适】胡适和鲁迅对打过笔仗吗?是如何对骂的?

    【鲁迅骂胡适】胡适和鲁迅对打过笔仗吗?是如何对骂的?

    2020-01-12

    鲁迅活着的时候,胡适不敢跟他打笔仗。因为他深知鲁迅的战斗力,自己不是对手。等到鲁迅去世的时候,胡适之先生可以发话了。胡适之先生与苏雪林的通信中说我很同情于你的愤慨,但我以为不必攻击其私人行为。鲁迅狺狺攻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