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家钱连悦 书画家为何要争相“当官”?也谈“官员书法”

2018-09-17 - 书画家

中国文化艺术界的行政化日益凸显,本应以艺术实力和风格取得市场的书画界,书画家们却纷纷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官帽”。这些“官帽”有官方的,有民间协会组织的,也有自封的,甚至还有弄虚作假的。而监管漏洞和舆论导向的失范,更使这一不正常的现象愈演愈烈,成为影响书画市场健康发展的一大乱象。

艺术品价值究竟是“因人而贵”还是“因好而贵”?这些朴素而又直截的问题不仅关乎当下书画市场的诸多现象,更拷问着当下书法收藏界的价值观。艺术欣赏作为一种精神消费,本当应以艺术品创作的质量为判断标准。

但由于书画家的身份、地位、待遇与拿到多少润格密切相关,而大多数人对艺术品的欣赏水平达不到专业的水平,只能通过形式上的东西来衡量。有官方行政职务的书画家就很受看重,官位越高润格越高,大家都去抢,有些艺术实力较高的民间草根书画家却很少有人无津。

这就造成一种书画市场的不公现象,拥有行政职务的普遍高于无职务的,有名头的普遍高于无名头,这里边与艺术实力和风格越来越分离。其实人们也在追问,艺术市场早应去行政化色彩,难道去掉了“主席”,去掉“会长”、“院长”等“官帽”就真的没有市场了吗?

争戴“官帽”最大问题是资源分配不公平,书画家都要为自己争夺市场资源,级别不同争取的机会就不同。在艺术品价格的背后,有关繁荣表象的讨论不绝于耳。书画价格日益与价值相背离,越来越与身份和名号相关连,学界、业界与坊间不同观点态度也颇耐人寻味。

人们不禁会发问:艺术品本身的价值由什么来决定?以艺术市场规律,一件艺术品价值主要体现在人物价值的书画家、艺术价值的作品和市场价值的环境。但目前的问题是很多藏家和具有艺术品购买欲求的企业家对艺术品缺乏基本的鉴赏能力,仅能从作品的题材、话题甚至噱头,艺术家的名气乃至职位等因素来衡量,而恰恰忽略了对本应最为关键的作品艺术本体价值的关注。

这种非正常现象导致的不良后果有两方面:一是书画的定价因素游离于艺术本体价值之外,使艺术品市场逐渐与艺术创作与鉴赏等本体问题脱离了应有的密切关系;另一方面,从作为书画作品的创作者书画家,索性直接迎合这种趋向,不从艺术本体价值下功夫,而是另辟蹊径从价格炒作和商业运作上投入更大精力。这都最直接的影响了经典意义上艺术创作的非功利性本质。

当然,艺术品的价值最终是由本身的艺术价格决定的,并非作者的“帽子”和名号。一个健康、积极、公正的艺术市场环境的形成不可一蹴而就,艺术品市场的规范化需要一个过程,更需要藏家群体、艺术家、诸多艺术市场从业者和研究者的共同呵护,同时有赖于全民审美素质的提升。尽快建立恢复流通价格与艺术价值的直接关联,树立理性、健康的价值观,纠正与规避当下书画市场的诸多不规范操作,拨开迷雾,使书画市场尽早走上正轨。

来源:国民艺术导航

思辨

也谈“官员书法”

郑利权

【思辨】

“官员书法”时下成为社会热门话题,究其原因,不是因为“书法”,而是因为“官员”。

翻阅任何一部中国书法史,我们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官员在书法史上的比重着实不小,数得上名的一流的古代书法家,官员居多,诸如楷书之祖钟繇官至太傅,为曹操重臣;书圣王羲之官至会稽内史;初唐四家中的欧阳询官至太子率更令,虞世南官至秘书监,褚遂良官至中书令,薛稷官至太子少保;楷书四大家中的顔真卿官至吏部尚书、柳公权官至工部尚书、赵孟頫官至翰林学士承旨,均相当于部长级官员,同时又是开宗立派的书法大家。

明清以后,官员书法现象更是不胜枚举。不仅如此,历代帝王也多有擅书者,从唐太宗、宋徽宗到清乾隆,都是一流的书法家,而明代以来的“台阁体”现象成为官员书体的代名词。

可以说,“官员书法”是中国书法史的特殊现象。问题的关键在于,书法在古人眼中,只是作为个人修养的表征。“书如其人”,要当官必须写好字,这是在书法尚属实用书写生态情境之下的必然产物。通俗一点说,古代官员书法其实是一个“面子 修养”工程,无关市场也无关经济。

即使不为官的文人百姓,书法也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因素,因而不存在书法基础技法层面的问题。当然,古代书法也有功利成份,自唐代将书法纳入科举体系之后,天下文士为科举而苦练书法的现象也屡见不鲜,明代有台阁体与清代的馆阁体就是为科举专门量身定制的字体形态。

从古代书法市场的视点来看,直接以经济为目的的往往是那此名不见经传的职业书法家,称之为“书工”、“书佐”,后来称为“佣书者”或“抄书匠”,他们往往身份较低而且书法收入也十分卑微。

所以,古代官员更看重书法的文化效益,而非经济价值;更注重书法内在的抒情功能,而非表面的功利意义。正是在这种情境之下,中国书法艺术得以在历朝历代有序传承、不断发展,涌现出大量的经典作品与书法大家,并经过长年累积形成了凝聚中华文脉,深入人心、生生不息的中国文化精神。

苏轼说:“诗至杜子美,文至韩退之,书至颜真卿,画至吴道子,而尽天下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康有为也看到了书法所容纳的中国人文精神,他说:“书虽小技,其精者亦通于道焉。”无怪乎,季羡林将书法、京剧和周易称为中华之国粹。

然而,这种 “国粹”正在被当下许多官员书法所践踏,没拿几天毛笔就出来以书法家自居,混迹书坛,更有甚者当上了书协主席、副主席职位,以书法艺术之名招摇骗财,垄断书法市场,把控展览评审,将书法艺术当作谋名取利的工具。不仅助长了当代书坛的功利之风,混淆了书法艺术的评判体系与标准,更为重要的是严重破坏了根植于书法内部的文化基因与艺术精神。

考量官员热衷进入书法圈,甚至谋取书协职位的根本原因与当下书法市场定价机制的层级化有关,“买字看名头”,从中国书协主席、副主席、理事到省书协的主席、副主席、理事形成了严密的层级化价位。只要坐上相应的“官位”,不管书法水平多么的低劣与业余,都会明“位”标价,甚至供不应求。

这种书法本体与书法官位的本末倒置现象,使一些“附庸风雅”的官员涌入书协,也使大量专业书家无心钻研书道,而热衷于跑取书法官位。如此下去,当代中国书坛不仅出不了书法大家,出不了经典作品,而且有书法艺术断代的危险。

当然,官员把书法当作修身养性的业余爱好值得提倡,但不能越俎代庖。古代文人与官员之所以把书法视为“余事”,是有意把书法归纳到文人范畴中去,而成为文人修养的附属品。这种定位有着深层的文化含义。东汉书法家蔡邕有句名言:“书画辞赋,才之小者,匡国理政,未有其能。”去功利化应该是中国书法发展的趋势所在,“甘于寂寞、潜心为艺”也应该成为有时代担当意识书法家的新常态!

来源:《美术班》第1105期 2015年1月24日第3版

这些性价比超高的毛笔,用过的都说好!

相关阅读
  • 书画家有哪些 博兴这个村厉害了!全村3200余人 “书画家”就有千余名

    书画家有哪些 博兴这个村厉害了!全村3200余人 “书画家”就有千余名

    2018-09-17

    近日,在博兴县寨卞村的书法广场,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书画展。记者赶到寨卞村时,广场已被前来观展的群众围得水泄不通。“寨卞村这次举办书画展是第三届了,一直是淄博、广饶、邹平等周边市县的村民书画爱好者的文化盛事。

  • 中国书画家协会 全球艺术家拍卖排行榜:中国书画家上榜增多

    中国书画家协会 全球艺术家拍卖排行榜:中国书画家上榜增多

    2018-09-17

    张大千《江堤晚景》以1.32亿元人民币成交,是其2017年最高作品单价近期,有报告呈现了“2017年全球500强艺术家”,以及“2017年全球拍卖百强榜”,值得玩味。如奇迹般降临的《救世主》,令这两份榜单的榜首位置失去悬念。

  • 书画家园无法登陆 艺术市场不够规范造就书画家的无奈

    书画家园无法登陆 艺术市场不够规范造就书画家的无奈

    2018-09-17

    “索画,白要也。索画者,古已有之,及今渐盛,人已不以为怪,反以不予画者为怪。世之咄咄怪事哉。索画者往往若无其事,大言不惭,每言必‘此画送吾乎’,‘此画吾喜爱尤甚’,‘君尚欠吾精品一幅’,‘吾之新居留墙待君之画耳’之下语言如自家之物。

  • 书画家协会 不应该是官员退居二线的“敬老院”!

    书画家协会 不应该是官员退居二线的“敬老院”!

    2018-09-17

    书法界并不是、也不可能脱离社会而孤立存在的。当今社会,腐败之风无处不在,贪赃枉法,无所不为。拜金主义大行其道。书法界是不可能不受其影响的。有的人把书法艺术作为追求个人名利地位和权位的敲门砖,用谎言、欺骗、请客、送礼、拉关系、走后门、投机取巧甚至色相等等卑劣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