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泽公园事故】山西太原迎泽公园事件

2020-04-16 - 迎泽公园

1991年,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公园,办大灯展,入夜,园内一七孔桥上突发踩踏事件,死伤百余。这是太原迎泽公园踩踏事件发生18年后,2009年8月7日,一位好收集灵异故事的年轻网友,在他的个人博客上,为这次事件做的一则“聊斋”体记述。

【迎泽公园事故】山西太原迎泽公园事件
【迎泽公园事故】山西太原迎泽公园事件

这次事故100多位死者女士占了80多位,当时,人们传说出现在天上的云彩,为“女死”二字,这是天宫要收女鬼的意思,更有说法,出事前半个月,太原城有女婴生下来竟会开口说话,“六斤半,来年女的死一半”。

后来“女死”的传闻传了出来,而我确实看到了天空中的那一幕。我记得非常清楚,女字很大很清晰,但那个死字我看不出来,只知道女字旁边还有一团云形状也挺怪。

【迎泽公园事故】山西太原迎泽公园事件
【迎泽公园事故】山西太原迎泽公园事件

还有其他的传说,从此迎择湖的水鬼就多了起来,还有若是谁在湖中划船的时候讲起这个故事,一定要招来鬼。因为事故确实非常血腥惨痛,有外地一家子人来观灯,结果老少几人全死在了桥上。还有人说解放军为了救人被人群挤在石狮子上,肠穿肚烂…… ,这件事绝非杜撰,我想我们也一定有人知道!

【迎泽公园事故】山西太原迎泽公园事件
【迎泽公园事故】山西太原迎泽公园事件

我总结事故的原因就是园子是封闭的,就几个出口,观灯人数不限,有票的,有关系的都能进。整个公园内,参观游人无组织、无路线,每条路都是可以双向通行的。而且是晚上,有的灯还在水中,用铁丝固定,以至于有的人掉进水里后被铁丝缠住。

【迎泽公园事故】山西太原迎泽公园事件

还有人这样描述:我一想到那晚,记不起那些花灯,只能记起那些数不清的人头。真的太挤了,后来我基本很少再过经历那样挤的场面。

事故发生第二天,有人看到在解放南路-文源巷丁字路口(即迎泽公园西门对面)附近,围了很多很多的人。解放南路此处路西的一个临街单位(省歌舞剧院?省图书馆?)的院子里和礼堂里,更是人潮涌动。这里是这次事故的善后处理处。

在礼堂的墙上,贴满了照片,每张照片上都有一个人像,且每张照片旁边都有编号。不少人在焦急地寻找着自己亲人的照片。

旁边的接待咨询台,有工作人员在负责,被人们团团围住。人们通过人名或编号,来查询某人的下落。工作人员会告诉你,“这个人现在在山大一院”,“这个人现在在山大二院”等等;有的就直接告诉你这个人已经不在了,让亲属到礼堂后面去认领尸体。现场有来寻亲人下落的,有看热闹的,还有包括记者在内的形形色色的人们,叫嚷声、哭喊声乱成一片。

家住敦化坊的一个火车司机,在得知了他的母亲和女儿的噩耗后,瘫倒在了地上。这时记者们纷纷过来给他拍照,以记录这一场面。而司机的同事们则围成一个圈,以阻止记者拍照。过了一会儿,从外边进来几个维持秩序的保安(或是武警?),夺过记者们的相机,当着众人的面,把胶卷都拽了出来,阻止记者们拍照。

据说被挤死的多数都是女的,且从清徐来的占相当大的比例。晋祠镇长巷村的人们也去看灯展了。足足有两车人,分两拨活动。出事的时候,第一拨人刚走过那座拱桥不远,第二拨人就快走到了,这时拱桥上出事了,大家都逃过了一劫。

另外,有来事故善后处理处寻亲的,要找的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就认定为失踪者了。因此有人就说是这几个人被挤得钓进湖里了。据说还有专人打捞过,但一无所获。(可能是被挤死后又被挤下桥,或者是活人被挤下桥淹死,之后陷入了淤泥中。)所以才会有所谓“水鬼”的传说。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人们大多淡忘了。但是这次事故对每个人太原人来说都是极为不愿意提起的往事,真心希望那些死去的人得到安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