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厂长大圣归来】如何评价敖厂长大圣归来事件?

2020-01-13 - 敖厂长

谢邀,我在一个差不多的问题下面回答过,就把那里的答案贴上来吧。

原答案:

算是敖粉吧,毕竟也是在他还没到b站就关注他的人了,在他恰烂饭的时候我还没取关呢。在他发了这个道歉声明的时候我反而取关了。

【敖厂长大圣归来】如何评价敖厂长大圣归来事件?
【敖厂长大圣归来】如何评价敖厂长大圣归来事件?

说实在的。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恰饭就恰饭吧。无所谓的。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的。能理解。恰烂饭,最多也就是让我评价降低,等于他透支了自己的信誉一样。就像我自己的朋友,进了某个保健品公司,疯狂给我推销一个劣质保健品,我可能会买,可能不会买,这会降低我对他的评价,但我还不会就此和他绝交。

【敖厂长大圣归来】如何评价敖厂长大圣归来事件?
【敖厂长大圣归来】如何评价敖厂长大圣归来事件?

然后,他发了这篇道歉文。整篇避重就轻完全没啥诚意也就算了,然后底下一堆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之类的。重视合同,被骗,有担当的花式洗地。突然觉得,哇,原来这个粉丝群体如此恶臭的吗?突然觉得,我混在其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于是赶紧取关了。

【敖厂长大圣归来】如何评价敖厂长大圣归来事件?
【敖厂长大圣归来】如何评价敖厂长大圣归来事件?

然后有位朋友说我是对网红群体的高收入的嫉妒,说我一方面觉得恰饭没问题,一方面又在敖厂长的视屏底下评论“吃相难看”是“存在矛盾”、“不合时宜”的,不要把被敖粉围攻的怨气转移到无辜的敖厂长上面,以下就是我的回答:

【敖厂长大圣归来】如何评价敖厂长大圣归来事件?

这我就不敢苟同您的话了,我说他吃相难看,是否不和时宜,看看现在网上的风评就知道了。

至于您说的恰饭默契。嗨呀,您说把一个一分的玩意儿吹成个三分五分,那么大家都无所谓,明白收了钱了,借用别人的话,一块破石头,你可以吹他很好看,很坚硬,有文化点可以吹"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脸皮厚点可以吹它"内藏璞玉",可你非得说,这就是下一块和氏璧啊!

那就是睁眼说瞎话了。如果它破开来了真是一块和氏璧,那么谁会说闲话?可它就是一块破石头,还是刚从茅坑里捞出来的,又臭又硬。一坨屎,非得吹得比花美,哪怕说它是优秀的花肥也好啊?这就算是正经广告也特么能算是虚假广告了吧?和什么老中医老蒙药是一个性质的。

正如您说的,对我的脱粉过程无所谓,因为我们只是路人而已,您看不惯某个路人站在路边骂骂咧咧,觉得他一点素质都没有,上前管教两句,您可不管他是为啥要站在路边骂骂咧咧。我也对您对我做的心理分析,心里侧写啥的完全不在乎。我就是因为这个视屏,这篇所谓的道歉对敖厂长不爽,对帮他洗地的粉丝不爽而已。

现在骂敖厂长最狠的,全是我们这帮曾经的粉丝,您可知道为啥?因为就是他的粉丝被伤的最深。因为他对烂游戏零容忍外加嫉恶如仇的人设摆在那,你看看他以前喷古剑奇谭和仙剑奇侠传的视屏,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恨铁不成钢啊,我们因为信任他外加

支持国产支持情怀买了这个游戏,你知道这个游戏多少钱吗?标准版199。豪华版249。这不就是英雄联盟或者王者荣耀的一个皮肤的价钱吗?可能你对这个游戏的定价不是太了解,我只能说,这个价格是真的贵,同等的价格我能买两到三个游戏质量是它这游戏质量十倍百倍的游戏。

那又能怪谁?人家就是番外篇,说白了就是恰饭视屏,你不是说对恰饭是持支持态度的吗?怎么到了这游戏又双重标准了?是你们自己不动脑子,买了这游戏,就当交智商税了吧。

您看过他的这期视屏没?那吹的叫一个天花乱坠啊,喜欢的up能吃上饭我当然支持,国产ip我当然支持,买了这个游戏,我能玩爽,up能吃饭,国产单机能发现,一举三得啊!实际呢?这游戏玩的人头晕目眩恶心想吐还特么是屎味的。

为什么同样吹这个游戏的游戏媒体那么多,我们就逮着敖厂长喷?你看同样是游戏人的stn,人家也收钱吹了啊?我们怎么不逮着他喷?因为人家虽然收了钱,但是终于是没好意思吹这破游戏的素质,吹的是中国文化。那为什么敖厂长以前做手游的广告也没见人喷啊?那手游的素质也不怎么样吧?因为我们都知道敖厂长他是个单机游戏玩家,他不玩手游,他的粉丝群体也是单机游戏玩家,也不玩手游,你做一手机游戏的广告,我们都无所谓,因为不管我们什么事。

引用一个段子。"如果你有两套房,你愿意捐一套给国家吗?愿意。如果你有一百万,你愿意捐给国家吗?愿意。如果你有一头牛,你愿意捐给国家吗?不愿意,因为我真的有一头牛。"

那也不至于这样吧?你脱粉也就算了,干嘛还要上知乎来喷人家敖厂长?

还不是人设崩塌。本该你最爱的人伤你的最深,为了资本,当了叛徒。屁股坐歪,背叛阶级,屠龙勇者成恶龙,gm带头人带头叛变gm,宋大哥在瞒着手下好汉受了招安,今天还"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呢,明天就成立伪政府"曲线救国"了,我可去你妈的吧。

至于您,我也不想再和您辩论下去,说白了我就是看不惯他这种吃相难看背叛把他当朋友的人,还看不惯他粉丝洗地,怎么滴了,我不仅骂他,我还啐他一口浓痰呢,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