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米脂县最出名的 本来是美女。

2018-10-26 - 米脂

米脂县最出名的,本来是美女。“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一直是陕北信天游中为人津津乐道的歌词。据说此地出产的小米金光灿灿,煮成小米粥上面浮着一层淡淡的油脂。吃小米长大的女子,个个肤如凝脂如花似玉。米脂之名,便由此而来。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张梅就是米脂数一数二的美女。张梅本名刘新民,在延安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被称为“陕北一枝花”。1937年春,红军军政大学校长林彪对她一见钟情,很快便请中央党校校长董必武做媒玉成好事。此时的张梅18岁、林彪30岁,婚后两人去了苏联疗养学习,在莫斯科诞下林彪的长女林晓霖。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米脂婆姨绥德汉,米脂和绥德都是陕西榆林下辖的县份。榆林位于陕西最北端,北边是毛乌素沙漠、南边是黄土高原,自古以来就是由塞外入陕秦的要道。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时,榆林这里叫做上郡,是天下三十六郡之一,也是抵御北地匈奴的边城,驻有重兵。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秦始皇把太子扶苏派到这里,与大将蒙恬一起防御匈奴。一是为了让太子早历实事、二是让他与军方建立亲厚的关系、三也是为了防匈奴之患于未然。这本是帝王培养接班人的标准方式,但不料始皇巡游半途病亡,宦官赵高与丞相李斯矫诏立胡亥为帝,给扶苏和蒙恬发去一纸以始皇名义颁布的赐死令。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

以仁孝而天下闻名的扶苏,遵从“父命”自尽而亡,墓葬至今仍在绥德城内的疏属山顶。假如他带大军杀回咸阳与胡亥争帝位,也许秦先是小乱而后大安,既无之后的陈胜起义楚汉相争,始皇之后的中国历史更要全部改写。

但历史没有如果,扶苏在榆林含冤自尽,也许就此为榆林蒙上了一层肃杀之气。

扶苏自尽六百年后,趁着西晋之乱五胡乱华,匈奴铁弗部首领赫连勃勃建国,国名“大夏”。公元413年,他在今天榆林靖边县的白城子,开始修筑大夏国的都城统万城。统万的含义是:一统天下,君临万邦。

赫连勃勃征用了十万人修建统万城,任命叱干阿利为将作大匠,也就是建城总指挥。叱干阿利使用“蒸土筑城”的建筑方式,在筑城时加入生石灰后加水;但叱干阿利更残暴刻毒的工程验收方式,却是杀人。

叱干阿利命人用锥子凿城墙,如果深入一寸,就将负责这部分筑城任务的工匠杀掉,筑入城墙中。整座统万城历时四年才筑成,里面也不知埋葬了多少工匠的白骨。但城墙坚硬到何种地步?据说足以磨砺刀斧,甚至用硬物击打会冒出火星。

统万城是匈奴在中国境内建造的唯一一座都城,但世上没有攻不破的城墙,也少有不被灭亡的国家。大夏后来被北魏灭掉,隋末武将梁师都在统万自立为帝,很快又被李世民的妹夫柴绍灭掉。隋唐后统万城逐渐被沙漠吞没,宋太宗时已经将其放弃,但到西夏时又被重新起用,直到成吉思汗的蒙古军杀来,将统万彻底摧毁。

前后千年间,在榆林这块边地上,匈奴、党项、西夏、蒙古和汉人征战厮杀不休,也不知究竟有多少生灵死在这里。唐代诗人陈陶的《陇西行》,其中有两句流传千古:“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统万城正位于无定河畔。而这条无定河,至今仍然在榆林无声流淌。

宋朝之后,榆林在大部分时间并没有成为战场,却从这里不断地走出名将和反王。一将功成万骨枯,无论是名将还是反王,都意味着无尽的杀戮。

1105年,榆林绥德人韩世忠从军,并在后来成为南宋的一代抗金名将。历史上的方腊不是宋江擒获的,而是由他生擒的。韩世忠在朝中的地位高过岳飞,在反对和议的态度上甚至激烈过写《满江红》的岳飞。他在黄天荡以8000宋军围困10万金兵达48天之久,出身风尘的其妻梁红玉亲自击鼓更是传为佳话。但在高宗和秦桧捕杀岳飞之后,韩世忠便闭门谢客,绝口不言兵事,终于保得首领以终。

1606年,李自成生于榆林米脂县。长大后担任驿卒,常年往返于榆林、米脂和延安之间。但明朝裁减驿站,李自成没了饭碗,后来又因杀人而逃逸,终于加入了高迎祥的农民军。李自成在他38岁那一年,带兵杀进了北京城,一手将大明帝国毁掉。

李自成出生4天前,张献忠出生于榆林定边。他也曾因犯法而被判死刑,后来逃过一死,跟李自成一起在高迎祥麾下并称“闯将”。后来他与李自成分道扬镳,各领一军四处征掠。只是张献忠比李自成嗜杀得多,他在李自成进北京的同年攻占成都,大肆杀戮。据南明和清朝人的记载,1647年张献忠战死时,蜀中人口几乎已被屠尽。

1904年,杜聿明出生于榆林米脂。从榆林中学毕业后,他放弃了去北京考大学,南下广州进入黄埔军校成为第一期学生。之后成为蒋介石的嫡系精英,38岁那年即任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副司令入缅甸与日军作战,后来又在东北的四平战役中,将黄埔师弟林彪逼到了悬崖边。

但杜聿明杀的敌人,或许并没有自己的部下死得多。在缅甸野人山穿越行军中,他的第五军4万人进山仅8千人生还。在淮海战役中,他更是被粟裕打得全军覆没,自己也成了战俘。

杜聿明的女儿杜致礼没有生在米脂,但仍然气质出众,最后嫁给了她的数学教师杨振宁。

榆林也并不是只出武将的。1949年,王卫国出生在榆林清涧县一个贫困农家,7岁时去了延川县大伯家居住。王卫国后来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三十七岁那年,他出版了一部描写陕北农村发展的小说《平凡的世界》,用的笔名是路遥。但仅仅六年后,他就因肝病病逝于西安。

近年来,榆林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知名的人物,却因为一些离奇的新闻事件而时常上头条。2016年3月28日,米脂32岁的孕妇冯波在银州中路回家路上,因为突然感觉头晕而想扶着栏杆休息一下,不料脖子被卡在防护栏的空隙处,不幸身亡。2017年8月31日,27岁的待产妇马茸茸,从榆林医院绥德院区的5楼跳楼身亡,腹中还有即将出生的孩子。事发后丈夫延壮壮和医院就“谁拒绝了剖宫产”一事各执一词,如今仍是一场罗生门。

两千年来,作为边塞近战之地,榆林也许难免会比江南鱼米之乡沾染更多的肃杀之气。米脂的美丽女子,也许就是用来冲淡这种气氛的。她们的肤如凝脂天生丽质,最好能将此地的刀光剑气化于无形。

张梅生下林晓霖一年后,林彪即回国与叶群成婚,而张梅要四年后才得知此事。张梅后来嫁给了林彪的学长、黄埔三期的徐介藩,但两人并无子女。张梅一路看着林彪功成名就成为元帅,又身败名裂折戟大漠;她看着日军侵华又败回,又看着中国进入改革开放。

在中国日益富强的今天,生于1919年的张梅仍然没有传出逝世的消息,年近百龄的她依然健在。只是这位貌美如花的米脂女子,一百年来就算什么家国大事都看尽了,也总还有未曾见过的、令人哀伤遍地的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