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2017-12-10 - 野外生存

一天时间在野外就地取材搭建临时房,仅靠一件衣服和一根树枝就能抓到鱼来果腹,凭借野外生存知识采摘野果食用……这些在"贝爷"(贝尔·格里尔斯《荒野求生》主持人)或"德哥"(埃德·斯塔福德《单挑荒野》主持人)的野外生存节目上的内容,让不少野外生存迷们大感过瘾。

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然而有一些人,光看节目觉得还不够,他们自己准备材料、学习野外生存技巧,带上手机和信号接收器,直播起了自己的野外生存经历。

董智乾就是这样一名野外生存直播的主播,他坦言,野外直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刺激,而且在野外最难的是如何分辨哪些东西能吃哪些不能吃,此外流量费用较贵也是一个大问题,投入产出未必能成正比。

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徒手建房野外烹饪野外直播的生活很精彩

昨天上午,斗鱼的野外生存直播频道主播,黄祖宏和他的搭档开始了一次新的野外生存直播,地点在桃花源。他要在这里住3天,直播的内容包括搭建简易房屋、生篝火、捕捉猎物和野外烹煮。

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作为较早在斗鱼进行野外直播的主播,付海龙则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如何在野外烹制美味的食物上。这也让他的晚餐时间往往比其他人要推迟2—3个小时,不少观看他直播的粉丝将他的晚餐称为"深夜食堂"。而在获取食物方面,付海龙也颇有些天马行空——用空矿泉水瓶子做陷阱捉小鱼、找植物的根茎做主食、甚至一些树皮也被他磨碎了之后做"面粉"吃。

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浙江小伙董智乾今年24岁,他喜欢做探险类野外直播。有过野外生存经历的他,在直播时用到的装备不多,锅碗瓢盆一律不带,连不少人看重的火柴或打火机在他看来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小水壶、小刀、手机这三样,却是他的必备道具。

野外生存贝尔 网络主播直播野外生存 高风险、高关注度和高收益

在董智乾的直播经历中,用时最短的一次点火,仅为15分钟,采取的还是古老的钻木取火方式,助燃物是他衣服上的绒布布料。与吃相比,董智乾更重视喝,他透露,在野外直播,运动量很大,水分流失迅速,能及时找到干净水源补充体内流失的水分最重要。

为此,他琢磨出了一套取水的经验,首先要找流动的水源;其次,喝水之前用内衣过滤一下。"野外直播时,能用火烧水的机会并不多,时间要留给搭房子和找食物这样的事上来。"他说。

户外直播利润颇丰 有直播平台力推此类内容

与野外直播的高风险相比,其高关注度和高收益也同样成为越来越多主播争相效仿的因素。

在斗鱼直播手机App的首页上,野外生存类直播的频道经常被推到醒目的位置,而虎牙直播则直接策划了《荒野狂人》这样的荒野极限生存互动直播,情节则类似于电影《饥饿游戏》,其中参与的选手个个身怀绝技,颜值、口才也都不错,为了能扩大直播的知名度,虎牙直播还通过比赛的方式,对《荒野狂人》的选手们进行排名,并选出了冠亚季军。

而这一番运作,自然也让直播频道收益颇丰,从贡献排行榜来看,本周贡献排名第1名到第10名的粉丝,总计贡献了3140万金豆,按照100金豆折算成1元人民币来计算,《荒野狂人》这一周总计获得31万元的打赏。

而付海龙在斗鱼的频道获得打赏也同样不少,频道的关注粉丝有107.4万人,其贡献榜中第1名到第30名的粉丝打赏的总贡献值达到了1687万,按照1贡献值等于0.1元人民币折算,自去年年初开播以来,付海龙的直播平台总共收到了168.

7万元的打赏,而根据斗鱼与主播签订的协议来计算,主播们收到的每一分钱,斗鱼都要抽取30%—70%的平台佣金,即便如此,付海龙还是能拿到50.61万—118万的分成。

而打赏只是主播们收入来源的一方面,付海龙透露,他上个月还注册了自己的户外商品品牌,而在斗鱼的直播频道里,他还在卖蜂蜜、腊肉等特产。谈及梦想,付海龙坦言,他希望将来能创立自己的户外用品品牌,并成为和"贝爷"一样的野外生存专家。

一边直播一边心疼野外直播流量

然而野外直播充满诱惑的同时,风险也随之而来,对于不少新入行的主播来说,流量费就是第一个拦路虎。

付海龙的直播用的是一部苹果手机,在直播时他计算过,平均一小时的直播要花1G流量,即便是套餐价,也要至少15元/小时,而野外直播时间一次至少要2小时,这对于付海龙而言,虽然不算贵,但对不少刚接触野外直播的主播而言,这不是一笔小开支。

"目前都还找不到其他既能保证信号传输又能相对便宜的流量获取方法,所以先录下来,回到有wifi的地方再把录像播放出来,成为一些主播的选择,但这样的播放方式,也让一些粉丝觉得失去了观看直播的乐趣。"付海龙说。

另一方面,食物也会给主播们的野外直播带来困难,如何分辨食物,特别是菌菇类和昆虫,成为主播们的大问题。通常情况下,只有在实在迫不得已时,主播们才会铤而走险的去食用一些不确定的食物。"直播时,如果食用了有毒的蘑菇,是非常致命的,而直播的主播又大多在人烟相对稀少的地方,抢救难度比较大。"董智乾说。

董智乾认为野外生存处处都有可能遇到危险,找一个好的搭档就显得尤为重要。董智乾透露,他现在准备先停播一段时间,等明年开春了之后再重启野外直播计划,而停播的原因就是之前的几个搭档都放了他的"鸽子"。"野外直播条件比较艰苦,而且直播初期,关注度不高,收入也比较少,搭档半途而废也能理解。

"在董智乾看来,好的搭档就是野外直播时的安全绳,不仅能帮助寻找食物,还能在有潜在危险时提前预警,更主要的是,晚上能有个人陪伴,壮壮胆。"明年我会回到浙江做野外直播,目的地还没选好,不过杭州周边的可能性比较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