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丹白露宫舞厅 枫丹白露宫弗朗索瓦一世长廊中的壁画

2019-01-09 - 枫丹白露宫

春天来得好快,决定出去走走。无论是地铁站还是枫丹白露的官网上都打着广告,因此决定趁春假去看看。整个城堡中最震撼我的当是弗朗索瓦一世长廊(Galerie François 1er),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照片拍的不太好,在网上找的图。

枫丹白露宫舞厅

枫丹白露宫的弗朗索瓦一世长廊、埃斯当普公爵夫人室(Chambre de la Duchesse d’Estampes)与舞厅(Salle de Bal)合称“文艺复兴三房间”。意大利艺术家罗索(Rosso Fiorentino)和普里马蒂乔(Francesco Primaticcio)还留存此宫的作品基本都保存于此。

三房间中长廊的作品最为精彩。长廊长约64米,宽约6米,连接了弗朗索瓦一世的住处和圣三一小教堂的二楼。长廊建于1528-1530年间,而主要的装饰于1535-1539年间完成。

长廊装饰的主要部分是壁画,左右两侧各7幅。主要是罗索的作品。按照一般墙壁系列壁画装饰的传统,所有壁画或至少一侧的壁画要么讲述一系列故事(如西斯廷小教堂)要么由一个固定的主题组织(例如同属枫丹白露宫的Galerie des Cerfs),但长廊的壁画似乎难以归入这两类。

壁画的主题纷繁杂乱,有些甚至难以确定。可以猜测艺术家一定有文本上的依据,很可能是弗朗索瓦一世身边的学者提出设计的。但即使真的存在这样的文本目前也尚未发现,对于这些壁画的理解尚需观者自己揣摩。

从圣三一小教堂一侧向前走,左侧第一幅便是《献祭》(Le Sacrifice)。画面的中心部分是一名老年祭司和祭坛。祭司面朝右侧,似乎正在和三名扛着罐子的女子交谈。画面右侧可以看见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左侧则有一位背朝观者的男子。

画面的前景是多对母亲和孩子,全都坐在地上。此画最为奇特之处在于并没有祭品。对这幅画通常的解释是,画中的祭祀其实是一位名为François de Paule的教士,据说他曾预言弗朗索瓦一世会继承王位(在其出生之前),结合前景中的母子,此画的主题可能是预示弗朗索瓦一世的诞生。

与其相对的右侧是《被驱逐的无知》(L'ignorance chassée)。相对而言此画的图像志更为明晰。画面右侧背景处一名男子身着罗马皇帝装束,头戴桂冠,右手持剑,左臂夹书,正准备走入光辉的神殿。

此人无疑即是弗朗索瓦一世,剑与书的含义多少有些文武双全的味道,而整幅画的含义甚至更偏向于“文”的一面。弗朗索瓦一世似乎借此表现的是当时人文教育的成果,成群结队的盲人被他留在了身后。用蒙着眼睛的盲人代表无知的说法可能出自《马太福音》15:14。老彼得·布鲁盖尔的《盲人领盲人》(The Blind Leading the Blind)也是如此。与此画相联系的事件可能是法兰西学院的建立。

左侧第二幅是《饰有百合花徽的大象》(L'éléphant fleurdelisé)。此画的图像志也比较清晰。画面主体的大象身披饰有百合花的鞍鞯,而百合是法国国花;大象身侧的挂饰上有王冠和F型图案,应为弗朗索瓦一世名称的缩写;大象头甲上有蝾螈图案,也是弗朗索瓦一世的象征物。

因此大象象征弗朗索瓦一世并无疑问。大象正面的平台上站满了观赏的人群,身后有一座神像。至于大象“脚下”离他最近的几个人物应为诸神。

对此有两种说法,一是四人分别为朱庇特、马尔斯、尼普顿和普路同,分别象征气、火、水、土四元素;另一说法认为只有三神,即朱庇特(绿色披肩)、普路同(右侧黄色衣服)和尼普顿(象鼻附近红色衣服),而左侧红衣者为画家自身。

其实可以准确辨认的似乎只有朱庇特(脚下的雷电)和普路同(脚下的地狱猎犬),因此两种说法似乎都有可能。另外大象身旁的鹳可能是象征弗朗索瓦一世的母亲,鹳因常以喙衔幼鸟而有亲子之爱的含义。

右侧第二幅是《国家的统一》(L'unité de l'état )。这可以说是含义最显白的一幅作品。画面中间的国王身穿罗马服装、头戴桂冠,形象与《被驱逐的无知》中一致,俨然凯撒在世。国王手中拿着一个石榴。石榴因将众多籽包含于果皮之中而素有和谐的象征,而围绕在国王周围的人来自于社会各阶层,贵族、农民、士兵、教士,都因国王的存在而和谐相处。

左侧第三幅是《卡塔尼亚的双胞胎》(Les jumeaux de Catane)。画面描绘了一场火灾,背景中的人有的正在救火,而前景中的两位青年男子正背着老人准备逃离。作品的主题被艺术史家门确定为“卡塔尼亚的双胞胎”,卡塔尼亚是西西里的一座城市,常年受火山威胁,两兄弟分别为Amphinomus与Anapias,而他二人背着的则是他们的父母。

兄弟二人的事迹自古便是怜悯,特别是亲子之爱的象征,据说维吉尔笔下埃涅阿斯背着父亲逃离着火的特洛伊便是受此启发。而长廊的这幅画的含义自然和弗朗索瓦一世自身有关。一般认为这两人代表他的两个儿子,二人曾代替父亲为人质被查理五世扣押在马德里达四年之久。

右侧第三幅是《克琉比斯和比同》(Cléobis et Biton)。画面中可以看见两名年轻的男子拉着一辆马车来到神庙门前,车上则拉着一位老妇人,毫无疑问这表现的是克琉比斯和比同的故事。在希腊神话中克琉比斯和比同是阿尔戈斯人,赫拉的祭司库狄普(Cydippe)的儿子。

库狄普拉车的牛(一说马)不堪重负。她的儿子们,克琉比斯和比同就拖着大车走完了全程。库狄普被他们对她和她的神明的奉献所感动,并向赫拉祈祷希望她能够给她的儿子们最好的礼物。

赫拉于是谕旨让他们在睡梦中死去。画面中可以看到不同场景的并置,车的一旁可以看见倒下的牛,背景中也能看见两匹白马,而在赫拉神像的左侧躺着的似乎是两兄弟的尸体。虽然这则故事内涵丰富,但画家和定件人再次似乎着重强调了克琉比斯和比同对母亲的爱,而赫拉本身也是象征母爱的女神。这幅画可能表现了弗朗索瓦一世对其母亲萨伏依的路易丝(Louise de Savoie)的爱。

左侧第四幅是《枫丹白露的宁芙》(La nymphe de Fontainebleau)。这幅画与其他作品并不属于同一时期,作者为十九世纪的Jean Alaux。此前这幅画的位置本是单独的一间房间,拆除后为了填补空缺随补上了这幅画。

此画的依据可能是罗索的一幅素描,而且与对面的《达那厄》相映衬,还算比较合适。画面表现了一名斜躺的宁芙和一只猎犬,寓意枫丹白露名称的由来,在12、13世纪枫丹白露被称为Fons Bleaudi,意为被一只名为Bliaud的猎犬发现的泉水,只是到了16世纪才由于词性的关系转变为了现在流行的说法Fontaine belle eau。画中的宁芙象征的正是此处的泉水。

右侧第四幅是《达那厄》(Danaé),应该是目前长廊中唯一被归为普里马蒂乔的作品。画面的图像志十分简明,表现的是化作金雨的宙斯与达那厄交合的场景,倒是画面左侧的丘比特与抱着罐子的老人让人有些疑惑。有趣之处在于此画在19世纪之前也属于被拆的哪个房间,与之相对的是一幅《塞墨勒与宙斯》(Sémélé et Zeus),表现的是类似的主题,可见二者都是关乎爱欲的。

左侧第五幅是《瑙普利奥斯的复仇》(La vengeance de Nauplius)。此画可能是整个长廊中画风最为黑暗的一幅,含义也不甚清晰。画面表现的是特洛伊战争之后希腊联军乘船归去,但是瑙普利奥斯却借机报仇,他的儿子在战争期间被指控为叛徒而被处死。

瑙普利奥斯在希腊军舰的归程路上设下埋伏,希腊军舰中计触礁,瑙普利奥斯乘机对其进攻。画面表现的正是这一场景,画面中央的红衣男子正是瑙普利奥斯。至于此画的含义,有人说是暗指1523年波旁地区陆军总帅背叛弗朗索瓦一世而投向查理五世一事,但这种解释似乎有些牵强。

右侧第五幅是《阿多尼斯之死》(La mort d’Adonis)。阿多尼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美男子,被维纳斯爱恋,后来却在一次打猎中被野猪所伤致死。画面中前景中是正在死去的阿多尼斯,背景中则是正在乘车赶来的维纳斯,两个场景处在对角线上,两组人物之前由有着生与死、神与人的巨大隔阂,这样的构图使得画面充满张力。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阿多尼斯被天使拥簇,这一场景明显是在模仿耶稣下葬,画家在此是想对阿多尼斯神化。而其原因就在于此处的阿多尼斯可能象征了弗朗索瓦一世的长子弗朗索瓦,他于1536年去世,年仅18岁。

左侧第六幅是《阿基里斯的教育》(L'éducation d’Achille)。《阿基里斯的教育》是文艺复兴时期颇为流行的主题,表现的是阿基里斯在人马克戎那里接受各种教育的场景,其含义其实是君主和贵族应受的教育。

这幅画中同样利用了将不同场景并置的手法, 可以辨认的有三处,分别表现战斗、游泳和骑马的场景,这些都是当时贵族教育的重点,画面右侧似乎还有一个场景,但只能看见人马的部分。此画中的阿基里斯可能暗指弗朗索瓦一世的儿子或者是他自身。

右侧第六幅是《逝去的青春》(La Jeunesse perdue)。画面背景中赫耳墨斯给人类带来了宙斯的礼物,不老的青春。而人类最终却丢失了它。这一故事来自于一个希腊传说。人嫌这份礼物太重就让一头驴子托着,驴子渴了想去喝水,但是水被一条巨蛇(或龙)看守,驴子为了喝水交出了礼物,从此蛇永远年轻(蜕皮)而人则不断老去。

关于蛇如何从神那里骗取给予人的礼物的传说世界各地均存在,此处只是提及一种。画中前景中左侧为生机勃勃的年轻人,右侧则是年迈的老人。

蛇的形象更像一只怪鸟,而礼物则采取了女子的形象。至于此画的含义则有待观者揣摩,究竟是弗朗索瓦一世对于青春不再的悲叹还是认为自己虽青春不再却精神长存(结合他本人的象征蝾螈)?

左侧第七幅是《沮丧的维纳斯》(La Vénus frustrée)。此画的构图十分简洁,画面中心裸体的维纳斯弯腰去唤醒熟睡的爱神,她身后的台阶上一名女子双手合十似乎在祈祷,四周有多个小天使拿着武器在飞舞,地上散落着一本书。关于画面的含义一半倾向于认为表现的是战争的到来使人们丧失了爱的欢愉。而台阶上的女子可能正是弗朗索瓦一世的妻子或是情人。

右侧第七幅是《半人马与拉皮斯人之战》(La bataille des centaures et des Lapithes)。画面表现的是一个著名的故事,拉皮斯人首领Pirithoos婚礼当天,同宗族的半人马们也被邀请而来。

酒过几巡之后半人马们开始闹事,结果双方大打出手。此画的主题可能是弗朗索瓦一世和查理五世之间旷日持久的战争,毕竟1530年查理五世将其妹妹Eléonore d’Autriche嫁给了弗朗索瓦一世。当然此画中半人马象征的是查理五世一方,因为半人马一直是纵欲与不理智的象征。

虽然每一幅画的含义可以说还是相对清楚的,但壁画整体的布局却让人迷惑。这里提供两个比较著名的解释。一个是潘诺夫斯基提出的,他认为每幅画对应弗朗索瓦一世人生中的一重要事件,并且这些事件按时间顺序排列。第二个解释是安德烈·沙斯泰尔提出的,认为左右对应的两幅画为一组,反应同一主题,比如《饰有百合花徽的大象》和《国家的统一》表现的是皇权。但事实上这两种解释在对应每幅画的过程中都会遇到困难。

相关阅读
  • 枫丹白露宫游玩攻略 法国枫丹白露宫中国博物馆遭窃 15件珍宝丢失(图)

    枫丹白露宫游玩攻略 法国枫丹白露宫中国博物馆遭窃 15件珍宝丢失(图)

    2019-01-09

    该宝物为铜胎掐丝珐琅麒麟,制造于乾隆年间。原为一对,另一只被一位台湾文物家收藏。专家表示,该珐琅麒麟的价值很难估计,因当前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从未出现此类藏品,在造型和品质上独一无二,且出自圆明园,所以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价值。

  • 枫丹白露宫是谁建的 法国枫丹白露宫简史

    枫丹白露宫是谁建的 法国枫丹白露宫简史

    2019-01-09

    法国历史上许多重大的事件亦发生在这里。亨利三世、路易十三与路易十五等均在此出生。教皇的特使曾专程来枫丹白露参加了路易十三的洗礼。路易十四、十五和十六常专程来此打猎。1685年,路易十四在此下令撤消南特敕令。

  • 枫丹白露宫导游词 探索法国枫丹白露宫之美

    枫丹白露宫导游词 探索法国枫丹白露宫之美

    2019-01-09

    象香榭丽舍一样,枫丹白露这个译名会让人不自觉地陷入无尽的美丽遐想。思海里有树影的摇曳,有清秋的薄露,有季节的转换,有时光的永恒不知这个美丽的中文译名是谁赋予它的,但无论它是徐志摩笔下的芳丹薄罗,还是朱自清纸上的枫丹白露。

  • 枫丹白露宫花园 法国枫丹白露宫 拿破仑主题历史重现

    枫丹白露宫花园 法国枫丹白露宫 拿破仑主题历史重现

    2019-01-09

    枫丹白露宫是7个世纪以来法国历代君主唯一持续居住的城堡。34位国王、两位皇帝都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拿破仑说她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居所,辉煌世纪的华丽宫殿。”朱自清的中文翻译则赋予了她无比梦幻浪漫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