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博物院晋国霸业】北大考古教学与科研成果展晋侯鸟尊亮相 堪称山西博物院镇院之宝

2020-04-16 - 山西博物院

展厅“开门”的第一件重器便是晋侯鸟尊,鸟尊以凤鸟回眸为主体造型,头微昂,高冠直立,禽体丰满,两翼上卷。在凤鸟的背上,一只小鸟静静相依,并且成为鸟尊器盖上的捉手。凤尾下设一象首,象鼻内卷上扬,与双腿形成稳定的三点支撑。造型生动,构思奇特,凤鸟与象首完美融合,大鸟对背上小鸟的回望,小鸟对大鸟的依恋表现得惟妙惟肖,不愧为中国青铜艺术中罕见的珍品。

山西博物院晋国霸业

细细打量全身的纹饰,凤鸟颈、腹、背饰羽片纹,两翼与双腿饰云纹,翼、盖间饰立羽纹,以雷纹衬地,尾饰华丽的羽翎纹。唯独象鼻上没有设计纹饰,原来是当年修复的时候这部分缺损,只按照想象中的样子加了鼻子,为了尊重历史,没有纹饰。

山西博物院晋国霸业

考古文博学院的老师介绍说,鸟尊作为国家禁止出境展览文物,系归藏山西博物院后首次离晋,但于北大来说,却是一次“重逢”。上世纪70年代末,北大师生就开始对晋侯墓地进行探索。1992年至2001年,北京大学考古专业联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晋侯墓地进行了6次大规模抢救性发掘,共发现9组19座晋侯及夫人异穴并葬墓,这件鸟尊出土于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114号墓。

山西博物院晋国霸业

114号墓葬发现时已被盗墓者用炸药炸开,虽经当地百姓制止、保护,没有完全盗掘,但损毁严重。

出土时,鸟尊已经支离破碎成铜片和渣子。考虑到在现场匆匆忙忙清理,达不到很高的质量,经商议将它整体搬回实验室操作。将破碎的“零件”连墓土整体从墓室里切割下来,打包运回北大的实验室,经过北大考古人一年多的拼合、除锈、复原,重新呈现于世人面前。

山西博物院晋国霸业

修复后,发现鸟尊器盖和腹底铸有铭文,“晋侯乍向太室宝尊彝”。据考证,鸟尊是唐叔虞之子、首位晋侯——燮所拥有的一件高规格祭祀礼器。

鸟是西周时期晋国的图腾,是连接人与天神的神物。自山西博物院建成开放以来,鸟尊作为山西博物院院徽原型,成为当之无愧的山西博物院镇院之宝,受到很多观众的喜爱。遗憾的是,在当时的清理过程中,未发现鸟尊尾部象鼻子其中的一段,也正是由于这关键性的一段缺失,自鸟尊修复完成后,认为鸟尊的尾部象鼻应该向外翻的声音一直存在。

晋侯墓地发掘工作结束后,北大考古文博学院的师生持续投入对出土文物的整理和修复工作,在此过程中,发现了疑似鸟尊尾部的残片。以此次鸟尊赴北大展览为契机,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山西博物院确认了残片为鸟尊象鼻的缺失部分。为了国宝的完整性,山西博物院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将联合制定鸟尊修复方案,并向国家文物局报批。修复方案获批后,将组织专业人员对晋侯鸟尊进行再修复,让鸟尊尾部尽早呈现真容。

当年晋侯墓地盗墓者猖獗,北大的考古工作者曾星夜兼程上报国家相关部门,并很快同持枪部队一起进驻工地。晋侯鸟尊经历了一场考古工作者和盗墓者的斗争得以幸存.如今,凤鸟与象鼻将完美合璧,以通体精美的纹饰向我们展示它三千多年前高贵的样子。

相关阅读
  • 山西博物院院长张元成:让高冷的文物“活起来”

    山西博物院院长张元成:让高冷的文物“活起来”

    2020-04-16

    山西博物院文创中心副主任张磊正在整理文创产品。杨杰英摄中新网太原5月18日电(杨杰英)“我们有一个观众在山西博物院参观时说,他看到了3000多年前的‘愤怒的小鸟’。”山西博物院文创中心副主任张磊18日告诉记者。

  • 【山西博物院文物】山西博物院典藏文物(瓷器篇)

    【山西博物院文物】山西博物院典藏文物(瓷器篇)

    2020-04-16

    瓷器是土与火的结晶,是中国人的伟大发明。在山西博物院所藏的瓷器中,以北方瓷器最具特色。北朝、隋唐青瓷和白瓷,各显风采。宋元时期是山西瓷业的黄金时期,窑口遍地,工艺精湛,品种丰富。既有雅致细腻的佳作,更多质朴野趣的精品。

  • 【山西博物院文物】山西博物院典藏文物(瓷器篇)

    【山西博物院文物】山西博物院典藏文物(瓷器篇)

    2020-04-16

    瓷器是土与火的结晶,是中国人的伟大发明。在山西博物院所藏的瓷器中,以北方瓷器最具特色。北朝、隋唐青瓷和白瓷,各显风采。宋元时期是山西瓷业的黄金时期,窑口遍地,工艺精湛,品种丰富。既有雅致细腻的佳作,更多质朴野趣的精品。

  • 【山西博物院电话】山西博物院百年华诞:将办全国博物馆馆长论坛

    【山西博物院电话】山西博物院百年华诞:将办全国博物馆馆长论坛

    2020-04-16

    2019年,山西博物院迎来百年华诞。杨杰英摄2019年,山西博物院百年华诞。“为纪念山西博物院百年华诞,我们特推出系列活动,活动主题为‘百年传承守正创新’,旨在回顾历史,总结经验,凝练博物馆精神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