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娟逝世】王文娟去世 91岁高龄王文娟连夜手书送大姐

2019-12-18 - 王文娟

新闻晨报讯 4月25日上午10点,享年96岁的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徐派"艺术创始人、观众心目中永远的"宝哥哥"徐玉兰追悼会,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徐玉兰病重期间及逝世后,中央领导同志、其他有关方面领导同志以各种方式表示关心、慰问和深切哀悼。市领导韩正、应勇、殷一璀、吴志明、尹弘、董云虎、翁铁慧、赵雯、方惠萍等敬献花圈。

王文娟逝世

昨天上午9点不到,已有近百位戏迷前来送行。不少戏迷手拿着老先生的照片、相关报纸的报道,还有一些戏迷甚至带来了自己亲手绘制的漫画肖像,表达对老艺术家的怀念。悼念大厅门外,两个大屏幕循环播放徐玉兰的代表作片段,一面长长的照片墙上贴满了其各个时期的剧照和生活照,足足有三百多张。

王文娟逝世

走进大厅,一片素白中,居中的彩色大照片里徐玉兰神采奕奕,两旁挽联上书"人如白玉戏如兰功绩载史册""情似高山爱似海桃李播天下"。

"林妹妹"送别"宝哥哥"

91岁高龄王文娟连夜手书送大姐

昨日上午9点半,相处了70年的好搭档、好姐妹,已91岁高龄的"林妹妹"王文娟,身体虽诸多病痛,但仍坚持要来送一送"宝哥哥"。其实4月19日听闻徐玉兰过世以来,王文娟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血压飙升超过180。昨天的追悼会,亲友也劝她在家致哀,但她还是要来追悼会送玉兰大姐最后一程。走进悼念大厅的她泪流不止,她告诉记者,因为刚拔了牙不得不戴着口罩。

采访中,王文娟数度哽咽,回忆起了那段燃情岁月:"我跟徐玉兰大姐合作是从1948年开始的,已经很多时间了,我们可以说是一生在一起为越剧奋斗的好同志。我们一起迎接解放,一起参加军委总政治部文工团,一起去抗美援朝到朝鲜,后来我们一起努力争取立功……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她现在走了,我很难过。今天他们(亲朋好友)说‘你不要去了’,但最后一程我还是要送一送的,希望她走好。我们是70年相处的情谊啊!虽然后来退休以后不是每天在一起,但我们还是经常联系,经常互相关心。"

今年3月份,王文娟到华东医院去看徐玉兰,当时徐玉兰意识很清醒,跟她说了很多:"她跟我讲,‘(越剧)很多事情,以后要靠你多关心’,我说你放心。"那是这对好姐妹最后一次对话。

太悲痛了,采访中王文娟反复问记者:"这是自然规律,也没办法,对不对?对不对?"

太悲痛了,不知该如何表达。夜晚王文娟辗转难眠,于是半夜起身写下一幅字送给大姐:"玉兰大姐,您走好!"

小儿子俞小敏哽咽致悼词

她一生做事总先替别人着想

昨天,徐玉兰小儿子俞小敏代表亲属致悼词,夹杂着断断续续的沉默、哽咽和眼泪,令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家人对徐玉兰深深的爱。

她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更是一个慈爱的母亲:"我们小时候只要妈妈在,家里总是宾客盈门,有亲朋好友,有妈妈的学生,有戏迷。一到吃饭,她总是把最好的菜先夹给客人吃。这就是她一生的行为准则——做事先替别人着想。"

她也是最慈祥的祖母:"她八十多岁的时候还常常飞去美国看我们,亲自给孙子孙女们下厨,所以一直到现在他们还常常念起,说‘阿娘的炒饭最正宗了’。"

但最终,她还是一位艺术家。儿孙们舍不得她,挽留她在美国多待些时候,但她心系舞台,执意要回上海,"妈妈有情有义、有始有终,不会放弃。她以言传身教告诉我们:艺术的价值,不仅在艺术本身,更在于创作艺术的人为之付出的毕生心血。"

谈到与病魔斗争的最后一段日子,也令人动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妈妈常常这样说。那段时间她每天都会竖起大拇指,这样为自己鼓劲,这个动作每天做好几次……我们很骄傲,这几年陪着她闯过来了,她还是舍不得为之奋斗一生的越剧。"

学生后辈依依不舍

"徐派再难学也要学会、学好"

赵志刚:

作为后辈和徐老师曾经的学生,赵志刚昨天告诉记者,自己11岁就和徐老师结缘:"1974年我当时还是11岁的小学生,是袁雪芬、徐玉兰、傅全香老师他们把我们一个一个挑进了上海越剧院的学馆。"那时候还没有粉碎四人帮,老师们不能教艺术,徐玉兰老师就是这群小不点的生活老师,既严格又亲切:"她晚上会来给我们盖被子,缝被子就是她教会我们的。

那时候院里给我们发苹果,有的小朋友舍不得吃,就藏了很多,徐老师就会来跟我们说‘吃了才有营养啊’。她那时就像母亲一样陪伴着我们,那种爱护,我一直心存感激。"

赵志刚是在粉碎四人帮以后才有机会第一次去兰心大戏院看了徐玉兰老师的越剧电影《红楼梦》,"看完我们都傻掉了,才知道原来徐玉兰老师是这样一个大艺术家,就这样一直默默无闻地在我们身边,为我们服务了很多年。那种感激,是从心底出来,真的很难形容。"

钱惠丽:

昨天,徐派传人钱惠丽告诉记者,徐老师最挂心越剧的继承,徐派丰富,尤其很多细微的唱腔和音调的变化很难学:"徐派有很多小腔难度很高,现在最年轻一辈的学生常常说太难了学不会,我就说再难也要好好学,必须要学会。这是好的东西,是其他流派所没有的,这些好的东西一定要继承下去。"

90后后辈:

徐派已经传到了第十代,昨天,这些90后们也连夜赶到现场送别。前晚,这些上越90后新人还在海安演出《红楼梦》,昨天早上5点发车赶回来。

徐派第十代弟子在照片墙前悲伤抹泪。

王文娟老师手书"玉兰大姐,您走好!"送别老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