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南站平面图 合肥南站内部平面图

2018-10-08 - 合肥南站

推荐回答: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通知目前正在调试阶段,相信很快就会通车了,不出意外的话是在七月份吧,但是这个和地铁有时候很像,有点小问题就会延后的,毕竟是出于安全考虑嘛!

问题详情:合肥未来可以发展更好吗?

合肥南站平面图

推荐回答:谢邀!身为安徽人士,对咱们合肥省会有那么一点点了解。 咱们合肥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素有“淮右襟喉,江南唇齿”之称。

“合肥”地名的由来: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云:夏水**,施(今南淝河)合于肥(今东淝河),故曰合肥;

合肥南站平面图

唐代有人提出另一种说法,淝水出鸡鸣山,北流二十里分而为二,其一东南流(南淝河),经过这里入巢湖;其一西北支(东淝河),二百里 出寿春入淮河。 《尔雅》上指出“归异出同曰肥”。 二水皆曰肥,合于一源,分而为二,故曰合肥。

合肥南站平面图

南淝河

“小县城”合肥为何成为省会?“军事政治”的产物

从清朝开始到1949年之前,(合肥还只是个只有5万人的小县城)。 合肥并没有成为省会的强有力的支持理由。

首先,在交通上,合肥在水上交通和铁路交通上都没有任何优势;其次,在地理位置上,合肥防御力不足,从历史的角度看,战略作用其实也不算特别重要。

合肥南站平面图

不过审视一下1949年以后的军事形势,也许我们就能够理解合肥被确定为中心城市的原因所在了。

1949年,战局也没有稳定,国家**考虑到的首先是备战。 第一;当时有几个大的兵工厂都在六安,合肥离六安很近,便于运输。 离江边很远,便于保护。 第二;合肥是安徽的中心。 离北京离上海都不近不远。

往前说,抗日战争中,安徽省会安庆沦陷,安徽省府被迫从安庆迁出,先后随战事的发展,暂驻立煌(即今天的金寨)、芜湖、合肥等地。 1949年合肥解放时,由于安徽巢湖以南的大部分地区还未完全解放,****临时在合肥设皖北行署,之后渡江战役总指挥部也就设在了肥东。 芜湖解放后,****又临时在芜湖设立皖南行署,1952年**决定合并皖北行署和皖南行署,复建安徽省,同年,安徽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驻地合肥。

毛泽东来合肥视察之际,省委领导提出过,可否把省会放到芜湖,但是毛泽东说,这里我看挺好,就在这里吧。 这样,定下来了。

在20世纪50年代,安徽的不少省领导都感觉到了合肥的诸多局限性,有把省会迁到条件较好的沿江城市芜湖的想法。 1958年,毛**利用视察安徽和为新建立的“安徽大学”题校名的机会,以书信的形式向当时的安徽省委**曾希胜明确了他不同意把省会迁到芜湖的态度!(这封信现雕刻于安徽大学校本部南门背面的墙壁上)。

建国之初,长江以南地区的很多地方都有匪患,西南地区尚未平定,再加上国民党集团一直叫嚣着反攻大陆。 安徽地处长江咽喉地带的战略要冲,把省会放在一个长江边上的城市有着很大的战略安全隐患,如果像武汉和南京这样的沿江战略重镇失守,敌人依靠长江便利的交通条件,顺水而至,极有可能在一天之内拿下两个省会城市。

而合肥周边三百公里的方圆内,东、南、西都是山区,向北是平原地带,也就是说,如果军队东进、西进、南下设置集结点,合肥是最理想的地区,它是山区向平原过渡的丘陵地带,地形能够缓冲敌军的进攻,容易展开反攻和推进前的物资和人员的准备。

把省级机关和企业设在合肥,把其它地方的资源向合肥集中并在周边县市发展军工基础企业都是为了这个军事上的目的,安徽整个省就如同是一个军事泄洪区和军事缓冲区。

安徽建省后,事实上的省会在安庆府(今为市),计算安徽省第一个省会安庆作为省会的历史,应自康熙六年七月甲寅批准安徽建省开始。 但因当时仍为守土的省官——安徽布政使司仍寄驻江宁城南的大功坊故江南布政使司旧址,这时的安庆城充其量只能视为安徽省的临时省会。

问题详情:从高铁南站打车,总是排队的很多人,而且至少要半个小时?为什么打车这么难?

推荐回答:首先,合肥目前作为中部城市的高铁动车枢纽城市,每天停靠合肥的高铁和动车数量很多,下车的人也不少,造成了打车人数的居高不下。

其次,合肥高铁南站目前的公共交通还不完善。

目前只有地铁一号线通南站,其他的公交线路不能完全解决要求换乘的乘客需求。

最后,目前的高铁南站打车上下客处单趟一次性仅同时放行三辆出租车,而高铁南站所处的位置距离市中心并不远,很多人打车可能只开几公里就到了。

出租车司机拉一趟活儿赚不了多少钱,却要在出租车入口处排很长的队,而且由于高铁南站的管理远比老火车站要严,所谓的拼客和就地起价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因此普遍积极性不高,来南站拉客的车自然也就不多。

综合而言,打车的人多,出租车少,这样的情况自然也就造成了打车难的现象。

但这种现象应该会随着日后高铁南站的公共交通体系的逐步完善而缓解和最终解决。

问题详情:

推荐回答:合肥高铁南站位于合肥铁路南环线上,即国家铁路大动脉沪汉蓉通道上,具体位置在徽州大道与庐州大道之间的合宁高速北侧。 车站站房将下跨26道铁路线,采用南北站房高架候车,有着南北两个站前广场,其中北广场北临龙川路,南广场南靠繁华大道。 目前已建成并投入使用。

高铁合肥南站将连接通过合肥市的合宁、合武两条高速铁路,其旅客发送量占合肥铁路总旅客发送量的67%以上,根据相关资料预测结果,2020年和2030年合肥南站旅客发送量分别为1800万人和3160万人,旅客日发送量分别49315人和86575人,高峰小时客流量分别为5200人/时和9500人/时。

合肥高铁南站将会大大提升合肥市的铁路交通枢纽地位。 除了合宁高铁与合武铁路将接入合肥南站外,京福铁路、宁西铁路复线和合安城际铁路均计划接入合肥南环线和高铁站。 通过合肥铁路枢纽南环线,合肥南站将成为全国高速铁路的汇集中心。

问题详情:2016年12月26日上午,第一波市民购票涌入1号线各大站点,第一列载客运营的列车出站,从合肥市起步,安徽省正式步入令人期待的“地铁时代”。 几天之后,1号线就迎来了乘客的高峰。 在2017年1月1日全天进站就达到了233539人次。

1号线沟通了合肥火车站和高铁南站两处人流密集的区域,连接了新站高新区、瑶海区、包河区、滨湖新区。 如今,将近8个月过去了,乘坐地铁出行,已成为一种出行习惯,日均进站客流为11~12万人次。

推荐回答: 说下当时体验合肥南站,大东门站,包公园站,紫庐站,滨湖会展中心站和望湖城站。 最大的感受是,合肥地铁志愿者和站务的服务真的很到位。 来体验的乘客里面还是有比较多的人是不熟悉怎么购买地铁票的,在我进出的每一个站都看到站务员和志愿者在指导乘客购票,而且解释都是比较热情详细的,不是敷衍了事。

坐车往肥南赶的时候有个站务员搭我们这趟车去别的站,乘客问东问西的,她也很有耐心地回答。 车站里每一部电梯旁都会有一到两个志愿者,像大东门站比较深,站厅上到地面要坐三次电梯,就真的有三个志愿者等在旁边。

等开通的热乎劲过了之后,估计志愿者会少很多,不过站务的良好态度希望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第一天开通,车站和车厢都是特别干净明亮。

可能是因为下雨,而且又是周一,商业区站点的乘客比我想象中要少很多。 在淮河路步行街吃完午饭之后坐地铁往滨湖去,大东门站台后半部分几乎是空的。 反倒是朱岗,紫庐,葛大店之类的站乘客相对比较多,可能因为上面是居民区的缘故。

车厢里人数还可以,上去好几次还没座位。 合肥1号线和很多二三线城市的第一条地铁一样,走的是“老城 新城 老火车站 新高铁站”的线型,个人估计2号线开通之前1号线日均客流在20万上下。

合肥地铁让我觉得很好的一点是,几乎每个站的付费区内都有洗手间。 这一点其实很重要,也很人性化。 像上海地铁,很多站虽然有洗手间,但都在付费区外。 半路上需要用的话得出站。

今天坐了南京地铁,1号线设计得比较早,很多站根本没有洗手间。 在迈皋桥站看到一张告示“站内没有厕所,如需使用请就!近!到(五站地外的)鼓楼站”。 (其实出了站就有肯德基和麦当劳)下午一点半,大东门站空空的站台下午一点半往滨湖的1号线内让我比较惊讶的一点是,新线开通第一天车厢里已经有商业广告的,和安徽很多城市的公交一样,贴是酒类广告。

看来企业很看好合肥地铁的客流量。 合肥地铁车站内的标示风格算是北京系和南京系的杂糅,更偏向北京地铁的风格,在南方地铁里算是比较少见的。

喏,把下面这个站牌里的包公园和大东门换成东单和王府井是不是没有一点违和感呀。 站内的整体装修比较素,特色站就包公园一个。 其实我觉得大东门的淝河 明教寺,火车站or南站的交通主题,工大南区的学院青春主题,滨湖区域车站的新城主题都可以弄成特色站的。

不过朴素简洁也是一种风格啦。 包公园站的包拯主题装饰大字壁好评。 虽说不知道是什么字体的,但是比起有些城市随便套用一个电脑字体直接做在板子上的要好太多。

话说来之前我一直以为紫庐是一个住宅小区的名字,来了才发现是“紫云路”和“庐州大道”各取了一个字组成,挺特别的列车上的线路图把远期的5,6,7号线也标进去了,站内的也标到了5号线,而且是实线,有详细站名。

这在其他城市的地铁里是比较少见的。 不过感觉车站内的地铁线网图做得有点粗糙。 。 在朱岗站的站台上看到了为日后6号线换乘预留的楼梯区域(就是站台中间用栏杆围起的像小舞台一样的那块地方),希望往后的新线也都能快快开通。 有好些车站刚开通就已经做好了限流用的栏杆,其实我觉得这几年应该是用不到啦。 放着反而有点煞风景。

问题详情:从麻江到凯里南站坐什么车?

推荐回答:可以在麻江站乘坐小巴车至下司古镇,然后在下司古镇乘302公交车直达凯里南站。 或在下司古镇乘16路公交车至开发区工商银行站台下车,再往前行50米左右,然后向右拐约300米左右即达高铁南站。

问题详情:合肥名人

推荐回答:包拯(999年-1062年7月3日),字希仁,庐州合肥(今安徽合肥肥东)人,北宋名臣。 天圣五年(1027年),包拯登进士第。 累迁监察御史,曾建议练兵选将、充实边备。 历任三司户部判官,京东、陕西、河北路转运使。

入朝担任三司户部副使,请求朝廷准许解盐通商买卖。 改知谏院,多次论劾权贵。 授龙图阁直学士、河北都转运使,移知瀛、扬诸州,再召入朝,历权知开封府、权御史中丞、三司使等职。 嘉祐六年(1061年),任枢密副使。 因曾任天章阁待制、龙图阁直学士,故世称“包待制”、“包龙图”。 嘉祐七年(1062年),包拯逝世,年六十四。 追赠礼部尚书,谥号“孝肃”。

周瑜(175-210)字公瑾,庐江舒县(今安徽庐江西)人。 东汉末年东吴名将,因其相貌英俊而有“周郎”之称。 周瑜精通军事,又精于音律,江东向来有“曲有误,周郎顾”之语。 公元208年,孙、刘联军在周瑜的指挥下,于赤壁以火攻击败曹操的军队,此战也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础。 公元210年,周瑜因病去世,年仅36岁周瑜多谋善断,精于军略,为人性度恢廓,雅量高致。

杨行密(852~905),初名行愍,字化源,唐庐州(今安徽合肥)人。 五代时吴国建立者。 少时孤贫,长大成人后身材高大,膂力过人,据说能手举300斤,日行300里。

李鸿章(1823年2月15日-1901年11月7日),号少荃、仪叟,别名李中堂、章桐,晚清重臣,曾任直隶总督、北洋通商大臣,封爵一等肃毅侯。 李鸿章与曾国藩、张之洞、左宗棠被称为“中兴四大名臣”,与俾斯麦、格兰特并称“十九世纪世界三大伟人”。

李鸿章在职期间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参与洋务运动,积极倡建近代海军、建立北洋水师;最终却不得不以外交代表身份签署《越南条约》《马关条约》等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 李鸿章在签完《辛丑条约》后吐血不已,最终病死,谥号文忠,追赠太傅。

刘铭传(1836-1896)字省三,汉族,安徽合肥人。 淮军将领,洋务派骨干,台湾第一任巡抚,不但打退了法国舰队的进犯,而且练洋操,议铁路、建台省,为台湾的现代化作出了突出贡献。

陈瑄(1365年-1433年),字彦纯,合肥(今安徽合肥)人,明代军事将领、水利专家,明清漕运制度的确立者。 陈瑄早年曾参与明军平定西南的战争,历任成都右卫指挥同知、四川行都司都指挥同知、右军都督府都督佥事等职。

靖难之役时率水师归附明成祖,被授为奉天翊卫宣力武臣、平江伯。 陈瑄历仕洪武、建文、永乐、洪熙、宣德五朝,自永乐元年(1403年)起担任漕运总兵官,后期还兼管淮安地方事务。 他督理漕运三十年,改革漕运制度,修治京杭运河,功绩显赫。 宣德八年(1433年),陈瑄病逝于任上,享年六十九岁。 追封平江侯,赠太保,谥号恭襄。

周景(?—168年),字仲飨。 庐江舒县(今安徽庐江)人。 东汉名臣,东汉末年名将周瑜的堂祖父。 曾与杨秉一同奏免-污吏五十余人,官至太尉。 建宁元年(168)去世。 后因拥立灵帝功劳,追封安阳乡侯。

徐子苓(1812~1876),清末安徽合肥人。 字叔伟,一字西叔,号毅甫,晚号龙泉老牧,晚年又自署龙泉老牧,默道人、南阳子,曾被选授和州学正,分修《安徽通志》,后归隐巢湖之滨(肥东县)龙泉山下。 著有《敦艮吉斋诗存》等。 是李鸿章启蒙老师之一。 徐子苓与王尚辰、朱景昭并称“庐州三怪”。

段祺瑞(1865—1936),原名启瑞,字芝泉,晚号正道老人,汉族,安徽合肥人,生于1865年3月6日(同治四年二月初九日),为民国时期政治家,皖系军阀首领。

王尚辰(1826—1902) ,安徽合肥人,字伯垣,一说字北垣,号谦斋。 后人多称其王谦斋,别号五峰、木鸡老人、遗园老人。 王谦斋是同治年间的贡生,官至翰林院典籍(晋五品官的虚衔)。 著有《谦斋诗集》,诗作千首,另有《遗园诗余》一卷。 为清末合肥诗坛之耆硕。

刘秉璋(1826~1905),晚清重臣,淮军名将。 字仲良,安徽庐江人。 胸怀大志,青年中举成名,由于国家-,由翰林院编修而入军幕,投笔从戎,平吴剿捻后逐步成长为一名封建官吏。 中法战争期间,力抗外侮,指挥了著名的“镇海之役”,维护了国家尊严。

督蜀十年,勤政廉洁,用竹笼古法维修都江堰水利工程,造福百姓。 在“成都教案”中维护民族利益,清廷罢其职。 一生谈泊名利,却十分重视教育,为家乡捐建了三乐堂书院、南京庐江试馆,培养了一大批有用之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