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2017-04-29

李易峰将于八月开始拍摄电视剧《麻雀》,而在该部影片中他饰演是一名特工——陈深!为了更了解更熟悉峰峰饰演的角色,大家一起来看看《麻雀》作者兼编剧对陈深的解读吧!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大约在2012年冬天,陈深浮现在我的眼前。我觉得可以有这么一个中共地下交通员,生活在鱼龙混杂的上海滩。他为什么要姓陈呢,因为我也姓陈。他为什么叫陈深呢,因为还有一个国军派过来的特工也到了上海,那人叫唐山海。陈深和唐山海这一对国共两方阵营的特工,要在汪伪阵营里步步为营,他们的名字拼起来,就是深海。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我一直以为,深海,就是谍战小说最合适的代名词。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陈深是笃定的,所谓笃定就是沉稳。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陈深曾经是个剃头匠,也当过国军阵营的军官,上过战场,而且还玩世不恭。但是陈深的内心,波涛滚滚。他把李小男是当成妹妹的,他其实还是爱着徐碧城的,那个年代,终究还是可以有爱情的。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陈深是在上海滩比较吃香的人,因为割头兄弟是76号行动处的老大毕忠良。我们都知道,老大罩着的人,在单位里是比较吃香的。而在那个年代,有钱人也是比较吃香的,帅的人也是吃香的。陈深具备了所有条件,所以他必须是一个吃香的人。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问题是他除了帅,而且不羁,去他个娘。他的语速平和,反应极度灵敏,他应该是有迷人的微笑的,他的举手投足,也会令人醉倒。哪怕他只是仰脖喝一口手中的葛瓦斯。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陈深首先是一名军人。可以想见,穿上制服的他,也是精气神实足的。在早前,他是打过仗的,因为击杀一名日军少年兵——那几乎还是个孩子,这让他有了开枪障碍。当然那个时候,是国军对日作战。然后,他还顺便在战场上救了毕忠良,成为毕忠良的救命恩人。我连你的命都救了,你当老大不罩着我,你还想罩牢谁?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陈深和唐山海是不一样的。唐山海看上去富贵,知道红酒的品种,还喜欢去看看赛马什么的。但是陈深是生活在扁头,生活在柳美娜们中间,他是真实的。就像我们单位里的一名同事,我们都乐意和他去龙井村或者胜利河喝茶吃饭一样。陈深没有唐山海那样的富家子弟气息,但并不说明他不迷人。他拿着一把理发剪,微笑的样子,大约也会令当时的旗袍美女心中生出涟漪。当然,要是换到现在,那是会令女生们尖叫的。尖叫就尖叫吧,谁又怕谁呢。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陈深在《麻雀》中,是不喝酒的。他只喝一种叫葛瓦斯的汽水,这是一种什么玩意儿呢?这是一种酒精度只有百分之一的饮料,曾经盛行俄罗斯、乌克兰或者东欧国家。但是陈深的老大毕忠良是喝酒的,他是老派男人,所以可以喝一点儿花雕酒,用搪瓷的茶缸温一温。

麻雀陈深李小男同人文 [李易峰][分享]150729 峰度!《麻雀》编剧海飞聊”陈深“这个人

他温酒的方式有点儿特别,是在刑讯室那个煨刑具烙铁的炉子上温的。这样的老大,也真当是够酷了。陈深还喜欢赌博,以及替毕忠良收些贿赂或保护费,他迷醉的样子让人觉得,他太像是76号里一个无法无天的混蛋了。

陈深作为一名被遗忘了两年的地下党员,他当然是有抱怨的。但是使命在身,他终于可以成为利剑或者闪电的代名词。陈深主要是敏捷、沉着的一个人,前提是他还有信仰和担当。在惊心动魄的谍战生涯中,爱情也在如火如荼地同时上演。所以我一直以为,陈深活对了一个时代,他的人生也因此而变得精彩。

我们可以来分析和梳理一下陈深的情感关系。陈深是爱着徐碧城的,老师爱学生,在现代社会也多得很哪。但是徐碧城却是有丈夫的,问题是徐碧城不能告诉陈深,她的丈夫唐山海是假的。陈深也是爱着李小男的,但是他只把李小男当妹妹爱,李小男却是把陈深当男人爱的。

她其实是陈深的女上司,女上司爱下属,仿佛也是可以的。还有一层情感关系是,陈深是毕忠良的救命恩人,同时又是毕忠良的敌人,再同时陈深把毕忠良的妻子当成了亲人,这位嫂子也把陈深当成了亲兄弟。这是一种令人肝肠寸断的人物关系。为什么说肝也断肠也断,因为陈深和毕忠良之间,其实是随时都可能下手杀害对方的。遥远的往事啊,辽阔、苍凉、两难,册那,真是愁死个人。

那个年代的上海,是属于陈深的上海。我们可以想象的,他撑着一柄黑色的雨伞,站在外白渡桥上,看被雨淋湿的黄浦江,一转头就是苏州河。外白渡桥是一个好地方,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我经常抚摸那座桥的铁架。为什么是好地方呢,因为外白渡桥桥面下,一边是苏州河一边是黄浦江。

所谓的江河水哪,所谓的浪呀么浪打浪。那么陈深就站在这样的一座桥上,想象着他身处的特工之战,在波澜不惊之中,惊心动魄地上演着。其实我也是十分喜欢着战时上海的,那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年代,是一个漂浮着的年代,也是上海的“孤岛”时期。

尽管日军已经完全掌控了这座城市,但是沦陷后的上海仍然有着她沧桑的美丽。那时候的冰箱,那时候的电梯,和现在都不一样,都有一种手艺的魅力。

特别是呢子大衣,手工缝的,残留着裁缝师傅足够的手的余温。那样的呢子料,是活着的。宰相穿着的,就是这样的呢子大衣。我们都找不见当年的手艺了,希望陈深在《麻雀》中,能让我看到旧时光的影子。那样的话,我也是会大笑三声,开一瓶黑啤小小地幸福一下的。

好多年就这样过去了。陈深,就要在2015年之夏掀起上海滩谍战风暴,麻雀呢,也会海啦啦的飞起。

春天,已经十分遥远了。请为我唱起一首过去的歌。我在我的书房里喝茶,码字,累了闭上眼睛,浮在眼前的就是陈深同志的一生一世。

相关阅读
随机推荐